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前仆後繼赴柬埔寨「淘金」,正是司馬光〈訓儉示康〉針砭的「風氣」影響

台灣人前仆後繼赴柬埔寨「淘金」,正是司馬光〈訓儉示康〉針砭的「風氣」影響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暫且不論前去柬埔寨的國人心態為何,光是談論這十年間,新聞報導詐騙集團的新聞愈來愈多,你我身邊傳來詐騙事件經歷也難免聽到麻木,而想靠詐騙得到一次性獲利的人增加時,這也間接證明想賺大錢的風氣已然形成。

柬埔寨詐騙案件在這一兩個月以來,受害人數爆炸式累增,從這段時間相關的報導中發現,有許多人是在原先不知情的狀況下,到了柬埔寨後才知道淪為被拐賣人口;部分人則是事前覺知工作可能不單純,但仍抱持賺錢計劃奔赴;更有部分人是欠下龐大債務,人生現況已跌落谷底,即便明知是深入虎穴也想拚搏一次。這些赴柬人士的際遇,輕則行動受限制而配合對方勞動要求,重則遭受毆打凌虐及性侵,被強迫加入對方的詐騙行為,甚至更殘酷有傳來轉賣人口來摘取器官的消息。

不論上述何種際遇,在在讓國人感到不可思議,似乎賺錢夢想已大量淹沒了理性思維,重點在於這些案件以爆量訊息在你我生活中傳送時,還是有許多人「想要去試看看」,究竟這些人怎麼了?說到底就是「風氣」轉變下的影響。

而這樣的現象,透過北宋時期司馬光〈訓儉示康〉一文敘述,其實也是個明顯的對照參考,畢竟在久遠的歷史長河中,時代貧富交替也不斷相互上演著,尤其北宋是中原歷史上最富有的朝代,換算最巔峰時期的GDP佔當時世界的25%至30%,一國財富更是超越整個歐洲,在生活與娛樂上如此富足的彼時,對照之下不覺得當時歷史的「風氣」又在此時上演了嗎?在〈訓儉示康〉這段敘述則最為貼近:

「近歲風俗尤為侈靡,走卒類士服,農夫躡絲履。……近日士大夫家,酒非內法,果、肴非遠方珍異,食非多品,器皿非滿案,不敢會賓友,常數月營聚,然後敢發書。苟或不然,人爭非之,以為鄙吝。故不隨俗靡者蓋鮮矣。」

(翻譯:近年來風俗愈來愈奢侈,僕役身穿類似官員的華麗服飾,農夫腳穿絲製的鞋子。……近年來官員文人宴客,若非高級官酒或珍貴稀有的水果及菜餚,食物選項不夠多,杯盤擺設沒有滿桌,是不敢宴請賓客朋友,主家必定都要耗費好幾個月的籌備,才敢發送邀請書函。若沒有這麼做,大家就會爭相批判,並認為主人過於鄙陋吝嗇。所以不跟隨當時風氣的人實在很少。)

從上述文句來對照現代生活,隨手舉例要為他人慶生時,親友彼此歡聚祝福並吃蛋糕,這在以往就很容易讓人滿足;但在現在的社會風氣則不是,「吃大餐」似乎成為了社會上慶生的主流風氣,而且這大餐太普通還似乎不行,這時大餐再加上給壽星的「生日禮物」或「紅包」,一場慶生活動下來的花費,對一個普通小資族來說都是一筆不小支出。

或許有人說生日一年才一次,偶爾奢侈沒關係,然而想慶祝也不怕沒有名目,一年下來各種大小的慶祝活動,累計起來也是頗可觀的開銷。現代社會中,難道「單純吃蛋糕」慶生的人很少嗎?其實我相信還是很多,只是相較下可能較少分享讓別人知道,因為別人的都太特別了,自己的太普通了,同時在社群媒體的影響傳送,使得我們看到的慶祝活動也「應該」要如此,這就是風氣。

「風氣」透過社群媒體的推波助瀾,更容易讓社會群體有「跟從」的效果,就好像曾幾何時,父親節竟也被戲謔為「付清節」,真正應該被祝福的主角反而成為了苦主,而這戲謔也成為了現今風氣的「必然儀式感」。或許台灣此刻經濟發展不見得優於八九零年代,但是在物質生活的便利、快速與富足,無疑是愈來愈好。故而在經濟財富雖然不見得是最好階段,但是現代人卻很願意將金錢投入於物質享受,因為當你已經愈來愈習慣如此,很多習慣也回不去過往的簡單了,〈訓儉示康〉這句話更是大家印象深刻的名言:

「顧人之常情,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

(翻譯:然而身而為人的普遍情性,由節儉習慣轉變成奢侈很容易,但是由奢侈習慣轉變為節儉卻很困難。)

簡單說,當你已習慣花大錢的生活,要回到過去那花小錢的生活時,其實就很困難了。暫且不論前去柬埔寨的國人心態為何,光是談論這十年間,新聞報導詐騙集團的新聞愈來愈多,你我身邊傳來詐騙事件經歷也難免聽到麻木,而想靠詐騙得到一次性獲利的人增加時,這也間接證明想賺大錢的風氣已然形成。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獨家評論分析、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
TNL+ 首月體驗價 1 元,
加贈 LiTV 首月免費(見活動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