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如諜戰無間道的吳家元命案(四):真相背後是賭金、女人,還是國共諜戰?

宛如諜戰無間道的吳家元命案(四):真相背後是賭金、女人,還是國共諜戰?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com/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于右任當了30年的監察院長,一旦他真的被共產黨策反成功,可不是讓蔣介石批個「槍斃可也」就可以解決掉。情報機關得想個比較不驚動國體的方式解決于右任的投共危機。至於被派去執行任務的,就是另一個一直為國民黨服務的情報員──李裁法。

1963年10月16日,逃亡了一個多月的殺人嫌犯李裁法,以及他的偷渡跟班洪嘉仁等人,戴著沉重的手銬,在基隆港被押解下船。洪嘉仁表示悔不當初,他只不過是違反票據法的小商人,又抱著發大財的夢想,殊不知帶他逐夢的那個其貌不揚矮胖男子,竟然是壞事做盡的香港黑道老大跟殺害外省名人吳家元的嫌犯。

不過,李裁法倒是面露微笑,對於即將落在頭上的殺人罪名跟審判,似乎一點也不驚惶。如果說他真的殺害了好友,那麼他臉上的笑容,似乎也讀不出一絲悔意……。

兇嫌的無盡自白

吳家元究竟是不是李裁法殺的?「沒錯,人就是我殺的。」 在香港警署接受偵訊時,李裁法先是閃躲否認一陣,之後才坦然承認一切。他就是殺死多年老友吳家元的兇手,而且他的動機,可遠遠不止那筆15萬新台幣的債務。

「讓我一五一十的告訴你們。」 自知翻盤無望的李裁法,放下心防,將他這些年來對吳家元累積的怨恨,一股腦兒說了出來。他的口供長達數萬字,一共說了4個小時,甚至說到錄音機故障。

自從李裁法在香港救了吳家元之後,這位講義氣的黑社會老大就以吳家元的「救命恩人」自居,雖然不要他馬上回報,卻深深記著這一點。我是你的救命恩人,要不是我,你還有今天嗎?照情理來說,你應該要回報我、對我好、至少不要背刺我……李裁法的心中,對吳家元與那些同樣受過「救命之恩」的人們如此看待,但殊不知,對方可不見得有一樣的想法。

李裁法在抗戰之後,先在廣東得到一份閒差,沒有立即回香港。他在那裡迷戀上一個廣東豪紳的小老婆,於是百般設法想將人搶過來。這位馮姓女子也與李裁法打得火熱,很願意跟他走,只不過這位豪紳感到自己戴了綠帽,超級不爽,便威脅兩人的性命。

李裁法耗盡心力資財,就是要跟馮女在一起,好不容易在砸了一筆鉅資把事情搞定之後,李裁法卻要前往香港辦事,只好先把馮女託付給老友吳家元代為照顧。但誰知道,吳家元「照顧」馮女照顧得太好,很快就取代李裁法成為入幕之賓。於是李裁法人財兩失,一想到是被自己救過的好友搶女人,就氣氣氣氣氣,成為他心中對吳家元的「第一恨」。

朋友妻,不可戲…身為掌控香港地下世界的老大,李裁法不缺女人,他已坐擁一妻二妾,還舉辦了第一屆香港小姐選美比賽。如果事情一直這麼順利的話,或許李裁法再過一段時間也就可以忘卻吳家元的奪女之恨……問題是,他很快就失去了這一切,不得不孓然一身逃到台灣,旋即進入綠島監獄,身邊女人一一離去。在這段苦窯時光,蒙受救命之恩的吳家元竟然一點慰問跟資助都沒有。

李裁法好不容易刑滿出獄,困惑著自己來台時明明就有好好打點,為什麼還會落得被逮捕入獄的下場?打聽一番之後,他驚訝地發現,原來向當局告密、害他入獄的其中一人,就是吳家元。因為要是他在台灣入獄,過去在香港協助其事業的吳家元,就可以染指李裁法的財產跟妻妾……凡此種種,讓李裁法深感吳家元的噁心,此時便動了殺人的念頭,此為「第二恨」。

然而,吳家元大部分的時間都待在香港,李裁法卻無法回去;就算是吳家元人在台灣的時候,被生意失敗搞得焦頭爛額的李裁法,也無力實現他的復仇大計。此時,謀生的意志還是大過一切,看上吳家元高超賭技的李裁法,決定暫時放下仇恨,邀請吳家元入夥,以賭博翻本。

李吳兩人確實在牌桌上殺得十分得意,賺進大筆錢財,可是吳家元的人品如果真像李裁法描述得這麼自私,在此時此刻又怎麼會突然轉性?吳家元自恃牌技,經常不願與李裁法分紅,害他困窘的財庫沒辦法得到及時滋潤。李裁法再度將這些糾紛記在心中,成為「第三恨」。

人生至此,已是窮途末路……幸好在黑暗中,仍有一絲溫柔。李裁法在台灣遇到了一個他這一生最愛的女人,名叫田竹君(真名周炳南),不嫌棄李裁法的落魄跟不怎樣的外表,卻還是與之相伴。兩人之間真誠單純的感情,成為李裁法最後的珍寶。

但李裁法一生中擁有過的珍寶,全都逃不過被人染指覬覦的下場。這一次,又是誰要來奪走他最後的光明?

15萬賭債+20年份的殺意

沒錯,又是吳家元。在李裁法的描述中,吳家元似乎得了不跟他搶女人會死的病,他以70歲之高齡,向田竹君大獻殷勤。李裁法警告他不得再動田竹君的腦筋,但吳家元死性不改,對什麼也沒有的李裁法,絲毫不放在眼裡。

可惡,不能再讓你繼續這樣下去。李裁法內心燃燒著熾烈的怒火,在偷渡計畫前夕約吳家元見面,不但要討回15萬元賭債,還要把田竹君這樁事一次談清楚、講明白。他懷裡揣著一把新買的三角刮刀,醞釀著累積20年份的殺意,在相約的青龍咖啡館中等吳家元現身。

吳家元來了,他那一套在富太太們之間很吃得開的魅力毫無用處,但他也不打算在此使用。他冷淡地回應李裁法的質問,完全不打算還錢或保證離田竹君遠一點。兩人大吵一架,吳家元憤而攔了一部計程車準備離去,但李裁法緊緊黏著他,兩人坐同一部車到了中山北路105巷,下車繼續爭執。

「你再不還錢,我就揭穿你在牌桌上玩的把戲。」李裁法一怒之下,口出威脅。 吳家元絲毫沒有動搖,他以同樣凶狠的態度威脅回去:「如果你再堅持此態度,我就向治安機關檢舉你的偷渡計畫。」 這句話,讓汲汲營營於重返香港的李裁法腦中一片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