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國外當志工,你覺得自己值多少錢?答案恐怕很傷心

去國外當志工,你覺得自己值多少錢?答案恐怕很傷心
Photo Credit: 以立國際服務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真的有些人讓生命留下了什麼,只要認真去想,去觀察別人需求、去連結共識的夥伴,去發揮自己的影響力,短期志工也能留下些什麼。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以立國際服務雲南計劃負責人 顏志豪(Suni)

當有人問我說:「Suni,我們這樣短期的來,待個五天八天,真的能對當地留下幫助嗎?」我以前很怕回答這問題,說起短期志工好慚愧呀。現在,我想分享一個故事。

我退伍那年進了以立,Kevin給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去柬埔寨住一年。

「你想知道怎麼做好國際志工,那你得認識當地人,你得知道他們真正需要什麼,我們才能帶著志工來,把服務紮紮實實的做到位。」Kevin對我說。

在發出前,Kevin給了我三個任務:

第一:一年之內都不要回來,好好的(他可能也有說乖乖的)留在柬埔寨。
第二:學會講柬埔寨話,用對方熟悉的語言來溝通。
第三:做一件你離開後,會持續發生影響力的事。

聽著,我懵懵懂懂地來到了柬埔寨,那時候我住在暹粒(Siem Reap)的綠色園區,這是間孤兒院,硬體建築是以立在2012年帶著台灣的志工建好的。起初,我和裡面的孩子不熟悉。那時候園區還在施工,我轉移注意力,和大哥師傅們打起交道。

綠色園區 Photo Credit: 以立國際服務

「從今天開始,我也是你的工人了,有什麼活就差遣我做吧。」我和工頭說。

接著幾天,我帶起了斗笠,我削竹子、和水泥,和師傅們一起工作。我記得那時園區每間高腳屋下都綁了吊床,師傅們吃完飯就在那搖晃休息。我常在他們午休的時候認真地看,去看所有的施工,我想對於工頭,我的角色是監工,又像個什麼都不懂的外行小工人吧。

一起蓋房子 Photo Credit: 以立國際服務

一起工作感情還是會好的,慢慢的,我們午餐一起吃了,我也有了自己的吊床。我們的工頭叫Suklun,在工程接近尾聲時,我靠著他,我說:「Suklun呀,你說我們這個工班裡面,大家的薪水你都怎麼算呀?」

一起吃飯 Photo Credit: 以立國際服務

Suklun說:「這個要看技術,一整天都在削竹子的我給3美金、木工給5元、電工給7元、領班有10美元一天,我自己嘛,至少得拿30美元才行。」

我興致勃勃地繼續問他:「那我呢,我們一起工作也有一個月了,我做你的工人,你會付我多少薪水一天?」

我自己想那價碼至少也有電工的水準,一天拿個7美元,好歹我也能拿釘槍上陣了。沒想到Suklun對我說,而且他也沒想多少時間,他對我說:「3美金,你削竹子就好。」

我差點沒跌坐在地上,我來柬埔寨,Kevin可是付了我千美元的薪水,結果當地的工頭認為我只有每天3美元的產值。這可別被Kevin知道才好。

後來一個月,我在園區種了菜。當月結餘時,園區的保姆和我說:「Suni,這個月吃你種的空心菜,幫我們園區省了30美元。」聽了我又是一陣昏眩,已經兩個月了,我覺得自己真是幫不了什麼忙,我到底為什麼要來呢?我能做的事當地人都能做,甚至還能做的比我好,我好像只是在浪費時間而已。

綠色園區 Photo Credit: 以立國際服務

同時,我也發現一件園區正在發生的事。

每到星期六日,綠色園區就有幾台遊覽車開進來,上頭載著觀光客。觀光客來,也帶著捐贈的物資。我見過的物資包羅萬象,蚊帳、文具和食糧。但一定少不了看見觀光客帶著糖果來,他們看到孩子就發,孩子們滿手糖果笑得也開心,之後一起跳舞或一起打球。

觀光客參訪 Photo Credit: 以立國際服務

觀光客走後,孩子們會細數物資,拆封、分配、舊換新。這樣的日子久了,我發現我們的孩子起了變化,只要聽到觀光客來,孩子們會換好衣服、排練舞蹈,等觀光客來了,一個讓我最不習慣的動作,就是「我們的孩子開始會把手舉起來,舉起來,然後手裡就是一把糖果」。

我覺得孩子有不勞而獲的習慣,還是從陌生人手中得到免費的物品很不好。

但我把不要讓孩子去接待觀光客的想法和院長說,他倒覺得我天真,沒有觀光客就沒有錢,我怎麼那麼天真,孩子的餐費和學費都是錢,並不是不想保護孩子,但難道我有更好的辦法?

這時候綠色園區來了長期志工Chester和Iris,我們在綠色園區佈置了「孩子的博物館」。當時的想法是,要用博物館來呈現孩子一天的生活:用文字介紹院長創立孤兒院的初衷、用照片傳神地呈現孩子們的生活、還有孩子們創作的藝術作品,我們相信,孩子會用藝術作品來表現他們的內心世界。

博物館開幕那天,我也緊張那能成功嗎?用一間博物館,把觀光客和孩子隔開,讓參訪的人可以透過博物館來認識孩子的生活、讓孤兒院的孩子能受到保護,不用接待觀光客。這間博物館能翻轉觀光客給的贊助是因為支持,支持園區有好好照顧孩子,知道自己贊助的錢會成為孩子紮紮實實的餐費和學費;而不是看孩子好可愛、或是好可憐而給同情錢?

我認為不要讓孤兒院的孩子朝觀光客跑去,不要讓孩子的手舉起來,不要養成他們不勞而獲的習慣。要用支持換來長期贊助,不要用同情換來短期施捨。

離開柬埔寨那天,我回頭看了這一年來,和這群孩子們、院長一家人、綠色園區的農地(稍不維護就會突然變得一片荒蕪)、中文班的學生們、教我用焊槍的工班們,想起Kevin給我的三個任務:留下來、學柬文、和做一件當我離開後,會持續發生影響力的事。

有天,Iris告訴我:「有位外國老師來,院長就主動帶他上樓參觀。我和Chester好興奮,因為是院長主動帶老師上去博物館,然後講解。」

我開始覺得疑惑漸漸少了,我帶以立的志工在村落蓋房子(註)時,總提醒志工:「觀念留下來才是最重要的,房子總有一天會壞,要趁這次一起修房的機會,把互助合作的社區凝聚起來,那才是永續的影響力。」

博物館 Photo Credit: 以立國際服務

現在對於短期志工,我能說:「志工要放心,你來了,下位志工會再來,事情接力的做,會有長期的成效。」再來,我覺得更好的,是我們開始去思考「短期」可以為他人做什麼,這真是個好問題,人生五十、一百年,不也是個短期志工嗎?但真的有些人讓生命留下了什麼,只要認真去想,去觀察別人需求、去連結共識的夥伴,去發揮自己的影響力,短期志工也能留下些什麼。

短期和長期,是時間上的距離,在短期的時間裡做出長期的影響力,是看投入的心力,本來就沒有一段特別的時間會被標註是服務、或是一定要建房子的才是服務。人生本是服務,服務就是讓有限的時間去聯繫更多的人,聯繫大家來讓一個人五十年、一百年的行善,成為百人百年的善行。

註:以立國際服務的柬埔寨計劃,會帶著志工在村落為急難家庭修房子

責任編輯:楊士範
核稿編輯:鄭少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