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維打擊後的升維思考(三):最有效消滅原住民的方式,便是將我們和我們的土地分開

降維打擊後的升維思考(三):最有效消滅原住民的方式,便是將我們和我們的土地分開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於土地的爭議在台灣也有過多次的激烈衝突,幾乎從平埔族至已被證明的高山原住民族,都是全世界原住民族伸張土地所有權與文化延續的縮影。

文:江珮歆

你的土地不是你的土地

「除了直接射殺我們,最有效消滅原住民的方式,便是將我們和我們的土地分開。」——1985年全球原住民議會聲明

回想1990年的夏天,因為原住民族的土地糾紛引發了一場名為奧卡危機(Oka Crisis)的批判性討論,上個世紀的奧卡危機也被稱為莫霍克抵抗運動(Mohawk Resistance),長達78天的對峙,示威的族人不斷增加,造成傷亡並使得軍方介入。

結果是當時的政府強調對於原住民族的責任,包含土地歸屬爭議、改善原住民族居住保留地的經濟與社會條件、重新定義原住民族與政府之間的關係、解決加拿大原住民族在當代生活中所需的關切,間接帶動了在1996年的一份報告中,首次包括對有意義和基於行動的和解的願景。

另一個視角是土地所有權被聯邦政府買下,但這塊土地始終沒有成為原住民族保護區,後續也沒有任何土地轉移的相關辦理。雖然自1990年代前後,政府就開啟了和解(Reconciliation)的政策並不斷有所行動,如公開道歉等,然而曾被殖民同化的文化創傷,在近期不斷被發現的寄宿學校遺址,及令人惋惜的遺骸中,迫使人們再度面對過去的歷史、重新檢視政策的績效。

加拿大三大民族之一梅蒂斯族(Métis)藝術家鮑勃・博耶(Bob Boyer, 1948-2004)的作品,運用了抽象圾場繪畫與部落傳統紋樣,「描繪了暗指不公正、背叛、失敗和環境破壞的場景」(加拿大國立美術館,藝術家介紹頁面)。

他使用的創作媒材多樣,但都與當時的原民議題息息相關,〈F.U.S.Q.-Tanks for the Memories〉(1992)這件作品以幽默詼諧的手法指涉奧卡事件的情境,巧妙的將國家機器與土地正義結合在一起。

這是一幅4組件的紙張作品,自中心線左右對稱,乍看之下所會的圖樣像極了美洲原住民族所使用的箭擋(parfleche):常掛在馬鞍上,有地圖記載與容器的作用。

但換個思維從中心點展開視覺,可以看到紅色坦克車架滿了朝向四方的槍枝與武器,瞄準兩側打叉標記的地方,每幅圖皆有像似被塗抹掉的紅色痕跡,象徵著抹不去的傷口瘀血。

第三層的解讀,是4幅圖像隱含了作品名稱F.U.S.Q字母,這是當年奧卡危機時政府武力部隊的縮寫(Richard William Hill 2012:188)。

另一件作品〈No E & H Please, We’re Treaty〉(1985)則用相同手法,於畫布上將E. H兩個字母,象徵原住民族不受到教育與醫療保險的照護中。

也許是顏色與形式過於柔和,也許是原住民族元素的過於直觀,藝術家稱:「加拿大前任總理布萊恩・穆爾羅尼(Brian Mulroney)借出了這件作品。每當召開國際金融會議或談判時,這件作品就掛在會議主桌後面的牆上,作品暗藏著對於北美原住民族條約的聲明、包含金融議題,前總理恐怕並不明白作品的箇中意義,但也因此參與者與這件作品形成我表演作品的一部分」(Allan J. Ryan 1999:226)。

圖10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藝術家鮑勃.博耶(Bob Boyer, 1948-2004),〈F.U.S.Q.-Tanks for the Memories〉(1992),複合媒材,152 x 91 cm x 4幅

對於土地的爭議在臺灣也有過多次的激烈衝突,幾乎從平埔族至已被證明的高山原住民族,都是全世界原住民族伸張土地所有權與文化延續的縮影。藝術家Apo' 陳昭興(Kofid Talo)與王亭婷(Ting Ting Wang)所屬的港口部落,曾經經歷過坎坷的遷徙。

作品《口傳歷史的孩子:大港口Cepo’ 事件——口傳歷史之斷層》嘗試還原真相的過程,警醒多數的族人,因為母語的消逝,以及無法面對的苦難傷痛,而難以口傳下來的歷史。

港口部落是重新遷徙回原本傳統領域的5大氏族的集結而成,有些氏族也遷徙台東及花蓮各地。他們原本住在秀姑巒溪出海口,卻因多次與清兵的戰役,被迫逃到阿美族聖山(奇拉雅山),聖山上的生活條件並沒有出海口來得豐饒,沒有農作物可食用,也只能就地取材搭起臨時避難空間勉強居住。

