從政與吸毒無異,權力的滋味不是說忘就忘,但施明德你已經回不來了

從政與吸毒無異,權力的滋味不是說忘就忘,但施明德你已經回不來了
Photo Credit: 施明德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事實證明,2000年施明德不應該告別政壇。江山代有才人出,沒有繼續成長與進步的施明德已經被留在1990年代了。

幾天前5月21日,七十四歲的施明德宣布參選2016年總統,他說這一天是他第二次出獄二十五周年紀念日,別具意義。

1990年5月21日,因美麗島事件在1979年入獄的施明德與幾位同志,得到當時的總統李登輝特赦而提前出獄,八天後5月29日,台北市中山南路立法院門口聚集了大批群眾,抗議郝柏村被任命為閣揆。那天在人群外圍的人行道樹下,有一位穿著白襯衫與牛仔褲,身材瘦削的中年男子,一手斜插口袋,腳站三七步,不時揚起自信微笑與身邊的友人交談,當時在附近台大醫學院念書的我行經抗議現場,瞥見這個熟悉身影,不禁好奇趨近一瞧。

是施明德!那招牌微笑一下子讓我想起美麗島事件爆發以後,國民黨政府在電視上大肆宣傳,希望國人同胞透過「八號分機」專線檢舉易容逃逸的施明德。施明德後來被抓,他在美麗島大審法庭上一片滯悶肅殺的氛圍裡,無畏又帶點挑釁地揚起嘴角一笑,一個表情就撞翻了國民黨軍警特務的千軍萬馬,為台灣人的集體心靈灌注了勇氣與希望。

Photo Credit: 新台灣研究文教基金會

Photo Credit: 新台灣研究文教基金會

那年我念小學五年級,還不知道台灣社會的巨變年代就要到來。1987年台灣解嚴,幾個月後蔣經國過世,台籍的李登輝接任總統,或許當時還在獄中的施明德一聽到這樣的消息,便知道重見天日的時刻不遠了。

1990年出獄,施明德那年四十九歲,以政治人物來說,剛好是經歷與性格最圓熟的年紀,如果他能夠孜孜矻矻,在政治領域持續打拼,二十五年後的今天,該會有怎樣的成就?

或許今天代表民進黨競逐2016年總統位置的人就是他也說不定。施明德自詡為「台灣曼德拉」,剛好曼德拉被關了二十七年以後,也在1990年出獄,當時已七十二歲的他馬上成為反種族隔離運動領袖,積極投入反抗白人政府行列,也在四年後當選總統。反觀施明德在1990年出獄以後,雖然以他的民主革命英雄形象,輕易當選了立法委員與民進黨主席,但沒幾年就在民進黨內的鬥爭中敗下陣來,氣餒而去。

2000年陳水扁當選總統,有意找施明德再選一次立法院長,但施明德知道那只是做做樣子,自己早已失勢。1995年施明德的政治影響力達到巔峰,他在那年的立法院長選舉裡以一票之差落敗,與院長寶座擦身而過。如果施明德在那時當選立法院長,有了展現領導能力的機會,或許2000年的總統大選他也有機會參與。

施明德後來對民進黨失望,肇始於1995年他當黨主席期間提出「大和解」概念,受到黨內獨派群起攻擊一事。施明德或許認為,他這個被國民黨關過二十五年的政治犯都能原諒兇手,與敵人擁抱了,其他同志應該也可以。

但他算錯了。他從那時開始主張「台灣已經實質獨立,不必再宣布建國」,而與統派陣營眉來眼去,讓新一代的民進黨人無法認同。施明德在十四歲念初中時就鼓吹台灣獨立,但到了五十四歲,他對台灣獨立的想法已經轉變。對於這樣的轉變,或許他自認是因應時勢,只是說服不了年輕一代。

施明德是高雄人,父親開旅社,家境不算差,他有一位文青哥哥施明正,買很多書放在家裡,成了他最早的人文思想啟蒙來源。施明德讀高雄中學初中部時,就已決定推翻國民黨,一考進中正中學高中部,高一便組織革命團體「亞細亞同盟」。之所以取這樣的組織名稱,乃因施明德的野心大到不只想讓台灣獨立,還要征服中國,成立亞洲聯盟。

