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大馬華人不解,為何台灣人會對楊丞琳說「我是廣東人」這點感到生氣?

許多大馬華人不解,為何台灣人會對楊丞琳說「我是廣東人」這點感到生氣?
截圖自浙江衛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許多同鄉大馬華人不解,為何台灣人會對楊丞琳說「我是廣東人」這點感到生氣,因為大馬華人也會說「我家是廣東人、潮州人、福建人」,而這樣的「籍貫情結」,背後又有怎麼樣的文化脈絡呢?

話鋒轉一下,既然台灣社會的共識是,早已沒必要在身份證寫籍貫,但反觀台灣行政院底下的僑務委員會(以下簡稱僑委會),透過海外聯招會招收僑生的作業上,卻依然要求外籍華裔學生在僑生報名表格上寫籍貫。

xxxx
Photo Credit: 相片來源
dddd
Photo Credit: 海外聯招會
僑生報名表格上仍保留籍貫欄位

在戒嚴時期,國民黨當局基於台灣是「正統中國」、「自由祖國」的立場,會要求僑生在國籍一欄寫馬來西亞、新加坡…等母國國名,只能寫籍貫,如「中華民國廣東省梅縣…」之類的。儘管台灣國民身份證在1992年取消籍貫一欄,但至今海外華裔學生若以僑生身份來台(也可以選擇外籍生身份),就得填下籍貫。

筆者就知道,一些年輕的大馬華人,也不清楚自己的籍貫,有的人會在報名表格寫檳城、吉隆坡、怡保等出生地。

筆者在台灣多年來,也未見僑委會、海外聯招會,發布過有關不同國家的僑生的籍貫背景,如大馬僑生是廣東人多嗎?泰國僑生是潮州人多嗎?並沒有相關統計數據揭露。也許僑生報名表格上的籍貫欄位,也不過是從戒嚴年代延續至今的黨國產物,並沒有實際意義。

既然台灣人不必寫籍貫30年了,那僑生填寫籍貫這件事,也早該順應時代潮流淘汰了。當然,如同筆者過去所寫過的文章,僑生這類政治產物,其身份認定政策,也最終該被檢討,即為何沒有中華民國國籍、也不是台灣出生的外籍華人,卻可以成為僑生?

「僑」和「籍貫」,都有同樣的相應概念,那就是祖國。既然祖國不是中國了,台灣身份證自然就不需要寫中國的省份;同樣地,大馬華人的祖國不是中華民國台灣,更不需要成為僑生、僑民來寫籍貫。

血統的原罪

在「華人社會」,有時候血統確實會是個被拿來檢視的原罪,當大馬華人認為台灣檢視「我是廣東人」這點荒謬時,其實普遍親中的大馬華人社會有時也是五十步笑百步。

大馬華人對血統、籍貫有很矛盾情結(要強調並非不是全部,也有世代差異),如有的華人雖然強調自己是大馬公民,但依然會對來自中國、台灣的僑務單位「諂媚」,為利益樂於當「僑領」。一方面當大馬華人被他族罵「滾回中國」時,雖然會強調「我們有華人的血統,但我們是熱愛這國家的公民」,但當面對台灣、香港課題時,有的受內容農場、假新聞荼毒的華人卻又從血統論出發,質疑黃之鋒有越南血統、蔡英文是日本人生的,所以才「反中」…...

無論如何,大馬華人強調籍貫意識、尋根的文化情有可原,自有在這的國度政治發展脈絡可循。無論在任何國家,當兩個差異甚大的卻又強勢的族群相遇、碰撞時,必然有一方會捍衛自身的文化來團結宗族,因此有時候籍貫意識、強調華人的身份也是個必要的存在。如果大馬華人完全被同化了,那可能今天台灣就看不到黃明志等來自大馬的華語歌手,所展現的「same same, but different」的多元性了。

儘管台灣也是多元文化的社會,但基本上還是一個漢文化為主流的國度,沒有另一強勢族群的挑戰,當然就不會更強調籍貫意識。不過面對旁邊的霸鄰,也必然會有更強烈且必要的國家意識。

有時候大馬華人會覺得自身已很瞭解台灣(同樣對中國也有許多錯誤的美好想像),但久了會發現還是有許多差異的,如彼此對籍貫重視程度的差異,或是否同為「中華民族」這點。無論華人在大馬生根多少代,在多元族群結構的生存環境下,都必然會比台灣更強調「(中華)族群民族主義」。至於台灣,早已在「公民民族主義」的路上走得更遠了。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