約145年前清軍的誘騙屠殺所有頭目、眾青年,大港口事件影響到了阿美族的7大氏族,現今只剩5大氏族回到Cepo’ 部落的傳統領域。傳說中僅一位青年倖存,他重傷游過湍急的秀姑巒溪,偷偷地爬回聖山,為了向山上僅剩的老弱婦孺,述說難以接受的大屠殺從此開始了阿美族氏族的大遷徙,後來逐漸輾轉的回歸至今日的港口部落。

藝術家花費3年走訪部落耆老們,許多老人家寧願選擇分享幽默風趣的生活經驗與日常故事,難以直言面對這段歷史,需要特地去請教及挖掘。在做這系列作品時,儘管書寫檔案與整理差異性並且還原事件,以及口傳都困難重重。正因為它的困難與沉重,藝術家更不放棄用各種方式再現讓它延續下去!

unnamed
Photo Credit: 藝術家
口傳歷史的孩子:大港口Cepo’ 事件〉口傳歷史之斷層,單頻道錄像,單頻道錄像,7’24”,2018-2019
unnamed
Photo Credit: 藝術家
《看見聽不到的歷史——大港口Cepo’ 事件》油畫作品,2017。左圖畫出了大義赴死的族人,對於可見的陷阱無所畏懼的精神。右圖畫出陷阱中被穿透而亡的青年屍身,僅有一人倖存對每一位青年默念心中的歉意與悲痛後,將過世同伴的身體疊起高度來爬出壕溝

土地彷彿是會說話的,這也是全球原住民族最崇高的與大地的生命共存的信仰之一。藝術家在當年大屠殺地點發生了車禍,可能是冥冥之中與這個事件產生某種關聯性,這樣的巧合促成藝術家開始進行研究。

在出海口的部落族人們,因為清軍的討伐逃入聖山,清兵向部落提出和解的約定:由部落青壯年下山搬運大米,換取一線生機。但這個應該與石般堅固的立約,卻像冰塊一樣很快在時空中溶解消失,整個和解的約定是無效的。

多達165名青年及頭目們為了生存,唯一的抵抗就是不抵抗,他們明知前方等待著必死的陷阱,仍然為了讓部落的婦孺存活而慷慨赴義。他們背著米糧,一個跟著一個走進了已知的陷阱,那是一個巨大的壕溝,插滿尖銳的竹子,刺穿了每一個掉進洞裡的部落青年。


猜你喜歡


為平凡生活注入新生命,萬秀洗衣店孫-瑞夫與SYM找到新燃料的契機

為平凡生活注入新生命,萬秀洗衣店孫-瑞夫與SYM找到新燃料的契機
Photo Credit: 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共感」,是張瑞夫當時成立萬秀洗衣店社群平台的發想原點,與長輩一起做一件有感覺的事情,正是共感所想傳達的念頭。同樣在台灣機車品牌中,SYM也以「共感」為核心,讓許多消費者有著相同的共鳴,透過對生活的觀察,找到了車款與生活中的相同頻率,隨之而來的熱烈反應,就如同深入人心的萬秀洗衣店一樣,正是「共感」效應的合理發酵。

不改變對方 「共感」是找到彼此對頻的節奏

「過去,與阿公與阿嬤相處時,總想要改變對方,逼對方找到與自己相處的模式。」身為萬秀洗衣店的主理人,張瑞夫回憶起過去與長輩相處的方式,不禁感嘆。但後來發現,要能達到生活的平衡,是要讓彼此相處和諧,不是要改變對方,其中的「共感」就很重要。「也就是雙方感受同一件事物,發現彼此對應的頻率,不求改變對方,而是找到彼此生活光譜中那一條相同的色彩。」張瑞夫分享著當時創立萬秀洗衣店的歷程與初衷。

當萬秀洗衣店在社群平台上爆紅後,張瑞夫也發現,原來在社群網路上,人們的聯繫,也同樣透過「共感」來找到彼此有感的節奏。「網友們看見我的分享,紛紛回應說原來長輩的衣服如此有型、也分享了相當有想法的阿公與阿嬤等訊息,透過我與網友間的分享,我們也找到了彼此感動的點、找到了彼此共感的關鍵。」

DSC09077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分享如何從與長輩、網友的互動中,體驗到「共感」的精神

所謂的共感,其實就是能夠換位思考,找到在不同個體、群體間,都能獲得同樣感受的人事物。在全球競爭最激烈的台灣機車市場中,SYM重新思考著以消費者生活為出發點,觀察的民眾的生活習慣後,以其需求打造出適合的對應車型,以合適的車款來讓民眾的生活更便利、更增色,SYM將自身擅長打造車輛的頻率,對應到民眾生活的節奏,兩者對拍後所譜出的結晶,就是如滿足有裝載需求而來的4MICA、滿足熱愛玩樂需求打造的KRNBT,更有瞄準喜愛長途旅行、騎車環島族群而來的MMBCU最新機種。SYM導入的造車新思維,不也是與民眾用車需求間的一種共感結果嗎?

