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芝加哥七人案》:連成一氣的法官與檢察官,沒有正義可言

【書評】《芝加哥七人案》:連成一氣的法官與檢察官,沒有正義可言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芝加哥七人案》收錄了在美國反戰運動盛行的背景下,被逮捕的示威運動領導人的判決過程。除了不公正的法官判決之外,這其中也牽扯了一個公民運動的核心議題──當人民不服而上街抗爭時,究竟是「公民不服從」的展現;抑或是煽動暴亂呢?

1960年代末,適逢美國總統大選前夕,也有許多民眾不滿當時美國援助南越、參與越戰的政策,其中反戰者更是以大學年齡的年輕人為大宗,在各地發起反戰示威遊行。1968年嬉皮組織、左派人士和黑人組織「黑豹黨」等一萬多名青年聚集在芝加哥舉行反越戰示威活動,原本僅是以和平手段表達對越戰的不滿,卻在警方的暴力執法下演變成暴力事件。

在新任總統尼克森(Richard Nixon)上台之際,聯邦檢察官起訴了七位領導人,指控他們共謀跨州界煽動暴力行為。《芝加哥七人案》即收錄了United States v. Dellinger一案審判紀錄中最精華、最具歷史意義的部分。

連成一氣的法官與檢察官

明明是「透過示威遊行表達反戰的訴求」,但法官與檢察官卻執意要將此判決朝向「檢視煽動叛亂」,其中特別是負責審理此案的霍夫曼法官,更是頻頻展現出對被告不友善的態度,甚至還操控陪審團不准他們與外界有任何接觸,包括閱讀報章雜誌,最後甚至將對被告較為友善的陪審員中途踢出審理程序。

法院審理應該是藉由兩造的對抗來找到最後真相的程序才對,要法官透過兩造提出的證據與論述來形成心證並進行公平的判決,而非一開始有帶有偏見且有目的性的操作判決結果的走向。

就像我國《刑事訴訟法》制度中,除了檢察官主要負責調查事實、提出證據外,依《刑事訴訟法》第163條第2項規定,法官也可依職權調查證據,但法官僅能為「對被告有利」之證據調查。這就是為了衡平法院的公平,以實現判決的公正性。

超法規阻卻違法事由

地區法院最後雖然認為被告沒有共謀犯罪,但仍有跨州界煽動暴力行為而成立犯罪,這不禁令人聯想到這幾年台灣的「太陽花行政院案」,也有出現「公民不服」是否能主張阻卻違法的爭議。

2014年因反服貿抗議行動,在大批學生成功佔領立法院後也有部分群眾改攻佔行政院,而領導者魏揚等人也因此在事後被依刑法「煽惑罪」起訴,也因此出現法院對能否以「公民不服從」或「抵抗權」主張超法規阻卻違法事由看法的分歧。

當時一審法院承認「公民不服從」得以作為阻卻違法事由,只是此案應有其他表達手段,所以無法適用;二審則直接否定其正當性,認為僅屬於學理的討論範疇。

不過最高法院看法則與一審類似,認為抵抗權是為了保衛與回復民主憲政秩序,由憲法賦予正當性與合法性,須在「不法情況極公開」時方可行使的最後手段。而此案最後在最高法院撤銷有罪判決,發回高院更審後,由於行政院撤告,最後作出不受理判決,全案確定。

是正義?還是叛亂?

上街遊行表達訴求是言論自由的展現還是煽動叛亂?相信大家心中都有定論。United States v. Dellinger後來上訴至上訴法院後,前審的判決被全部推翻,並且認為地區法院的霍夫曼法官違反眾多訴訟程序,還不當排除許多對被告有利的證據。

相對於人民可能被認為「過於激烈」的抗爭行為,當政府利用公權力試圖掩蓋政策的不當,甚至以各種方法意圖轉移焦點、控制言論時,才是真正傷害整個社會發展的行為。

《芝加哥七人案》一書透過審判紀錄中法官與辯護人、被告的問答,帶大家一起穿越時空「旁聽」當時處於動盪不安社會氛圍下,被告們艱難的受審過程。

本文經法操司想傳媒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溫偉軒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