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如諜戰無間道的吳家元命案(一):上海灘「民國賭神」命喪中山北路小巷

宛如諜戰無間道的吳家元命案(一):上海灘「民國賭神」命喪中山北路小巷
1928年的上海灘|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吳家元,字季玉,是監察院長于右任的摯友,也與戴笠、杜月笙等人交遊。遠在他到香港、台灣定居以前,曾經在上海的牌桌上稱霸。別人或許是十賭九輸,但吳家元可是十賭九贏,技術高超,不知道為自己賺進多少銀子。

「呀啊,呀啊啊啊啊啊啊。」 在夜晚的死巷中,驚恐的白髮老人發出淒厲的慘叫聲。然而周遭住戶貪戀晚間9點的電視節目,無人出來救他。他用盡風燭殘年的氣力、抵禦致命的刀刃攻擊,卻只為左手臂平添了更多道傷口。20多刀狠狠刺進他的軀體,鮮血從腹部、胸部汨汨流出,使他的意識變得逐漸模糊不清。

「你……居然……」老人倒在地上,逐漸失焦的雙眼,還殘留一絲不可置信的眼神。70年人生的跑馬燈閃過他的腦際,其中有好幾幅把酒言歡的畫面,正與眼前的奪命兇手相互重疊…… 為什麼是你?為什麼要殺我?所有的疑問,都隨著最後一絲意識的喪失,消弭在虛無之中。

提前離開了宴會的紳士

1963年9月13日,台灣全島剛受過西北強颱葛樂禮颱風的摧殘。即使颱風已於前一天離去,大台北地區、大安溪到大甲溪流域等地,許多地區仍陷於積水未退、斷水斷電、乃至對外道路阻斷之困境。被中華民國作為「臨時首都」的台北市區,也因為當時市區排水設計不良,而慘淹在一片汪洋之中。

不過,對庶民生命財產造成嚴重威脅的強颱,對少數人來說,卻不過是轉瞬即逝的小小插曲。飯照吃,舞照跳,宴會照辦。那天晚上,永康街17巷的某棟宅邸,正舉辦著一場豪奢的晚宴。

這場晚宴由女性製片人徐文若主辦,兩桌酒席各花上1400新台幣(當時的基本工資是新台幣300元)。宴上除了男賓,還邀請了女星張仲文、崔冰、女作家郭良蕙、華僑周秀蘭等等女性名流,但最重要的客人,當屬年屆70歲的交通銀行監察人──吳家元。

吳家元,字季玉,是監察院長于右任的摯友,也與戴笠、杜月笙等人交遊,光是提到這幾個人名,就無須多描述此人在黨國上流社會的地位有多麼崇高了。儘管如此,吳家元幽默風趣、易於相處,人又慷慨大方。他從香港來台不過半年,期間四處參與飯局,眾人也喜歡他的相伴。

然而,總是與眾人把酒言歡的吳家元,卻突然不再談笑風生了。他的眼神恍惚,面露倦容,表情看來心事重重。眾人不知吳老先生發生何事,只當他可能近日較為疲倦,便未多問。 晚間9點半左右,眾人談得正歡,吳家元卻起身離席,說是要親赴另一個朋友的約。

「我開車送您去吧。」其中一位客人熱切提議道。「不必麻煩了,我招計程車去就好。」吳家元婉拒了。語罷,他便走向宅邸外頭,蒼老的身軀沒入台北的夜晚之中。 那便是與會眾人看見吳家元的最後一面。

(命案發生的中山北路105巷)

交友愈廣闊,仇家愈不會少

酒宴隔天9月14日早上7點左右,中山北路105巷的居民出門,看見一個身中多刀、血流成河的白髮老翁側臥在地,顯然早已氣絕多時。目擊者急忙聯繫住在附近的檢察官周德美,由周德美聯絡中山一派出所,前來調查命案。

調查人員很快就發現,這位死者不是別人,正是負有盛名、與國民黨政高層交好的交通銀行監察人吳家元。如此重要的人物,竟然獨自一人慘死在台北市的巷弄之中,實在是讓人百思不得其解。中華民國治安機關不得不繃緊神經,不敢有所疏漏,立刻展開全面調查。

吳家元,字季玉,長期住在香港。他把家人留在那裡,在半年前來到台灣,據說是要為長年摯友于右任祝壽。吳家元獨自住在永康街7巷,家中請了兩個女傭服侍起居,家庭關係方面算是單純。然而吳家元交遊廣闊,與台灣各界社交圈交流頻繁,光是整理他複雜的人際關係,就讓警方深感頭大。

吳家元被發現時身著深色西裝、白襯衫、黑領帶跟黑皮鞋,但無論這些華服原先是什麼顏色,上面已經全部沾滿腥紅的血跡。根據法醫宮可仁的檢驗,他全身上下一共有42處大小傷口,主要致命傷在胸部,左手臂因為試圖抵擋兇手的攻擊而多了5道傷口。另外,傷口有一種特殊的三角形狀,顯然是凶器的特徵。

警方調查吳家元可能的遇害時間,發現在9月13日晚間9點多,中山北路105巷的居民在看電視節目時,曾經聽到窗外傳來一陣慘叫聲,時間與吳家元離開永康街晚宴大致相符。此外,中山北路巷道因為葛樂禮颱風剛肆虐過,仍是多處泥濘,但吳家元的皮鞋鞋底卻相當乾淨,這表示他可能到了中山北路105巷、下車行走後不久,就慘遭殺害了。

吳家元為什麼會隻身前往中山北路105巷?在颱風過後、泥濘的暗巷之中,又是什麼人在那裡等著奪走他的性命呢?

shutterstock_1417367297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com/達志影像

究竟是什麼「重要的約會」?

警方調查吳家元生前最後一日的行蹤,然而,這個謎團引他們陷入的泥淖,並不比葛樂禮颱風帶來的泥濘來的容易脫出。據吳家元女傭的說法,吳家元在晚間7點多待在家中,送走下午來的客人,等待接下來一同赴宴的兩位太太前來。吳家元還隨口抱怨了幾句:「怎麼約好了7點半赴約還不來。」

直到兩位太太終於姍姍來遲,其中一位卻想要臨陣脫逃,不願赴約;只見吳家元好言相勸,終於把兩位女伴都勸上車,三人一同去了永康街17巷的晚宴。在那之後,女傭就再也沒有看到吳家元的身影。

晚宴客人們回憶道,吳家元與兩位女伴大約在8點左右才到晚宴現場。從頭到尾,原本個性豪爽、談笑風生的吳家元,那天晚上臉色卻異常凝重,顯然心事重重。一到9點左右,吳家元便起身表示有「重要約會」,不得不暫時離席,請大家等他回來。想不到吳家元就再也沒回來了。客人們一想到前一天晚上還一起吃飯說笑的好友,就這樣天人永隔,難免感傷落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