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海平面上升,印尼爪哇島淹成水鄉澤國,居民生活苦不堪言該走還是留?

【圖輯】海平面上升,印尼爪哇島淹成水鄉澤國,居民生活苦不堪言該走還是留?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受到海平面上升的影響,印尼爪哇島北部的村莊成為水鄉澤國。往日稻田、魚蝦事業興盛的情景不再,許多房屋也已人去樓空。只剩下少部分自願留守家園,更多的是因財務困難而無法搬家的居民。

稻田被洪水淹沒、辣椒與椰子樹因水災盡數死亡。農民的魚塘遭到破壞、水位過高讓魚兒趁機越過網子、潮水則是帶著垃圾流入那些門再也關不上的家園。這是印尼爪哇島北部,莫多里科村(Mondoliko)與提姆波索羅科村(Timbulsloko)居民的生活寫照。

由於海平面上升,許多村莊都受到嚴重影響,為了保持乾燥,居民們將房屋用水泥或木架抬高。家不再是隨時能夠返回的避風港,有些人只能在退潮後回家,漲潮時甚至會受困數小時。

許多村民已經逃離家園成為氣候難民,在更乾燥、海拔更高的地方尋找新生活。不過,仍有一些人留在被洪水淹沒的家園,少部分是自願,更多的是沒有足夠的錢搬家。

祖麗雅(Zuriah),50歲

AP22243071588326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站在淹水的家門前,這片祖麗雅曾經擁有的土地上,唯一剩下的是露出水面的木製平台以及滿是泥土的花盆。

祖麗雅表示,自己被列在政府的援助名單上,不過到目前為止都沒有任何進展,僅被告知要耐心等待。

淹水的屋子帶來潛藏的居家風險。祖麗雅指著牆上的電源說道,為了減少觸電危險,插座已經往上移動多次。然而,漲潮的水位有時只比新的插座低不到30公分。

迪烏伊・烏爾凡尼(Dwi Ulfani),18歲

AP22243071512477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有記憶開始,烏爾凡尼和家人就一直住在淹水的家中。曾經與朋友玩耍的院子現在變成水鄉澤國,陽台被悠游的孔雀魚佔據,一條蛇則是突然從廚房溜出來,最後回到海中。

雖然父母計畫搬家,財務窘困的處境仍擺在眼前,面對留下或離去的難題,烏爾凡尼潸然淚下。

斯里・瓦尤尼(Sri Wahyuni),28歲、賈卡・沙迪瓦(Jaka Sadewa),26歲、比瑪(Bima ),3歲

AP22243071550785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瓦尤尼與丈夫沙迪瓦在2018年結婚後搬到提姆波索羅科。她表示,剛搬來村子時,海水並非如此。機車仍可沿著村里的主幹道行駛,水位也總是能夠回歸正常。

隨著時間推移,瓦尤尼注意到海水經常無法退去,導致淹水的日子越來越多。「如果沒有把房子架高,我們就會被淹沒在跟脖子一樣高的水裡。」她說道。

瓦尤尼憶起小時候在稻田裡玩耍、看著大人們收割玉米,以及觀察蛇在草叢中爬行的日子,她說年僅3歲的兒子比瑪必須適應往日光景不再的現實,也希望他長大後有機會住到其他地方。

庫梅森(Kumaison),60歲

AP22243071601923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庫梅森記得某一年洪水沖走40萬印尼盾(折合新台幣約830元)的積蓄時,她哭了。錢一去不復返,不似家具或衣物,清洗、修理後可再次使用。

庫梅森指出小時候村子裡的稻田、蝦塭事業興盛。「但現在什麼都沒有了,無法收穫魚蝦改變了每個人的生計。」她說道。

儘管夜夜擔心洪水再次漲高而失眠,庫梅森仍不想離開,她享受朋友們的陪伴和這個已經居住了10多年的社區。

穆納迪羅(Munadiroh),46歲

AP22243071715326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穆納迪羅居住的莫多里科村,幾乎家家戶戶都已離開,一片寂靜中只剩下兩隻雞在樹上穿梭的聲響。擔任清真寺神職人員的丈夫,也因人們的離去,終止每日例行播放五次的禱詞。

