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是英國史上在位最長的王儲,查爾斯三世將會成為一位怎樣的國王?

曾是英國史上在位最長的王儲,查爾斯三世將會成為一位怎樣的國王?
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 / BBC New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伊麗莎白二世女王卓越的、具有時代意義的統治之後,英國將迎來一位怎樣的國王?曾經習慣於對各式議題發表意見的王子,如今將如何適應君主的中立?

查爾斯有時看起來像是從18世紀的繪畫中走出來的紅著臉頰的地主。有時他又像一位沮喪的改革者,對一些社區被忽視和遺棄感到惱火。很多人認為他繼承了母親的責任感,但查爾斯國王也繼承了母親的宗教信仰和強烈的幽默感。

希坦・梅塔(Hitan Mehta)自2007年協助建立英國亞洲信託基金以來,便一直與查爾斯合作。「本質上講,他是一位人道主義者。我認為人們低估了他關心這些事情的程度。他經常談論他將為孫子輩留下什麼樣的世界。他確實對此感到擔憂。」梅塔表示。這可能意味著他會直接呼籲採取行動。

「有一次周五晚上九點,我接到他的電話說,他說『我剛剛聽說巴基斯坦發生洪水。我們到底在做什麼』?」「這並不是說他不是個忙碌的人。但他聽說了這個問題,而且正在處理。他真的在乎」,梅塔說。

哈利王子在談到他的父親時說:「他是一個很晚才吃晚餐的人,然後他會走到辦公桌前工作,在工作筆記上睡著。」

查爾斯・菲利普・阿瑟・喬治(Charles Philip Arthur George)於1948年11月14日在白金漢宮出生。當《BBC》宣佈他的出生信息時,並沒有說女王生了個男孩,而是說他的母親 「安全生下了一個王子」。

4年後,他成為王室繼承人。

「我發現自己生來就在這個特殊位置上。我決心最大限度地利用它。並盡我所能去協助大家」查爾斯在2005年的一次採訪中說。查爾斯曾是400多個組織團體的贊助人或主席。1976年,他利用自己從皇家海軍退役後的工資,成立了自己的旗艦慈善機構:王子信託(the Prince's Trust)。

信託至今業已協助了近90萬名來自英國最貧困地區的弱勢年輕人。並讓查爾斯對一系列社會問題有深入了解。查爾斯希望將信託與「社會上最難接觸的人」聯繫起來,並非總是順風順水:「內政部認為這根本不是好主意」,他在2018年接受《BBC》採訪時坦承:「要讓計劃落地是相當困難的。」

_126653716_7f2c136c-026d-4eb8-8e5b-0b873
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 / BBC News
查爾斯以其對建築的公共觀點而聞名,1999年在多塞特郡龐德伯裏的村莊開發項目中

而且,查爾斯的工作還招致了干預政治及政府的指責。特別是圍繞所謂的 「黑蜘蛛備忘錄」(black spider memos),這一名字來源於查斯爾纖細的筆跡,是他從2004年起寫給政府大臣們的私人信件。查爾斯的信質疑政府在農業、城市規劃、建築、教育甚至保護小鱗犬牙南極魚(Patagonian toothfish)等問題上的做法。

一位曾接受查爾斯游說的前內閣大臣說,彼時他並未感到很大壓力。但他對新國王的記憶是,一個固執己見的人。他認為查爾斯帶著他想要追求的預設觀點而來,而不想參與反對意見的討論。「我沒有感到害怕。他會進行干預,你會收到信件。他沒有斷言,沒有咄咄逼人,也不會無禮」他表示。

在2006年的一次採訪中,查爾斯面對干涉政府施政的批評時稱:「如果這被認為是干涉,我感到非常自豪。」但他認為自己處於「沒有贏家的局面」:「如果你什麼都不做,他們會抱怨。但如果你試圖去參與一些困難之事,並做一些事提供幫助,人們也會抱怨」他說。但是,在後來的一次採訪中,他說他避免了介入政黨政治,但覺得有必要就「人們的生活條件」等問題發表意見。

前工黨大臣克里斯・穆林(Chris Mullin)在日記中描述了與查爾斯的一次簡報。他對查爾斯一心一意、隨時凖備 「踩到官方痛腳」所冒的風險感到驚訝。現在查爾斯回到了同一個問題上:如何拓寬年輕人的視野,尤其是那些心懷不滿、不幸,甚至是心懷惡意的人。穆林說「我承認,這讓我印象深刻。如果他願意的話,原本可以在懶惰和自我放縱中消磨生命。」

AP22254552904465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查爾斯國王登基後會得到多少公眾支持?

「除非你將人們的態度一起考慮,否則像君主制這樣奇特的東西,將無法生存下去。畢竟,如果人們不想要,君主制就會消失」查爾斯說。根據YouGov在2021年12 月的調查,查爾斯的人氣越來越高。有近三分之二的人對他持正面態度。

但民調也一直顯示,查爾斯不如他的母親伊麗莎白女王二世或兒子威廉王子受歡迎。因此仍有相當大比例的公眾支持有待爭取。特別是他在年輕人中的知名度較低。作家墨菲解釋,這可能與電視節目和電影中描繪的查爾斯對第一任妻子戴安娜的冷漠有關。戴安娜於1997年8月死於巴黎的一場車禍。

可能有事實,也有虛構,但影響力很大。

墨菲又說:「過去幾年裡,真正有趣的是戴安娜王妃,在圍繞王室產生敘事影響。」

倫敦大學皇家霍洛威學院現代君主制研究中心麥卡倫( Pauline Maclaran )教授分析,隨著查爾斯登上王位,公眾對他的看法可能改變。麥卡倫解釋,之前喜劇節目對他進行諷刺,現在查爾斯逐漸被重新定位為一個更有尊嚴的人物,一個對環境有嚴肅態度的「聖人」。

但所謂公眾關注的利益並不總是那麼高尚。

譬如,作為王室領袖,查爾斯將不得不應對全球對哈利王子和梅根(即薩塞克斯公爵夫人)及他們與王室關係的強烈興趣。事實上,英國王室故事開始與肥皂劇般的名人生活重疊,而這顯然不是查爾斯的專長。

未來,查爾斯國王還要面臨其他有關其家庭的艱難決定。例如在弗吉尼亞・吉弗爾( Virginia Giuffre)的性侵指控達成和解協議後,如何處理安德魯王子的未來角色,或是如何讓安德魯離開王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