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33城疫情封鎖,上兆元政策性投資,會不會重演2008年「大水漫灌」?

中國33城疫情封鎖,上兆元政策性投資,會不會重演2008年「大水漫灌」?
成都繼上海之後實施封控|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 / BBC New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發改委副秘書長楊蔭凱提到,新資金將優先支持既利當前、又利長遠、列入規劃、前期工作成熟的重大基礎設施項目。中國總理李克強幾乎在每次發佈刺激政策時提到要防止「大水漫灌」。這些表態都指向,中國試圖避免重走2008年的老路。

9月5日,中國政府在記者會上披露了19條刺激經濟新措施的細節,作為「穩經濟一攬子政策」 的接續政策措施,其中包括增加3000億元政策性開發性金融工具,以及2000億元能源保供特別債等。根據中國媒體報導,這些刺激措施在中國總理李克強8月24日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時確定。

今年4月、5月上海等城市經歷封鎖後,經濟承壓,中國政府於5月底推出33條穩經濟的政策,要求各地在助企紓困上,政策能出盡出,刺激力度和速度都較為罕見。然而,8月以來疫情再使更多城市陷入封控,截至9月2日,共有33座城市因疫情仍處於部分或全部封城狀態(中國政府稱靜態管理或靜默管理)。其中,西部經濟重鎮成都成為上海之後,又一座實施封控的人口2000萬級城市。

不少金融機構因此下調中國今年增長預期。在此情況下,新一輪刺激政策呼之欲出。但回顧2008年,中國同樣大力刺激經濟,卻造成不少苦果需要此後多年來消化,這一輪數以兆計的資金投入,能否避免重蹈覆轍?

_126632441_gettyimages-1242960156
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 / BBC News
深圳華強北電子產品市場空蕩蕩的街道。9月3日,中國經濟中心深圳再次處於部分封城狀態

一兆投向何處

上海解封後不久,中國政府在6月末已經推出了3000億元政策性開發性金融工具,到8月26日這批資金已經投放完畢,支持重大項目超過900個。9月5日公布的新措施要求再增加3000億元政策性開發性金融工具。此外,還要在10月底前發行完畢5000多億元專項債地方結存限額;以及發行2000億元能源保供特別債等。

以上資金共一兆元。中國財政部部長助理歐文漢說,專項債支持重點投向交通基礎設施、能源、農林水利、生態環保、社會事業、城鄉冷鏈等物流基礎設施,市政和產業園區基礎設施,國家重大戰略項目、保障性安居工程,以及新能源項目和新型基礎設施項目建設。

值得一提的是房地產也位列其中,不僅允許地方「一城一策」靈活運用信貸等政策,還明確通過政策性銀行專項借款方式,支持已售逾期交付的住宅項目完成建設交付。換言之,中國將動用國家政策性銀行注資「爛尾樓盤」,以完成交付。

遍地封城覆蓋全中國

上海在6月1日解封,中國開始努力修復二季損失的經濟增長。然而稍有喘息,疫情再次來襲。今年暑期,中國各地旅遊回暖明顯,國內遊大幅回暖。與此同時,海南、西藏、新疆、青海、雲南等多個旅遊大省,不斷出現疫情,相繼實施靜態管理,導致大批遊客滯留。

上述省份疫情尚未完全平息,四川、廣東、河北、遼寧和貴州又爆發疫情。8月25日,石家莊鹿泉區實施全域靜態管理;29日,大連市宣布嚴控主城區人員流動。

對經濟影響最大的是兩個大城市的封鎖——9月1日起,成都市全體居民「原則居家」,成為上海之後又一座實施封城的兩千萬級人口大市;9月2日,深圳市的六個區分別發布通告,宣布實施全區靜態管理。此後還有貴州省會貴陽等城市進入封控。

數據也反映了這一點。中國統計局公布的7月製造業PMI出現下行,錄得49.0,跌破榮枯線;8月略有上升,錄得49.4,回升0.4個百分點,但已連續兩月處於榮枯線以下。PMI被視為一個經濟體的「體檢表」,反映製造業的整體增長或衰退。PMI的榮枯線是50,高於50代表製造業在擴張發展,反之則代表衰退。

_126632447_gettyimages-1420739979
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 / BBC News
封城帶來的影響已經遍及中國各地,很多城市過去的繁華街區變得空空蕩蕩

大水漫灌與飲鴆止渴

在上述9月5日的發布會上,中國發改委副秘書長楊蔭凱特別提到,新資金將優先支持既利當前、又利長遠、列入規劃、前期工作成熟的重大基礎設施項目。而中國總理李克強近年,幾乎在每次發布刺激政策時提到要防止「大水漫灌」。

這些表態都意有所指,中國試圖避免重走2008年刺激政策的老路。2008年下半年,金融海嘯的餘波跨過太平洋衝上中國的海岸。當年11月中國進出口數據突然跳崖,出口增速從上月的19.2%下降到−2.2%,進口增速從上月的15.7%下降到−17.9%。

時任中國總理溫家寶稱,「這場金融危機是歷史上罕見的」,「要千方百計防止金融危機影響實體經濟的發展」。

幾天后,中國推出一個四兆元級的經濟刺激計劃,當時低迷的全球經濟都為之一振。大量的投資注入經濟,基建狂潮成為托底經濟的主力——2008年底開始,中國發改委突然放鬆審批條件,密集批複同意了28個城市的地鐵規劃,投資超過1兆元。事實上,「四兆」的45%投向了公路、鐵路、機場和城鄉電網。

在推動經濟復甦的同時,這一刺激計劃也產生了深遠的不良影響,它被視為「飲鴆止渴」,推高了債務風險,吹起了地產泡沫。中國著名經濟學家吳敬璉事後稱,「它不但沒有降低槓桿,相反進一步槓桿化了。」而一旦有風吹草動,「局部的資金鏈斷裂傳導到金融市場的其他部分,引發系統性危機。」

此後多年中國不得不承受「去產能、去庫存、去槓桿」帶來的痛感。因此,當前疫情壓力下的兩輪刺激,也有聲音擔心,是否會重蹈覆轍。

不過,當前分管金融的副總理劉鶴,在推出「4兆」計劃時就是中財辦副主任。他在之後的一次講話中提到過當時的苦衷——「在應對本次國際金融危機過程中,當全球經濟處於自由落體狀態的時候,我們中央政府不得不進行大規模的直接干預,取得了很大成績,也確實還有一些問題。」

香港中文大學助理教授胡榮分析,當時大量的投資和信貸大多給了國有企業,銀行也更傾向於借貸給國企,而非民營企業,後者只好用利率更高的「影子銀行」,這種「擠出效應」進一步加大了系統性的金融風險。而經濟刺激的另一個後遺症是,地方政府短時間承擔債務過高,之後則要把更多的財政收入用於償還債務和利息,影響地方長遠發展,這就是危機之後的「宿醉效應」。

_120668156_27c2b4a6-279e-4dd8-ad2c-0c775
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 / BBC News

中國救經濟的世界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