看到沒有?施明德的台獨跟年輕一輩的台獨差在哪裡?這是理解施明德政治理念的眉角所在。在內心深處,施明德的台獨不是最終目的,而是前進中國的跳板,基本上中國那樣的大國對他是有吸引力的。自戀型的台灣本土政治人物,容易被中國吸引,施明德只是其中之一。

施明德在高二插班考進了砲兵學校,念了一年以後到金門當兵。在念書與當兵期間,他持續糾集同志,包括中正高中、高雄中學與台中一中的同學,一起成立了「台灣獨立聯盟」,這群年輕人相約投考軍校,要以武力進行獨立革命。

這是難以想像的浪漫情懷與勇敢鬥志,也是施明德幾十年來受到許多台灣人崇拜的原因。1962年,「台灣獨立聯盟」還沒行動就被破獲,上百人被抓,施明德被判了無期徒刑,開始了第一段坐監時期,當時他才二十一歲。

在歷經了殘酷刑求與慘烈的泰源監獄暴動以後,1977年施明德出獄。重點來了,1977年同時出獄的,還有一位也被判無期徒刑的陳三興,但兩人的生涯發展,從此大不同。

陳三興出獄以後,念書、到法院工作,遠離了政治,但施明德依舊鬥志昂揚,懷抱革命理想,投入了當時的黨外運動。他出獄不久,在蘇東啟的請求下,幫蘇妻蘇洪月嬌助選,也在翌年成為黨外助選團領導人,當然也在1979年的美麗島事件裡扮演關鍵角色。

出獄兩年多以後,施明德再度進了監牢,到1990年才又被釋放。第一次出獄以後,他可以適應當時的黨外運動模式,因為基本上還是衝撞黨國體制的英雄作為,但第二次出獄以後,時空已經不同,民進黨必須展現執政能力,革命鬥士必須開始朝九晚五,把自己埋沒在瑣碎枯燥行政事務裡。

或許這也是施明德最欠缺的部分吧。他熱情洋溢,想法很多,但實踐力有限,再加上感情豐富,對女人很有一套,很多時間與精力或許都耗在兒女私情裡頭了。「不主動、不拒絕、不負責」據說是他處理感情的態度,他那革命英雄形象很容易吸引自戀型的女人。施明德是一個愛美的男人,留鬍子、蓄長髮應該都有造型的用意;他長年保持瘦高身材,穿起牛仔褲與皮鞋顯得修長挺拔。施明德不吃早餐,這點不簡單。

2000年陳水扁當選總統,施明德以推翻國民黨的年少夢想已經完成為由,選擇離開民進黨,但顯然他的心沒有離開政壇。政壇不是江湖,說金盆洗手就洗手,要知道從政與吸毒無異,權力的滋味不是說忘就忘。

施明德一直沒有忘記權力的滋味,跟好幾位老早說要退出政壇,卻依然三不五時出來大聲嚷嚷的老政治人物一樣。權力不只是當官,政治影響力也是一種廣義的權力。2006年的紅衫軍倒扁,還有後來三不五時出來評論時政,都是跡象。

只是你儘管可以嚷嚷,至於有沒有人聽,則是另一回事了。事實證明,2000年施明德不應該告別政壇,因為他還不能忘情政治,而一旦離開了,要再回來就沒有那麼容易。江山代有才人出,沒有繼續成長與進步的施明德已經被留在1990年代了。

社會大和解 政治大聯合面對歷史,我們都必須做誠實的小孩。我們必須承認在過去七十年間,台灣這塊土地上曾經發生壓迫、剝削,恐怖獨裁統治,省籍對立,反抗和對立。雖然戒嚴令早已廢止,我們早已走進二十一世紀,「外省後代」和「皇民後裔」哪個家庭沒有…

Posted by 施明德 on 2015年5月23日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沈政男臉書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