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著唸和倒著唸不一樣,《非常律師禹英禑》的翻譯爭議真的能算是疏失嗎?

正著唸和倒著唸不一樣,《非常律師禹英禑》的翻譯爭議真的能算是疏失嗎?
Photo Credit: 截圖自《非常律師禹英禑》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照原文翻是多數譯者都能做到的保險做法,但「黑吃黑、多倫多、石榴石、文言文、鹽酸鹽、禹英禑」是只有該譯者才能想出的好譯筆(至少我目前都想不出來),不但很符合劇情、案件類型的需求,又很有趣,所以我喜歡。身為一個觀眾,我認為這樣的譯法,已經充分具備在短時間內理解劇情的所有資訊。

文:謝淑芬

最近在方格子閱讀一篇文章,內容探討Netflix翻譯爭議,造成許多人將「禹英禑」唸成「ㄩˇ英ㄩˇ」。

先講結論,以同業角度,個人非常欣賞「我叫禹英禑,正著唸倒著唸都一樣,黑吃黑、多倫多、石榴石、文言文、鹽酸鹽、禹英禑」的翻譯。照這麼說來,或許我也不是一位信達雅的譯者吧。

翻譯其實是個貌似有標準答案,但經常沒有的工作,同樣的句子在不同譯者眼裡有無限翻譯可能。以個人工作經驗來說,甚至有前一天喜歡到覺得獲得全世界的譯法,隔天就棄如敝屣毫不猶豫改掉。

也就是說,即使每個翻譯都在追求精準傳達,也在有限時間、資源和條件內盡了最大努力,但永遠有更完美的解法,而且這些解法經常很機車,會在交稿後的某瞬間靈光乍現,讓人覺得自己前幾天到底為何如此笨,很想穿越到過去修改。

比起談論Netflix翻譯的美中不足,我更想說說自己為什麼喜歡這個翻譯。

其中很大的原因,是這個翻譯非常吻合韓劇這類案件的「目的」。翻譯有許多種不同類型,譯者也會根據不同類型的案件調整譯筆。合約、商業簡報、影劇、漫畫、書籍等不同的題材,需要的文筆都不一樣。

而我認為影劇翻譯的目的,就是在字幕稍縱即逝的時間裡,讓觀眾了解這個台詞想要傳遞的氛圍和意思,沉浸在戲劇裡。而原台詞中最重要的訊息應該不是「기러기(大雁)、토마토(番茄)、스위스(瑞士) 인도인(印度人) 별똥별(流星)」正反唸起來都一樣,而是「禹英禑」這三個字的韓文唸起來正反是一樣的,就像「大雁、番茄、瑞士、印度人、流星」這些詞的唸法

也就是說,後面那串是舉例。而「黑吃黑、多倫多、石榴石、文言文、鹽酸鹽」正好符合了台詞想要舉例的概念,不需要額外解釋,觀眾就能立刻明白劇情。

的確,譯者確實可以像其他平台一樣,如實照原文翻譯並附上註解,這樣是最萬無一失的做法,但相對觀眾投入程度也會打折。另外,身為一個也把「禑」唸成「ㄩˇ」的忠實觀眾,我摸著自己的良心說,就算後面那一串都照原文翻,我也還是會唸錯,並不會唸成正確的「ㄨˊ」。

那麼這個誤導,真的可以說是翻譯的疏失嗎?我想答案應該很有趣。也就是說,改不改譯和所謂的誤導發音並不存在因果關係(英禑口吻XD)。

那麼,譯者知不知道「禹英禑」頭尾唸起來不一樣呢?我想99%是知道的,起碼我的電腦打「ㄩˇ」時不會出現「禑」,譯者全劇不曉得要打這個字多少次,不太可能沒發現。那他為什麼不改?是否有更好的漢字選擇能替代,最好是同義而且還唸「ㄩˇ」的那種呢?

答案是很有困難,因為第一集劇情中下列的台詞已經限定女主角名字所使用的漢字: 「我的名字是玉英的『英』和有福氣的『禑』,意思是像花一樣美的福星。但伶俐的『伶』和愚蠢的『愚』會不會比較適合我呢?」(原文是:「내 이름은 ‘꽃부리 영英’에 ‘복 우禑’. 꽃처럼 예쁜 복덩이란 뜻입니다. 하지만 ‘영리할 영伶’에 ‘어리석을 우愚’가 더 어울리지 않았을까요?」)

韓文的漢字也有各自的意思,目前在NAVER字典可以看到發音為woo又擁有福氣含意的漢字有「祐」和「禑」(見下圖)。也就是說,原譯已經在兩者中選出了看起來比較像「ㄩˇ」的那一個,而韓語和中文漢字發音不同這件事,應該是滿難克服的先天條件。為了尊重原作,也少有譯者在明知正確漢字的情況下擅自替女主角改名只為了讓發音一致。

