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器人大軍侵巢而出:你準備好和「他們」一起生活了嗎?

機器人大軍侵巢而出:你準備好和「他們」一起生活了嗎?
Photo Credit: Peyri Herrera CC BY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人們應如何看待機器人:「從短期來看,我們高估了科技,但從長期看來我們卻低估了它。」

整理:蔡宜蒨

你想像過人們與機器人共同生活的場景嗎?你心中未來機器人世界的圖像是怎樣呢?

可能是機器人取代服務業與製造業,或是電影《大英雄天團》中白色圓滾滾的杯麵(BayMax)提供醫療照護功能,甚至像是電影《雲端情人》可以跟人工智慧系統談場戀愛。而這樣科幻電影中所出現的機器人場景,離我們可能也不遠了。

目前其實已經有許多在企業或在人們日常生活中工作的機器人。

在浙江金華一家餐廳,有家餐廳以夫妻檔機器人送餐作噱頭,提供機器人送餐服務,在中國大陸受消費者歡迎。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在浙江金華一家餐廳,有家餐廳以夫妻檔機器人送餐作噱頭,提供機器人送餐服務,在中國大陸受消費者歡迎。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在德國東邊的一個城市伊爾默瑙(Ilmenau)有個機器人酒保Carl。由一位機械電子工程師Ben Schaefer的機器人公司所生產。Carl會調雞尾酒,也會與客人進行簡短的對話互動。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在德國東邊的一個城市伊爾默瑙(Ilmenau)有個機器人酒保Carl。由一位機械電子工程師Ben Schaefer的機器人公司所生產。Carl會調雞尾酒,也會與客人進行簡短的對話互動。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在大阪一家購物中心,Robovie-II機器人在2010年上路,協助顧客購物。是由日本京都市「國際電氣通信基礎技術研究所」(ATR)的智慧機器人部門研製。機器人會在門口招呼客人,協助提購物籃、提醒購買購物清單上的商品或指引在商場中迷路的人。

在大阪一家購物中心,Robovie-II機器人在2010年上路,協助顧客購物。Robovie-II是由日本京都市「國際電氣通信基礎技術研究所」(ATR)的智慧機器人部門研製。機器人會在門口招呼客人,協助提購物籃、提醒購買購物清單上的商品或指引在商場中迷路的人。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另外也有廠商製作外表酷似人類的擬真機器人,與人的相似程度高,不仔細看可能不會發現是機器人。

Japan Android Robot

機器人地平愛子(Aiko Chihira)是東京三越百貨的迎賓員,負責招呼走進來的顧客,2015年4月20日是他第一天上班的日子。 這款仿人機器人由 東芝(Toshiba) 開發,百貨公司希望機器人能幫助顧客有效地做導引工作。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科技進步神速,人們擔憂在未來機器人會跟許多人搶飯碗。全球權威的IT研究與顧問諮詢公司高德納(Gartner) 預期 2025 年前,軟體、機器人、智慧機器會取代至少3分之1的工作。

但也有人主張不需要過度憂慮,機器人可能是解決未來人類社會問題的重要科技發明。

羅德尼.布鲁克斯在TED演講「為什麼我們將依靠機器人」中曾引用知名科幻小說家亞瑟·查理斯·克拉克的一段話來說明人們應如何看待機器人:「從短期來看,我們高估了科技,但從長期看來我們卻低估了它。」

隨著人工智能、科技進步的發展,人們開始害怕某些工作將被取代,正是高估科技短期影響的一種表現。但從長期看來,羅德尼.布鲁克斯則表示擔心我們能否達到所需的科技水平,認為在這個工作年齡的成年人日趨減少,而退休人員日趨增加的時代,機器人對我們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因應這個世界人口老化趨勢,服務型(陪伴型)機器人應運而生,需求也普遍被看好。

有款機器人Pepper大受歡迎。2015年2月底一上市就掀起風潮,限量賣給應用程式的研發人員的300部Pepper在網路上1分鐘內就售罄。

由日本軟體銀行(SoftBank)與法國Aldebaran Robotics共同研發、鴻海生產的機器人Pepper在2014年12月正式進駐日本知名家電賣場,擔任雀巢咖啡機銷售員。雀巢表示,2015年底前計畫拓展到全日本共1,000家家電賣場或大型超市。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由日本軟體銀行(SoftBank)與法國Aldebaran Robotics共同研發、鴻海生產的機器人Pepper在2014年12月正式進駐日本知名家電賣場,擔任雀巢咖啡機銷售員。雀巢表示,2015年底前計畫拓展到全日本共1,000家家電賣場或大型超市。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Pepper身高120公分,體重約28公斤, 軟銀社長孫正義稱這是全球第一個以陪伴為設計目的,並實際投入一般消費市場的等身人形機器人。Pepper胸前配備1個10.1寸的觸控螢幕,體內有連接無線網路的裝置。嘴巴的攝影機具有聲音辨識、距離辨識能力。