穆納迪羅說道,孩子目前正在上小學,每週都要搭船、徒步涉水才能到達學校;自己則是要把握陽光,每天盡可能晾乾家中物品。

瓦希達(Wahidah),55歲

AP22243071589137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這裡形同一片汪洋。」瓦希達說道。她表示田地、樹木都因鹹水而死。沒有安全的土地飼養,水牛也被賣掉。最終墓地也被淹沒,死者被埋葬到更遠的地方。

「我認為年輕一代應該搬家。如果他們有錢,就應該買地。但我沒錢,所以選擇留下。」瓦希達說。

蘇卡曼(Sukarman),73歲

AP22243071588158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蘇卡曼已經整修了房子與土地兩次,洪水卻仍無情的侵襲。「兩次了都沒有成功,我們還能做什麼?」他說道。

蘇卡曼表示,政府的確捐贈了食物,並就村民能夠遷移的地點提供建議,卻無法阻止洪水。他認為像孫女烏爾凡尼一樣的年輕人,如果可以應該離開。「我該怎麼辦?」蘇卡曼問。「我老了,什麼也做不了。」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黃皓筠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Photo Credit:遠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往除了政府、金融及電信等特定產業,企業對於資安的投資相對保守。隨著上市櫃公司指引的修正將規範逐步擴大到各級產業,加上各種勒索攻擊等事件頻傳,大型企業尤其電子製造業,對資安風險的重視與需求也明顯上升。

法規驅動資安投資升溫,供應鏈數位化的資安缺口引關注

成立於2004年的數聯資安,擁有全台首座企業級資安監控中心(SOC),2009年成為遠傳100%子公司後,整合集團豐富資通訊網路資源,提供專業資安監控、檢測、治理等解決方案及顧問服務,成為企業數位轉型路上最可信賴的資安夥伴。

數聯資安總經理李明憲觀察,近來企業關注的供應鏈資安議題主要有兩個面向,一個是從技術面去應對供應鏈上下游數位化串聯所形成的間接攻擊威脅,以及軟體開發來源是否被內植惡意軟體而形成的資安缺口;加上疫情以來大量遠距工作引發的資安風險,「零信任(Zero Trust)架構概念」也受到更多產業的重視。

資安長首重理解企業商業價值,從管理面完善風險排序與資源配置

另一個面向則是管理面,去年底金管會公告要求111家第一級上市公司設置資安長與專責人員,並且對資訊資產盤點、資安管理制度的建立稽核等都有完整規範,帶動了企業的剛性需求,加上資訊與通信科技(ICT)、半導體等供應鏈受到國際大廠客戶的要求,因此今年以來導入ISMS資訊安全管理制度/ISO27001認證受到高度詢問。

配圖一_ISO認證
Photo Credit:遠傳
數聯資安擁有業界唯一通過ISO三項認證的SOC中心,以及第一套國人自行研發的資安管理系統。

李明憲建議,企業應洞悉資安指引背後的意義:資安就是風險管控,當資源有限,要找出最優先防護的重要資產,並每年重新盤點風險來源。例如企業因應疫情從實體通路轉進電子商務,當營運模式改變,資安的重點就應有所調整。

由此來看,企業如何找到合適的資安長?李明憲也建議,「技術純熟非首要考量,資安長應對企業的商業營運模式有充分理解,能據此定義風險來源並排序重要性,進而作資源配置和建立制度。」以製造業來說,重要資產可能在運營科技(OT)端,不在資訊科技(IT)的管轄範圍,因此資安長要跳脫傳統IT的框架,從更高點來思考風險和資源配置。

破除迷思:資安非零和遊戲,未來靠AI大數據應對進化的風險

李明憲也提醒,過去的思維可能以為投入資安防護就不會發生事件,但進入到數位化與物聯網的時代,資安風險範圍太廣,佈防成本相對提高,因此最重要的還是損失要可控管。

隨著風險不斷進化,李明憲也期許數聯資安結合母公司遠傳的「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策略,針對數量龐大的資安事件及警告,運用大數據的整合關聯分析,並透過AI機器學習來偵測異常行為,及早找到潛藏的風險和威脅來源,以差異化的解決方案,成為資安託管服務供應商的領導者。

本文章內容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