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把刀的《月老》,乍看是說愛情,實際說的是佛理

九把刀的《月老》,乍看是說愛情,實際說的是佛理
Photo Credit: 麻吉砥加電影有限公司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月老》遠超於一般商業化愛情電影,立意以及人物、場景的塑造均充滿驚喜,甚至可以說是超出了九把刀過往的任何一套電影作品,必定不能錯過這齣難得的傑作。

文:綰之

《月老》的故事分主、副二線進行,男女主角的愛情故事為主線,馬賊鬼頭成的復仇故事為副線。主線是十分標準的愛情公式:青春運動型男主角,愛上成績優異的女同學,一直追求女方;相愛後因某原因分開,最後放棄執念,成全女方。

主線相對平穩,但副線則藏了不少驚喜,甚至發現有許多地方契合了佛學理論。事後查閱網上影評,大多評論仍然採用典型分析愛情片的視覺來看《月老》。在此,筆者嘗試建構一套從佛學著眼的角度,重新審視《月老》。

佛學基本概念

入正文前,必須先認識一下基礎的佛學理論。在佛家眼中,世間一切有形與無形的存在,都是由「因」(主要因素)與許多的「緣」(輔助因素)結合而成的(佛家語:因緣和合)。舉例來說,種子是因;陽光、空氣、水份是緣;因、緣都齊備了,才會開花結果。

換言之,世間萬物都是因、緣「碰巧」結合才出現的,而因緣可隨時結合,亦會隨時離散,事物並沒有一個確實存在、永恆不變的本體,因此一切皆是空無、虛幻的(佛家語:緣起性空)。

人有許多執著,但當執著的對象必然是「空」的時候,便注定會落空,因而失落、傷心、惘然、痛苦,即所謂「有漏皆苦」。佛家當中的「我執」、「貪」、「癡」、「求不得」等術語,大抵都是描述這種由執著而生的痛苦。

因此,想要離苦得樂(涅槃),當中的必經階段便是「遣執」,消除自己的一切執著、執念,也就是網絡上常說的「斷、捨、離」。

關於「遣執」的覺悟,又會分為兩種:頓悟與漸悟。兩者的字面意思很顯淺,「漸悟」是逐級領略佛理,然後真正領悟;「頓悟」則是在一剎那間領悟。

要留意一點,頓悟指的,並非是無緣無故便忽然頓悟,而是透過不斷的修行、歷練,累積智慧(即使受歷練者可能自己沒有意識到累積),然後在某個觸發點融匯貫通,便領悟了一切。(頓悟的概念非常重要,下文會再提及。)

粉絲頻敲碗月老續集  九把刀鬆口有機會擴充
Photo Credit: 麻吉砥加電影提供

故事主調:緣起性空

故事開首男女主角初遇,男方(石孝綸,柯震東飾)便對女方(洪菁晴,宋芸樺飾)一見鍾情,自幼童時期便已不斷要求洪菁晴嫁給她。此段其實早已揭示了全套電影的主調,有一次洪菁晴提出,要待大家都長大了,才願意成婚。石孝綸問:「那我們怎樣才算是長大了呢?」,洪菁晴想了一會便答:「等你知道,什麼事都會變來變去的時候。」

有簡單讀過佛學的話,會發覺這句對白正是佛家真諦。「變來變去」的原因,便是世間的因緣不斷和合又不斷離散,根本沒有一個常住不變的本體,因此一切必將歸於空無。不論愛情、仇恨、甚至人的本身,亦復如是。這裡也預示了劇情的走向,所有愛恨情仇都被化解,重新洗牌。

劇中將對「變來變去」的體悟稱為「長大」,其實不過就是佛家所謂的「覺悟」。

【ifilm傳影互動提供】20211129《月老》劇照01
Photo Credit: ifilm傳影互動提供

遺忘、執著與救贖

個人認為副線是全劇的「戲玉」。馬賊鬼頭成在五百年前被官兵圍堵,危急關頭被一眾結義兄弟下毒出賣,一人一刀將鬼頭成殺死。他死後仍然執著於這段仇怨,即使在地府被奴役、囚禁了五百年,還是一心要回到人間復仇。

只是當他回到人間,向早已多次轉世的兄弟們尋仇後,才發現他們早已忘卻當年的事情。即使鬼頭成用盡各種手段折磨他們,似乎也無法喚醒其記憶。這裡便衍生出了一個問題:當仇恨的對象早已忘記舊日恩怨的時候,仇恨又該向誰去尋求化解?

這裡讓我想起了魯迅的短作《風箏》。

故事講述他年幼時,刻意毀掉了弟弟親手製作的風箏,認為那是「沒出息孩子所做的玩藝」;直到中年,才意識到自己間接毀掉了年幼弟弟的精神寄託,於是向弟弟重提舊事,希望得到對方的寬恕。然而,弟弟卻什麼也記不得了,根本無從說起,於是作者只能一直懷著那細小而沉重的虧欠。

事後魯迅的反思很精警:「全然忘卻,毫無怨恨,又有什麼寬恕之可言呢?無怨的恕,說謊罷了。」,這句話似乎也適用於《月老》。當然,《風箏》與《月老》兩篇性質未必相同,一個是自己虧欠了別人,一個是別人虧欠了自己;一個希望自己可以得到寬恕解脫,一個希望可以報仇雪恨——但其實鬼頭成的最終目的也是尋求自我的寬恕解脫,不過他自己尚未意識到這點而已。

既然仇恨已被忘卻,那麼恩怨又該向誰去尋求化解?在此導演給出了一個很「妙」的設定:蟬。

在鬼頭成前往殺洪菁晴的一段,他的執念強到了極致,執著於復仇,同時也執著於找到復仇的方法;但在現實中既報不了仇,又得不到解脫,剩下的唯一路徑,便是成魔。於是他渾身開始爆發強大怨氣,快將在人世入魔,即使牛頭馬面用盡全力,也無法遏止他。

此時石孝綸憤然拿起長矛,直刺向鬼頭成,一邊刺,一邊不斷地問「為什麼」。但在刺下去的那刻,石孝綸忽然看見了自己的前世:原來他曾經是一隻蟬,有次在石上翻倒,正在被一群螞蟻圍食;忽然有人伸出了手,輕輕將牠拈起,吹掉身上的蟻群,這時牠才得以生存,渡過了愉快的七天;而那救牠的人,正是前世的鬼頭成。

回憶起的一刻,石孝綸驀然拋下長矛,跪倒在地,不停的用力叩頭,重覆說:「謝謝、謝謝!那七天,我很快樂!」。聽著聽著,鬼頭成慢慢也就悟了,回憶起那天的這件小事,想起那天「救蟬一命」時的滿足;想起那天與一眾兄弟蹲在山上,義妹拋花生給他吃;想起那天風和日麗,一眾山賊如小孩一般無憂無慮,當原定要伏擊的商隊到來時,鬼頭成忽然放棄計劃,只說了一句:「今天,不殺囉!」,就此心滿意足地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