最有特色的功能是它可透過感應器與語音辨識,搭配雲端資料庫,透過人類的臉部表情、聲調和語言,辨識對方的情緒,並且做出適當的反應。

機器人店員Pepper搭載雀巢咖啡專用App後,懂得向消費者解釋不同型號的咖啡機各有哪些特色。透過對話,Pepper可以掌握消費者的需求,並推薦最適合的機型。不但會賣咖啡機,Pepper還具備娛樂功能,會和來往的消費者玩猜謎或小遊戲。

另外Pepper也現身在今年日本「niconico超會議」展場上。機器人APP的開發專家推出「Pepper神社」服務,只要有信眾前來參拜,機器巫女Pepper,就會出現幫忙祈福。

在2015niconico超會議展場上,Pepper穿上紅白祭祀服,化身為機器女巫驅魔祈福。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在日本「2015niconico超會議」展場上,Pepper穿上紅白祭祀服,化身為機器女巫驅魔祈福。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Pepper可發揮的作用不僅於此。Pepper曾到日本到東京都國分寺市的西戀窪特殊養老院拜訪,陪老人或失智患者玩遊戲、唱歌、表演舞蹈等。試用Pepper之後的效果非常好,Pepper要離開時,老人們還會依依不捨地問他下次何時再來。

Nao機器人與Pepper系出同門。高58公分、重5.4公斤的NAO,與高121公分、重28公斤的Pepper相比,尺寸顯得較為迷你。

日本三菱東京UFJ銀行今年4月做了一個全球金融業的創舉,將人型機器人「NAO」導入少數分行,幫忙招待來往顧客。Nao可以負責指引顧客走到外幣兌換窗口和自動提款機,減輕行員的工作負擔。

NAO除了可以辨識說話對象的聲音和臉,還會說19國語言,與不同國家的顧客溝通。由於NAO的膝蓋、手臂等關節都可以轉動,因此可以擺出許多姿態,和人類溝通時也更生動。

一位銀行行員正在跟機器人Nao互動。人型機器人Nao是由法國Aldebaran Robotics開發,在日本三菱東京UFJ銀行中,他能使用日文、英文、中文提供基本的銀行資訊服務。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一位銀行行員正在跟機器人NAO互動。人型機器人NAO是由法國Aldebaran Robotics開發,在日本三菱東京UFJ銀行中,他能使用日文、英文、中文提供基本的銀行資訊服務。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有款與NAO同系列的擬人化機器人Zora,在今年也被法國巴黎近郊的Issy-les-Moulinerux的養老院正式啟用,是法國有史以來第1次在養老院中使用機器人。

Zora可以回答簡單問題,執行搖出賓果遊戲機中的號碼,也可提供體操課程或是朗讀資訊等功能。除了法國外,目前荷蘭與比利時也已經有約80台Zora機器人用在老人安養院居家照顧上。

在21世紀的今天,許多歐美、日本等高齡化國家紛紛積極訂定政策,思考如何解決日益嚴重的「老」問題。而其中,機器人或許就是解決問題的那道曙光。

例如丹麥「從搖籃到墳墓」福利體制中的配套措施中,派機器人到丹麥國營的老人安養中心做清潔工。在英國是由布里斯托大學和西英格蘭大學合作,開發出能陪老人並提供照顧的機器人,以應付過去25年來英國85歲以上人口速增1倍多的問題。

在機器人開發科技進步發展下,機器人的應用會愈來愈多元、價格將日趨親民。

富士軟體過去推出的小型對話機器人「Palro」曾引入橫濱市的養護中心「芙蓉苑」,只需要月繳3萬日圓(約台幣7680元)便可長期租借。而Pepper本體價格是21萬3840日圓(約5.2萬台幣),若要使用應用程式與保固維修服務,3年需付95萬6448日圓(約23.6萬台幣)。今年夏天起,家用型Pepper將開放販售給一般顧客,進入家家戶戶中。

無論餐廳服務、家庭瑣事、監視行動和環境的清潔,或是應用於醫院的服務性機器人、照護養老院的老人及失智患者,或許在不遠的將來,機器人將會滲入人類生活中,成為人類生命中的好夥伴。

如果您認同TNL的選文標準,歡迎在這裡推薦您認為「應該」要報導的新聞給我們。

Photo Credit: Peyri Herrera CC BY ND 2.0

核稿編輯:羊正鈺


猜你喜歡


【影評】《沉默呼聲》:會不會有一天,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影評】《沉默呼聲》:會不會有一天,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時,沈默也是一種謊言」從導演李雲翔的角度來看,這些越不被關注的話題,越應該花時間去了解,從他執導紀錄片《活摘》、《求救信》到這部真人真事改編的《沉默呼聲》,都一再挑戰許多人不敢觸碰的敏感神經。

