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危機:中國軍演常態化下,這些決定走資避險移民的台灣人故事

台海危機:中國軍演常態化下,這些決定走資避險移民的台灣人故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移民顧問朱樹櫻表示,這波台海危機不會如90年代般引發大規模移民潮,1996年「飛彈危機」時的那輩人還是有二戰、打仗的記憶,會很恐慌,但過了近30年亞洲經濟起飛,戰爭記憶已沒那麼近,「怕的人還是會怕,不怕的人安逸慣了」。

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上月訪台後,中國解放軍隨即舉行環台軍演,中國軍機飛越台灣海峽中線多達300架次,破歷史紀錄。隨著兩岸局勢升溫,尋求移民的台灣人亦陸續增加,但與上一波移民潮有所不同。

家族經營運輸業生意的陳先生,在裴洛西訪台後一個月內決定移民並付諸行動,八月底「快閃」到馬來西亞視察環境,兩天內看了16個房子併購入其中兩套,將申請「第二家園計劃」(MM2H),換取一家三代、共八人的居留權。

他對《BBC中文網》表示,其家族慣常投資海外房地產,但以往只是為了投資,沒想過移民或入籍,這次申請大馬居留「跟台海局勢有絶對關係」。「現在一定不會真打,我們不是太緊張,但未來幾年都有風險存在,這次台海危機讓我們一家很認真討論有沒有後備計劃,如果不早一點計劃,到時候的選擇會很少,成本也會更高。」

根據馬來西亞「第二家園」規定,申請人要符合定期存款、流動資產及外地月入等要求,獲批後會有五年的長期居留證,可以續簽,期間每年要在該國定居至少90天。

這個計劃無法入籍,但陳先生一家認為「至少十年內有個地方可以躲」,又強調如果台灣不動蕩就不會搬走,只是想買個保險。他說:「很多有錢人20多年前早就部署好,在海外有房子、有第二本護照,我們算很晚了。」

移民查詢增加三到五倍

佩洛西在華盛頓國會山莊出席總結亞洲之行記者會(10/8/2022)

EPA

裴洛西批評中國以她訪問台灣為借口開展封鎖台灣的軍事演練

台灣最大規模的移民潮發生在90年代,1995年前總統李登輝訪問美國,翌年首度直選總統,中國解放軍朝台灣外海發射飛彈,引發富人拋售房產並移民海外。

今年八月初裴洛西訪台後,台海陷入20多年來最緊張的軍事對峙。在此敏感時刻,有富豪率先表態留守,前聯電董事長曹興誠開記者會指已放棄新加坡國籍,恢復中華民國國籍,「決定會死在台灣,不會死在國外」,並宣布捐出30億台幣協助台灣防務。

但並不是所有台灣人都決心「死在台灣」。根據台灣《遠見》雜誌在八月中旬進行的民調,63.6%受訪民眾、42%企業擔憂兩岸開戰;被問到若開戰是否願意自己或家人上戰場時,65.2%民眾表示不願意,只有約25.8%願意。

台北多家移民公司對《BBC中文網》表示,八月份接到的查詢電話比平日增加三倍到五倍。喜瑞都移民事業公司台北辦公室經理朱樹櫻透露,有客戶來電詢問「有什麼簽證、護照可以馬上取得」,甚至想確認「如果是美國公民,是不是能撤僑」。

前聯電董事長曹興誠

Photo Credit: AFP / BBC News

前聯電董事長曹興誠開記者會指已放棄新加坡國籍,恢復中華民國國籍,並宣布捐出30億台幣協助台灣防務

她的公司專營美國移民業務,主攻高端客群,近期查詢的客戶中有一半有綠卡但已過期,現在急切想恢復身分,也有些人是美國公民的親屬,之前一直沒有入籍,近日開始申辦;另有部分人早年取得美國籍,其後因稅務問題棄籍,現希望以最快方法取得第三國護照,例如加勒比海國家、土耳其和歐盟簽證等。

朱樹櫻坦言,過去兩年疫情下台灣人難以出國,各地移民局也停擺,整個移民產業都很慘淡,其公司業務掉了三分之二,今年這一波台海危機「讓我們有反轉的機會,到2023年都不用擔心」。

「精英中的精英」走得低調

不過與1996年「飛彈危機」後的移民潮相比,有移民顧問形容這次「微不足道」。喬盟國際顧問負責人、中華民國移民商業同業公會常務理事王權宏入行超過30年,他對《BBC中文網》表示,1995、96年每天平均接獲過百宗電話查詢,兩岸和平時期降到每天三五宗,上月中共環台軍演後增至約20宗。「是明顯多了,但你說很誇張嗎?其實還不到當年的兩成。」

他指出,90年代各國移民門檻低,一個客人問完發現很簡單,就會帶動其他親友也來申辦,形成雪球效應,但現時門檻變得很高,「一個問完覺得太難辦了,大家就覺得算了,想移民的人變多,但有條件走的是少數,說不上是移民潮」。

另有不願具名、專營澳大利亞和紐西蘭線的移民顧問也說,上一波移民潮客戶很多是中產家庭,但這次因為門檻高,申請人全是「精英中的精英,在各行各業扮演重要的角色」,他們走得非常低調,生怕被政府查到會影響在台灣的工作和身分。

她說大部分人不打算舉家移民,只是為了送子女出國,當中不少人擔心台海危機持續,台灣政府會延長兵役,因此為了小孩不用當兵而申辦移民。

年輕精英移居新加坡

投資移民門檻高,年輕的專業人才就嘗試用就業途徑移民。今年33歲、從事金融業的黃小姐八月底搬到新加坡工作,計劃半年後申請當地永久居留權,希望三年後可獲批。

她對《BBC中文網》說當地發展機會較多,也考慮到將來生小孩,希望下一代在沒有政治風險的地方成長。「以前沒想過戰爭的可能性,但俄烏戰爭爆發後突然覺得距離很近,會有危機意識。」

她說台灣生活舒適,如果可以選擇不會走,可惜台灣夾在中美之間並長期在軍事威脅下,衍生一系列政治和經濟問題。「打起來可能還是很困難,但我覺得好煩,每天都有新聞說中共軍機來,常常試探我們的底線,然後民進黨跟國民黨天天在吵『親美』還是『親中』,所有討論都圍繞這個議題,沒有時間想別的,台灣的發展就被困在這裏。」

她認為台灣政府為了防衛,決策都很意識形態、很保守,影響台灣整體國力。「要防中資、防滲透,金融市場不透明又沒效率,這樣就越來越少外商來投資,本地企業也變得沒有競爭力,長遠整個經濟都不好,年輕人永遠低薪,看不到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