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稱去年捐贈疫苗受阻,王必勝澄清是「選舉惡意操作」,周玉蔻批評言論引發攻擊事件

慈濟稱去年捐贈疫苗受阻,王必勝澄清是「選舉惡意操作」,周玉蔻批評言論引發攻擊事件
圖為BNT疫苗空瓶|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王必勝澄清,政府沒有去督導「復必泰」的字樣,復必泰的現貨也一樣有收件。台積電當時稱與合約不符,要求機上人員拆除復必泰的外箱宣傳布條,沒有發生所謂慈濟人上飛機撕標籤、否則政府不簽收的問題。

日前慈濟疫苗採購推手接受媒體採訪,表示慈濟當初想捐贈疫苗,卻有工商業大老表示會被政府勸阻,而在疫苗採購完成到貨後,還有慈濟人上飛機扯掉「復必泰」字樣的布條。對此,指揮中心在記者會上澄清是因與原廠洽談時需有政府出面,且有復必泰字樣的疫苗當時都有收件,「過程中大家都有協助,沒有誰卡誰」。

事件在政界、媒體界都引發風波,台北市長參選人黃珊珊在媒體上隔空批評中央,指稱疫苗採購「只有一個關,就是中央政府的關」。而媒體人周玉蔻發表批評慈濟的言論後,慈濟支持者心生不滿到《放言》辦公室理論,卻發生攻擊事件。

指揮中心說明疫苗採購經過,稱復必泰疫苗也有抵台

根據《聯合報》報導,慈濟疫苗採購的推手、慈濟慈善基金會執行長顏博文表示,慈濟在去(2021)年5月中旬決定採購疫苗前,接到許多來自政界、工商業界等大老的電話,説「買不到的,不要浪費力氣」,才知道原來許多工商業大老想買疫苗,卻被政府勸阻、或說政府自有安排。政府也不斷說明,買疫苗是政府權限,並未授權。

除此之外,上海復星擁有亞洲區BNT(輝瑞-BioNTech疫苗)疫苗代理權,顏博文指出,經談判協商後,最終新聞稿以中、英文並陳,且外包裝不可以有「復必泰」的字樣。首批疫苗到貨時,部分標籤仍印有復必泰,且懸掛復必泰布條,因此還有慈濟人先上飛機貨艙,扯掉復必泰的布條,我方政府才肯簽收。

對此,指揮中心疫情監測組組長周志浩在今(12)日的記者會中,說明購買BNT疫苗的經過。周志浩表示,最早在2020年的8月就有和BNT總公司開會,並於8月28日向我國專家、指揮中心人員進行第二期臨床試驗結果的報告。同年11月開始直接洽商BNT公司,12月4日簽了保密協定,到12月底公司寄出最終合約版本,1月6日我國經行政程序完成簽署。

然而,1月8日用電子信箱和BNT公司確認新聞稿要公開揭露的事項時,公司原本沒有意見,4個小時後又寄信過來,要求刪除新聞稿中的「我國」2個字。隔日,指揮中心把「我國」2字調整成「台灣」,1月11日公司回信說感謝修正,卻又在1月15日寄信表示,因為全球疫苗調度供應的關係,沒有辦法簽署合約。

指揮中心指揮官王必勝指出,其實當時都已經和BNT公司談好,但在最後一刻「因為外力,可以說就是中國的政治力介入,沒有牽成」,到2021年7月中的時候,德國的議員也有接獲相關訊息。

0912-4
Photo Credit:指揮中心
指揮中心指揮官王必勝指出,其實當時都已經和BNT公司談好,但在最後一刻「因為外力,可以說就是中國的政治力介入,沒有牽成。」

周志浩表示,直到6月1日,永齡基金會和鴻海向食藥署申請500萬劑疫苗專案輸入,6月12日食藥署發給有條件的專案輸入許可。另外6月26日總統蔡英文和慈濟證嚴法師視訊,感謝慈濟對社會的關心和協助,慈濟逐步正式表示要捐贈疫苗,接下來就陸續和永齡基金會、台積電與慈濟洽談疫苗捐贈事宜,簽署採購合約和捐贈合約。

王必勝解釋,6月各單位表示願意出資後,洽詢原廠時還是要求政府出面做EUA(緊急使用授權)擔保,否則不願意賣疫苗。當時政府和台積電、鴻海在1個月內開了13次專案會議,完成簽約,慈濟表達願意捐贈時,政府也用相同模式簽約,最後3個單位都順利簽約、交貨完畢。

王必勝澄清,政府沒有去督導「復必泰」的字樣,復必泰的現貨也一樣有收件。台積電當時稱與合約不符,要求機上人員拆除復必泰的外箱宣傳布條,沒有發生所謂慈濟人上飛機撕標籤、否則政府不簽收的問題,慈濟疫苗更沒有被政府官員阻擋,「過程中大家都有協助,沒有誰卡誰。」

王必勝認為,有部分人士利用選舉、政治的情況做惡意操作,有混淆時序、造謠的情況,令人遺憾,希望民眾不要相信他們。

慈濟捐贈疫苗事件,政界、媒體人都遭波及

綜合《聯合報》《ETtoday》報導,疫苗捐贈時任衛福部部長、民進黨台北市長參選人陳時中否認政府有阻擋捐贈疫苗,是因為疫苗販售在國際上都是緊急授權使用,以國家為單位,其他有經驗的人才會告訴慈濟有這樣的困難。

無黨籍台北市長參選人黃珊珊回應,去年北市府向各疫苗大廠洽詢購買疫苗時,也發公文給中央詢問,因為代理商只和中央政府來往。但當時中央說要符合ABCD各種項目,北市府採購疫苗的困難度和慈濟差不多,就是中央的許可問題及條件問題。

至於採購疫苗是否是中央卡關,黃珊珊表示:「它只有一個關,就是中央政府的關」,誰都想買疫苗,但在過程中「不管是慈濟也好,郭台銘也好,中間這個關,大家都知道卡在哪裡。」

對於顏博文的說法,媒體人周玉蔻批評:「一般社會大眾為什麼也要傻傻的被牽著鼻子,尊呼證嚴法師為『上人』?」他表示,近幾十年新興宗教和法師、媽祖信徒在台灣掀起的惡風穢語,不是一句「不真」可以形容的。他還指出,自己從不認為用捐款「買來」的慈濟董事,早年黨國媒體洗腦出來的社會位置,有什麼了不得的,「夠了,那一幫子慈濟人該收手了。」

周玉蔻的言論之後引發更大風波,根據《自由時報》報導,稍早有1名43歲的田姓男子不滿周玉蔻所言,前往周玉蔻創辦的媒體《放言》辦公室,說要和周玉蔻理論。由於周不在辦公室,1名傅姓主管出面和田姓男子對質,後來要求他離開時發生拉扯,田姓男子拿鋼杯攻擊傅姓主管頭部,還咬傷他。警方到場時,田男雖稱自己也被打傷,但身上沒有任何傷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