DSC09332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與SYM以共感為精神打造出來的車款MMBCU

放下自認為的理所當然 挑戰傳統會有驚人成果

看著家裡洗衣店堆積如山、忘了取回的衣物,張瑞夫靈機一動成立了「被遺忘衣物循環機制平台」,為了這些被遺忘的衣物找到重新「活化」的舞台。透過祖父母的智慧,張瑞夫分享了衣服保存的方法、穿搭的新想法,在採訪這天他就身穿來自爸爸衣櫃裡的牛仔外套。除了創新之外,最重要的是「從平淡生活中實踐永續的價值。」張瑞夫強調著,自從循環機制成立後,萬秀洗衣店成為了台灣很多永續品牌展現自我價值的舞台,甚至也讓傳統洗衣店看見了改變的可能性,「對於許多長輩、傳統品牌而言,要他們改變,是不容易的事,但透過新型態的方式,我們做到了。」

在機車市場中同樣是老字號的SYM,能在競爭激烈的當下,勇於做出創新與改變,同樣是讓張瑞夫感到激賞且共鳴的事。「以前我認為台灣打造的機車差異只在排氣量的不同,外型上都很類似。」但沒想到SYM透過對於消費者的資訊整理,重新規劃了旗下產品陣容,願意改變既有的研發、生產車輛的習慣與傳統,「這真的很不容易,畢竟很多人最害怕的就是改變。雖然審美觀因人而異,但對於我而言,SYM近年來所推出的每一款車型我都覺得越來越好看、越來越有自我的風格!」

DSC09164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分享萬秀洗衣店與SYM同樣從老品牌開創新局面的共鳴

「萬秀洗衣店」、「被遺忘衣物循環機制」等社群平台的創立後,網友們各式各樣的回覆,才發現原來自己從小所累積對於衣物保存的知識,竟然是別人眼中的寶貴資訊。「自己認為的理所當然,並非每一個人認為的理所當然。」過去台灣機車大廠也習慣著當車輛研發出來之後,自然就會有消費者購買,但當重新修改的研發思維,共感車主日常生活中的需求打造出來的車款,所獲得的共鳴,就是近年來SYM繳出的優異成績單。

第一台機車就是SYM 與品牌共譜的生活回憶

提及SYM,張瑞夫不僅止對於眼前的MMBCU極為激賞,「我人生中第一輛車就是SYM巡弋!當時是我阿公在我要上大學之前買給我的一輛二手車。」一聊起生命中的第一輛機車,張瑞夫的回憶不斷湧上,想起當時巡弋搭載著同級罕見的陶瓷汽缸、騎著巡弋夜衝去看跨年後的第一道曙光…「我還記得小時候生活中部時,親朋好友還有鄰居幾乎都騎著迪爵,就是我們心目中的國民神車。」

DSC09155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興奮地分享與SYM的共同回憶

除了對SYM有著許多共同的回憶,在代步工具的選擇上,張瑞夫對於機車更是情有獨鍾。「就算現在有了汽車,但有時候要機動性,我還是喜歡騎車。」雖然沒有騎車環島的經驗,「但我記得人生第一次環島是坐火車,但每到一個城市之後,我就會租車進一步的深度旅遊。」張瑞夫一聊起機車,話匣子停不了。

DSC09427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試乘SYM最新的MMBCU車款

從巡弋到MMBCU,張瑞夫對於SYM的進步大感驚艷,「這曼巴綠的烤漆會在不同光線照射下產生變化,竟然還可以把蛇腹的紋理呈現!」此外,身高178cm的張瑞夫,在MMBCU找到了相當舒適的騎乘姿勢,順暢且飽滿的動力輸出,讓初次體驗的張瑞夫愛不釋手,就算拍攝結束後仍騎乘了好幾回。「騎著這一款車確實可以感受到SYM當時研發的初衷,在設計、機能與動力等面向,都有適合長途騎乘的優點。」

DSC09233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感嘆SYM如何應用精緻的工法,將蛇腹紋理呈現在車體上

當「共感」成為核心精神 張瑞夫與SYM重新觀察生活後獲得的豐碩果實

愛好騎車的張瑞夫與機車大廠SYM,兩者同樣找到了對於「共感」的共鳴,透過對於平凡生活的觀察,注入不同世代的想法與創意,激盪出的豐滿果實,無論是平凡的洗衣店、被遺忘的衣物、視為日常工具的機車,都能重新賦予生命與嶄新價值。

DSC09365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想為生活日常找到新的可能性?不妨穿上衣櫃中那被遺忘的衣服,跨上MMBCU來趟對於台灣土地的深度旅遊,這個假期,一定會很不一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