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眼中盯】跟尚書大人一樣機靈的英國「抗中首相」特拉斯,隨時再來個髮夾彎也不意外

【關鍵眼中盯】跟尚書大人一樣機靈的英國「抗中首相」特拉斯,隨時再來個髮夾彎也不意外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歐美政治人物來說,口號反中是獲得正面公關的廉價又有效辦法,但綜觀英國國內經濟困境,以及新任首相特拉斯長久以來缺乏中心思想、不斷髮夾彎的表現,「抗中」恐怕只是為了市場需求而喊出的口號。

在強森(Boris Johnson)三年多施政終因內閣成員大量辭職而終結後,經過月餘黨內外選舉,原任外交大臣的特拉斯(Liz Truss)得到81326張保守黨黨員選票當選黨魁,成為最後一個與伊莉莎白二世握手的英國首相。

不討論英國選制讓少數黨員就能(暫時,直到下一次大選前)決定國家領導人的狀況,也先忽略保守黨議員投票時特拉斯只有得到約三分之一的支持,大部分台灣媒體給她的標籤與期待,就是「抗中首相」。

但即便這個論述,也沒那麼準確。

特拉斯擔任貿易大臣期間,英國對中進口增加44%

確實,隨著強森逐漸跛腳,特拉斯的聲勢在保守黨內水漲船高,也讓她在2022年初從原本的外交部Instagram拍照網紅,開始搭上歐美政治人物批中的風潮。

從2月中國支持阿根廷聲稱擁有福克蘭群島主權時駁斥、4月底俄烏衝突時警告中國「照規矩來」、8月裴洛西訪台後也要求中國「以和平方式消弭衝突」,甚至在競選政見裡承諾,將把中國定義為「威脅」,直至她當選英國首相。

然而,就像那些把反俄或反中當作主戰場,以稀釋國內內政問題的政治人物一樣,若把特拉斯政治生涯拉長檢視,她或許沒有那麼反中。

根據聯合國商品貿易統計資料庫(UN COMTRADE)統計,在特拉斯擔任英國國際貿易大臣的三年間(2019到2021年),由中國進口英國的貨物價值從2018年的630億美元直升超過44%,到達911億美元。

事實上,早在特拉斯擔任國貿大臣時工黨就曾提出警告,英國政府對於簽訂CPTPP的策略可能為中國開一個後門,而當時的外交大臣拉布(Dominic Raab)甚至遭到錄音報料,指其對幕僚表示「只和符合歐盟人權標準的國家做生意,會讓英國錯失未來的『市場發展』。」

話說回來,這些都是英國脫歐後的業障,當往東(歐盟)不可行,只好往西(美國)再往西(亞洲),但看到2020年特拉斯簽的那個表面上說超凡卓越,實際上83%好處都給到日本貿易商的雙邊貿易合約後,就知道為什麼英國對中貿易仍要直線上升。

當時拉布和強森遇到的問題,特拉斯首相任內都仍存在——今日甚至加上了更嚴重的通膨和能源危機——就算她想要改變貿易策略,恐怕也沒那麼大的空間。

從罵柴契爾到「Cosplay」柴契爾,特拉斯的無盡髮夾彎

就算除去英國現下的政經背景,特拉斯一路上的發言和立場,也很難找到足堪信任的一致性。

特拉斯學生時代積極參與立場為撤銷英國王室的自由民主黨(LibDem),喊著「柴契爾下台」,但畢業後不但加入保守黨,還是在強森這種黨內極端派的人之下飛黃騰達,天天學著柴契爾穿著走進走出發文;脫歐公投前她支持留歐,選後卻突然轉為脫歐派,表示「從中看到機會」。

特拉斯的黨內同僚羅根(Mark Logan)在她當選首相後,也在媒體投書裡說到十年前與當時還是食品環境大臣的特拉斯在上海共事時,就曾對中大力銷售英國啤酒與農產品,2014年特拉斯甚至帶領一個研究「為什麼英國學生數學那麼好」的參訪團。

或許這就是為什麼在那一年的保守黨代表大會,她會對於要去北京剪綵豬肉市場,那麼的興奮。

對歐美政治人物來說,在今天的地緣政治衝突大趨勢下,口號反中是獲得正面公關的廉價又有效辦法,但嘴上說之外,實際行為是真抗中還是分食中共好處的小狗,仍得先考量那個國家的實質利益之處,佐以個人從政脈絡與價值信仰,才能推敲出他在簽字的那一剎那,是真抗中還是假抗中。

在此之下,綜觀英國國內經濟困境,以及特拉斯長久以來缺乏中心思想、不斷髮夾彎的表現,「抗中」極有可能只是為了市場需求而喊出的口號,若因此期待「抗中首相」上任後可以真正對中國施壓、甚至為台灣帶來實質好處,恐怕暫時仍不能抱太大的期望。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