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大馬華人不解,為何台灣人會對楊丞琳說「我是廣東人」這點感到生氣?

許多大馬華人不解,為何台灣人會對楊丞琳說「我是廣東人」這點感到生氣?
截圖自浙江衛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許多同鄉大馬華人不解,為何台灣人會對楊丞琳說「我是廣東人」這點感到生氣,因為大馬華人也會說「我家是廣東人、潮州人、福建人」,而這樣的「籍貫情結」,背後又有怎麼樣的文化脈絡呢?

最近楊丞琳的「海鮮奢侈論」引發的風波,讓我觀察到一個有趣的現象,此次風波有兩個爭議點,分別是「我是廣東人」和「吃海鮮奢侈」。也許台灣人的實際生活經驗,會對台灣的海鮮是否奢侈比較有感,因此台灣網民會比較care「吃海鮮奢侈」這點,反觀筆者家鄉的馬來西亞網民,關注點則落在「廣東人」這籍貫問題上。

對馬來西亞華人來說,「我是廣東人」這句話其實並不奇特

許多同鄉大馬華人不解,為何台灣人會對楊丞琳說「我是廣東人」這點感到生氣,因為大馬華人也會說「我家是廣東人、潮州人、福建人」,認為台灣網民小題大作。

筆者身邊不乏一些曾去過大馬出差、旅遊或生活的台灣朋友,他們對大馬華人社會最大的感受,就是很「傳統」的存在,往往比台灣人更強調籍貫意識,對傳統的中華節慶方面,如農曆新年、中秋節,所呈現的「傳統」氛圍會更濃,也更熱鬧,台灣大概只有中元節慶會比大馬華人社會來的更隆重。

對於籍貫的認知落差,主要是台灣人不了解大馬華人社會的發展脈絡,當然大馬華人也不了解台灣的情況,而且台灣人自身的籍貫意識,也有世代差異。從前台灣的國民身份證是需要填本籍(籍貫)的,但隨著台灣於1987年解嚴,隨民主化而來的本土意識高漲,立法院最終在1992年修改「戶籍法」,改為填寫出生地,而不是出生以來都沒去過的「祖籍地」。因此對許多1992年之前出生的台灣人來說(尤其外省家庭),可能是有明確的籍貫意識的,而楊丞琳是1984年出生。

筆者不認識楊丞琳,在暫且以她是在心底上真誠流露地認為自己是廣東人的情況,那應該尊重她的籍貫認同。不過也可以理解到部分台灣大眾的疑惑,因為許多人已忘了官方早已在1992年取消籍貫一欄,所以在強調台灣認同的今天,這種自然流露地說「我是廣東人」這件事,確實會比較突兀,尤其當事人又是在中國發展的台籍藝人。

當然,筆者也不否認台詞都是節目組安排好的可能性存在,或許是節目單位特意要求強調說「我是廣東人」的,但多數台灣人都知道去中國發展的藝人會被統戰,已認知到難免都會在身份(籍貫、原住民血統)上被大作文章或被吃豆腐,所以相比之下,才會比較對過去少見的「海鮮奢侈論」比較大反應。

無論如何,從暫且相信楊丞琳家庭對身為「廣東人」的籍貫意識較明顯的角度來看,筆者認為多數會強調籍貫意識的人,都是因為在社會上屬於少數族群的位置。

處於閩南文化為主的台灣,廣東的粵文化當然是少數,而在政治上,據悉過去蔣介石的江浙派系較壓制兩廣的粵系、桂系,因此廣東人在政治上也是弱勢,因此廣東人在台灣作為少數族群,強調自身的身分認同,我想不僅是因為粵文化的優越感(畢竟粵文化在中國也是個強勢的存在),也是一種作為少數族群的文化抵抗?

許多人也說了,其實過去楊丞琳也蠻多次提到自己家裡是廣東人,筆者也認識幾個祖籍廣東的台灣朋友,他們也會說「我家是廣東人」。我想多數台灣朋友,即使是立場偏綠的,也蠻多人清楚自己的祖先是從中國大陸哪個省份過來台灣的,只是之所以不會像大馬華人那樣強調籍貫,是因為台灣人已有自己國家,也不是少數、弱勢族群,對認同所在的土地是踏實的。

shutterstock_352670915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檳城喬治市是馬來西亞一個以華人為主要族群的城市

南洋華人的籍貫情結

大馬華人之所以會強調籍貫,除了有過去祖先下南洋後,成立福建會館、廣東會館、金門會館等宗親鄉團組織的歷史遺緒外,主要還是因為在自己國家是作為少數族群的存在,對文化傳承有斷根的恐懼而強調溯源。另一方面,某種程度上還保有一定的「落葉歸根」心態,對中國大陸還有很強烈的依附情結,認為「祖籍國」的興衰,會牽動自身在大馬作為少數族群的命運。

除了馬來西亞,在新加坡、印尼、泰國等有許多華裔族群的東南亞國家,也能看到各籍貫會館的存在,雖然台灣也有一些「外省」的會館存在,但規模、社會影響力方面,可能也比不過大馬。曾有在大馬生活的台灣友人告訴筆者,他相當訝異,每天翻開大馬的中文報章,幾乎都有各宗親組織的新聞,而且這些華團領導人能佔據的版面都不小。

相比之下,儘管台灣也有統派的存在,但至少多數台灣人已意識到自己是這國家的主人,才不會如同一般移民到海外的華僑,或當地華裔那種「尋根」的心態,因為根就在台灣…當然,難免有的台灣人或大馬華人在中國發展時,靠打「祖籍」牌來尋求利益。

筆者是認同台灣取消籍貫一欄的政策,既然台灣是移民社會,那後代在台灣出生,那也都是台灣人,至於是否要追溯祖先來自哪裡,那就是每個家庭自己家的事了,是否有必要透過國家公權力來在身份證上註記籍貫,就端看各時期社會的共識…...

也在此舉個例子,新加坡的移民與關卡局 (ICA)原為了簡化出生和死亡登記流程,在電子版的出生證明刪除了新生兒父母的「籍貫」資訊,此事件引起部分新加坡華人的反彈,認為刪除籍貫資訊會讓後代無法得知祖先是從哪裡來,最終ICA在9月1日起又恢復含「雙親籍貫」資訊的電子出生證明政策。

而新加坡的鄰國馬來西亞,儘管身份證、出身證明上沒有籍貫一欄,但多數華人家庭還是有強烈的籍貫意識的,多會告知後代家庭的祖籍地。

儘管一定程度上,當年取消籍貫的政策是台灣「去中國化」、追求「本土化」的政治潮流結果,但難以否認的是,隨著國民政府退踞台灣多年,70多年來許多外省後代早已從「落葉歸根」的心態,轉為「落地生根」,既然在台灣出生,那就是台灣人,那在身份證上保有籍貫一欄也就不必要了。籍貫的取消或不強調,不一定是斷根,而是更往前看,來凝聚人民在同一國度上的共同體意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