「自由就像空氣,你只會在窒息時,才會察覺到它的存在。」對於身處臺灣的我們,尤其是對1990年後出生的人來說,透過選舉投票、上街遊行、訴諸法律來維護個人權利,彷彿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其實民主、自由、人權並非一蹴可幾,而是好幾個世代努力爭取來的甜美果實。由李雲翔執導的《沈默呼聲》,便是一部試圖讓觀眾重新省思自由與人權如何得來不易的電影。

由真人真事改編,甫於2021年獲得奧斯汀影展觀眾選擇獎的《沉默呼聲》劇情敘述1999年夏天,兩對清華大學的學生情侶因為信仰法輪功,讓他們原本無憂無慮的生活在一夕之間全變了調。謊言、栽贓、囚禁、凌遲,這些血淋淋的真實修羅場,無聲無息地染紅了中國的土地。由於這段恐怖的經歷,也讓他們與美國記者丹尼爾產生了交集,是為真相帶來一道曙光,或是一切都仍是未完待續?

雙重敘事線展開各自的掙扎與共鳴

《沉默呼聲》有兩條主要的敘事線,一條是男主角王博宇的學生線,另一條則是丹尼爾的記者線。王博宇是一名清華大學電子工程專業的博士研究生,他所信仰的法輪功被中國政府視為「眼中釘」,當掌權者開始迫害法輪功的學員,無法沉默的他藉由發傳單、拉布條、氣球飄書等機智手法,為自己的信仰與真相奮鬥,但這個看似再平凡不過的訴求,卻為他與身邊的人招來一連串的苦難,讓他感到心力交瘁。

31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另一部分,美國芝加哥郵報記者丹尼爾,過去曾經撰寫過六四天安門事件的相關報導而遭到中國驅逐。當他好不容易再度踏上中國土地時,又碰到了法輪功事件,讓他開始感到動搖,直到後來目睹男主角一行人試圖揭穿謊言的行動,加上事件越來越甚囂塵上,讓他重燃記者魂,決定為受害者發聲,將這些極力被掩蓋的真實公諸於世,兩條敘事線也終於產生交集和共鳴。

30-1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無聲是種無奈,亦是種被消音的選擇

不少人可能都有在路邊看過法輪功的學員在宣揚他們所信仰的理念,但若要進一步討論法輪功的理念時,有多少人能講出貼近事實的認知?根據統計,1999年時,中國有七千萬人習練法輪功,而這樣的「勢力」被視為威脅到中國政權的穩固,所以促使中國政府採取一連串的打壓、迫害與抹黑行動,「被消音」的情況導致許多人根本不知道其中的真偽,這也是《沉默呼聲》導演李雲翔為什麼拍攝這部片的原因之一。

導演李雲翔在接受採訪時提出了這樣的問題:「為什麼沒有更多的人來拍這些故事?」他認為現今的影視產業,為了不想要放棄中國市場,都會先自我審查電影題材,甚至主動迎合中國政府「批准」的故事內容。但從他的角度來看,這些越不能被關注的話題,越是應該花時間去了解,所以從執導紀錄片《活摘》、《求救信》到這部真人真事改編的劇情片《沉默呼聲》,都一再挑戰許多人不敢觸碰的敏感神經。

25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現實比電影更加風聲鶴唳

由於題材相當敏感,所以《沉默呼聲》劇組選擇在台灣跟加拿大兩地取景,即便拍攝場地不在中國,拍攝過程中還是面臨到不少困難,像在選角、租借場地時都遇到很多挑戰,更不用說要在台灣上院線時的阻礙連連。然而,正是這樣的困境,更讓我們看見這群新生代演員令人印象深刻的演技。尤其是當王博宇走過監獄長廊時那五味雜陳的神情,包含著對家人的思念、以及屹立不搖的堅持,光是這段畫面就值得再看一回。

44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德國牧師馬丁尼莫拉曾經寫過這樣的詩文:「起初,納粹抓共產黨人的時候,我沉默,因為我不是共產黨人……當他們抓猶太人的時候,我沉默,因為我不是猶太人。最後當他們來抓我時,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身處在自由社會的我們,當然可以繼續做沉默的大眾,選擇忽視旁人的不公不義,但誰又能保證眼前的歲月靜好,不會一夜翻盤?或許歷史紀錄是生冷的,但電影藝術是溫熱的,請一起走進戲院感受《沉默呼聲》帶來的省思及啟發吧!

《沉默呼聲》
上映日期:2022.8.12
上映地點:全台戲院同步上映
購票資訊詳見官方網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