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棉看見台灣的影子(三):歷經了「大驅離」,柬埔寨現代化的鉅變是怎麼發生的?

在高棉看見台灣的影子(三):歷經了「大驅離」,柬埔寨現代化的鉅變是怎麼發生的?
暹粒水上浮村,高腳屋上的聚落,已經存在幾個世紀。近年漁獲量銳減,嚴重危及居民生 計。Photo Credit: Vutha Srey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以農立國的台灣,歷經了工業化與農村人口外流,推動台灣經濟轉型。同樣以農為本的柬埔寨,又是如何現代化?這場鉅變,為何造成鄉村人口流離失所、漂流他鄉?首先,讓我們看看土地如何成為商品,讓貧民在自己的國家無以為家。

編按:本文為系列文章,第一、二篇請見:在高棉看見台灣的影子(一):柬埔寨金邊也有台灣味?巷弄中的台灣鄉愁在高棉看見台灣的影子(二) :當曾經的成衣王國從台灣卸下擔綱後,如何在柬埔寨找到春天?

近二十年來柬埔寨經歷一場債務策動的大驅離,其背景是土地所有權制度的混亂、微型貸款興盛、農業現代化,以及房地產開發榮景。後果是農村人口大量流向都市,從擁有土地的農民變成孑然一身的勞工,在城市縫隙中艱難為家。這一場鉅變,是怎麼發生的?

大驅離》一書,描述21世紀全球經濟導致的大規模離散。不平等持續增長到某個階段,稱其為「驅離」(expulsion)更為準確。對社會底層而言,意味放逐於生存空間之外;對頂層的人來說,表示脫離身為社會成員的責任,在世界各地隨意落腳、在門禁社區自成一格。驅離—將人逐出人生計畫與生計、逐出群體身份、逐出自由民主核心的社會契約。柬埔寨的大驅離,是怎樣的過程?

以農立國的台灣,歷經了工業化與農村人口外流,推動台灣經濟轉型。同樣以農為本的柬埔寨,又是如何現代化?這場鉅變,為何造成鄉村人口流離失所、漂流他鄉?首先,讓我們看看土地如何成為商品,讓貧民在自己的國家無以為家。

01
Photo Credit: Lucy Chang
柬埔寨首座博物館—金邊國家博物館。傳統高棉建築隔開現代街市,彷彿落入時光機。

當代柬埔寨土地國家市場的浮現

柬埔寨土地國家市場的浮現,建立在戰爭流離失所的遺緒,以及薄弱政府治理的脈絡。1980年代末期,柬埔寨戰後土地所有權,從集體持有變成私人資產,導致大量土地糾紛,至今仍無法消解。1992匆匆通過的〈土地法〉(Land Law),允許個人以使用事實宣稱所有權,更加劇這場混亂,建構土地掠奪與權力濫用的舞台。

1999年樂施會(Oxfam)研究發現,負債與徵收導致大量土地轉讓,規模之大引起國際注意,推動2001年柬埔寨土地法更新,導入「系統化土地登記」(Systematic Land Registration,SLR)制度。SLR旨在建立地籍永續性,以解決土地產權不清的糾紛。透過建構統一、即時的所有權登記資料庫,將非正式的土地持有制度化,以保障土地權利。然而這套制度卻未減緩土地所有權向上層階級集中的趨勢。根據柬埔寨國土計畫部統計,1999到2003年五年間,所得前20%的人,土地持有比例從59%增加到70%,而最窮的40%人口,土地持有比例從8.4%下降到5.4%。原因除了土地徵收、因貧售地,1980年代嬰兒潮人口激增,也創造了一個無產階級勞動世代。

02
Photo Credit: Lucy Chang
金邊皇宮河畔,是少數幾個小販、居民、無家者、觀光客與鴿子共享的公共空間。

殖民時期的現代土地法:持有權v.s.所有權

私人財產的現代概念,在柬埔寨歷史上並不存在。理論上,國王擁有全國土地,他可以授與人們使用土地的權利,然而皇室授地並不常見,也非一般人取得土地的方式。根據10世紀文獻研究,土地交易可以確保土地所有權,交易由國王保證,有時以皇家授與的形式進行。此外,也有國王不涉入的私人交易,記載交易雙方姓名、土地界線、交易物品,這種交易通常發生在有權有勢的人之間。

一般人民,透過清理與居住在某塊土地的事實,得以宣稱土地所有權,亦即「墾耕佔地」(acquisition of the plough)常識的實踐。在不侵擾他人的權益下,人們可以墾荒屯田、自給自足。此種做法以持續的農耕活動保障土地權利,這樣的社會慣習仍持存於當代柬埔寨鄉村,因此與現代土地所有權制度發生衝突。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獨家評論分析、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
TNL+ 首月體驗價 1 元,
加贈 LiTV 首月免費(見活動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