1662980215989
Photo Credit: NAVER字典

另外,有趣的是Netflix的英文翻譯也沒有採用原文,一樣是用英文中正反唸起來相同的單字呈現“My name is Woo Young-woo, whether it is read straight or flipped. Kayak, deed, rotator, noon, racecar, Woo Young-woo”。

韓國媒體《韓國聯合通訊社(연합뉴스)》在這篇報導中採訪了Netflix相關工作人員,報導中指出,因為宣傳預告時,相關工作人員尚未整握整體劇情的細節資訊,才按照預告原文使用tomato, Swiss等單字直譯,直到該劇公開後進行正片譯製時,考量劇情整體脈絡,才定案為上述正式翻譯。

唯一的例外只有「驛三站」,因為女主角在講台詞時有出現特寫,為了原汁原味呈現韓文,才保留原文直譯“Yeoksam Station”。這似乎說明了中文正式翻譯也沒有改譯驛三站的原因。

順便好奇了一下日文翻譯,日文採用的則是「キツツキ(啄木鳥)、トマト(番茄)、スイス(瑞士)、子猫(小貓)、南(南方)」,除了番茄和瑞士剛好因外來語發音一模一樣,其他也都使用日文中的回文發音單字。

因此,可以合理推測中文改譯也是發行商Netflix的翻譯團隊為了劇情脈絡刻意為之的選擇,既沒有不尊重編劇,而且應該不只臺、日、英譯製這麼進行。

照原文翻是多數譯者都能做到的保險做法,但「黑吃黑、多倫多、石榴石、文言文、鹽酸鹽、禹英禑」是只有該譯者才能想出的好譯筆(至少我目前都想不出來),不但很符合劇情、案件類型的需求,又很有趣,所以我喜歡。身為一個觀眾,我認為這樣的譯法,已經充分具備在短時間內理解劇情的所有資訊。


猜你喜歡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Photo Credit:遠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往除了政府、金融及電信等特定產業,企業對於資安的投資相對保守。隨著上市櫃公司指引的修正將規範逐步擴大到各級產業,加上各種勒索攻擊等事件頻傳,大型企業尤其電子製造業,對資安風險的重視與需求也明顯上升。

法規驅動資安投資升溫,供應鏈數位化的資安缺口引關注

成立於2004年的數聯資安,擁有全台首座企業級資安監控中心(SOC),2009年成為遠傳100%子公司後,整合集團豐富資通訊網路資源,提供專業資安監控、檢測、治理等解決方案及顧問服務,成為企業數位轉型路上最可信賴的資安夥伴。

數聯資安總經理李明憲觀察,近來企業關注的供應鏈資安議題主要有兩個面向,一個是從技術面去應對供應鏈上下游數位化串聯所形成的間接攻擊威脅,以及軟體開發來源是否被內植惡意軟體而形成的資安缺口;加上疫情以來大量遠距工作引發的資安風險,「零信任(Zero Trust)架構概念」也受到更多產業的重視。

資安長首重理解企業商業價值,從管理面完善風險排序與資源配置

另一個面向則是管理面,去年底金管會公告要求111家第一級上市公司設置資安長與專責人員,並且對資訊資產盤點、資安管理制度的建立稽核等都有完整規範,帶動了企業的剛性需求,加上資訊與通信科技(ICT)、半導體等供應鏈受到國際大廠客戶的要求,因此今年以來導入ISMS資訊安全管理制度/ISO27001認證受到高度詢問。

配圖一_ISO認證
Photo Credit:遠傳
數聯資安擁有業界唯一通過ISO三項認證的SOC中心,以及第一套國人自行研發的資安管理系統。

李明憲建議,企業應洞悉資安指引背後的意義:資安就是風險管控,當資源有限,要找出最優先防護的重要資產,並每年重新盤點風險來源。例如企業因應疫情從實體通路轉進電子商務,當營運模式改變,資安的重點就應有所調整。

由此來看,企業如何找到合適的資安長?李明憲也建議,「技術純熟非首要考量,資安長應對企業的商業營運模式有充分理解,能據此定義風險來源並排序重要性,進而作資源配置和建立制度。」以製造業來說,重要資產可能在運營科技(OT)端,不在資訊科技(IT)的管轄範圍,因此資安長要跳脫傳統IT的框架,從更高點來思考風險和資源配置。

破除迷思:資安非零和遊戲,未來靠AI大數據應對進化的風險

李明憲也提醒,過去的思維可能以為投入資安防護就不會發生事件,但進入到數位化與物聯網的時代,資安風險範圍太廣,佈防成本相對提高,因此最重要的還是損失要可控管。

隨著風險不斷進化,李明憲也期許數聯資安結合母公司遠傳的「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策略,針對數量龐大的資安事件及警告,運用大數據的整合關聯分析,並透過AI機器學習來偵測異常行為,及早找到潛藏的風險和威脅來源,以差異化的解決方案,成為資安託管服務供應商的領導者。

本文章內容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