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如諜戰無間道的吳家元命案(四):真相背後是賭金、女人,還是國共諜戰?

宛如諜戰無間道的吳家元命案(四):真相背後是賭金、女人,還是國共諜戰?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com/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于右任當了30年的監察院長,一旦他真的被共產黨策反成功,可不是讓蔣介石批個「槍斃可也」就可以解決掉。情報機關得想個比較不驚動國體的方式解決于右任的投共危機。至於被派去執行任務的,就是另一個一直為國民黨服務的情報員──李裁法。

1963年10月16日,逃亡了一個多月的殺人嫌犯李裁法,以及他的偷渡跟班洪嘉仁等人,戴著沉重的手銬,在基隆港被押解下船。洪嘉仁表示悔不當初,他只不過是違反票據法的小商人,又抱著發大財的夢想,殊不知帶他逐夢的那個其貌不揚矮胖男子,竟然是壞事做盡的香港黑道老大跟殺害外省名人吳家元的嫌犯。

不過,李裁法倒是面露微笑,對於即將落在頭上的殺人罪名跟審判,似乎一點也不驚惶。如果說他真的殺害了好友,那麼他臉上的笑容,似乎也讀不出一絲悔意……。

兇嫌的無盡自白

吳家元究竟是不是李裁法殺的?「沒錯,人就是我殺的。」 在香港警署接受偵訊時,李裁法先是閃躲否認一陣,之後才坦然承認一切。他就是殺死多年老友吳家元的兇手,而且他的動機,可遠遠不止那筆15萬新台幣的債務。

「讓我一五一十的告訴你們。」 自知翻盤無望的李裁法,放下心防,將他這些年來對吳家元累積的怨恨,一股腦兒說了出來。他的口供長達數萬字,一共說了4個小時,甚至說到錄音機故障。

自從李裁法在香港救了吳家元之後,這位講義氣的黑社會老大就以吳家元的「救命恩人」自居,雖然不要他馬上回報,卻深深記著這一點。我是你的救命恩人,要不是我,你還有今天嗎?照情理來說,你應該要回報我、對我好、至少不要背刺我……李裁法的心中,對吳家元與那些同樣受過「救命之恩」的人們如此看待,但殊不知,對方可不見得有一樣的想法。

李裁法在抗戰之後,先在廣東得到一份閒差,沒有立即回香港。他在那裡迷戀上一個廣東豪紳的小老婆,於是百般設法想將人搶過來。這位馮姓女子也與李裁法打得火熱,很願意跟他走,只不過這位豪紳感到自己戴了綠帽,超級不爽,便威脅兩人的性命。

李裁法耗盡心力資財,就是要跟馮女在一起,好不容易在砸了一筆鉅資把事情搞定之後,李裁法卻要前往香港辦事,只好先把馮女託付給老友吳家元代為照顧。但誰知道,吳家元「照顧」馮女照顧得太好,很快就取代李裁法成為入幕之賓。於是李裁法人財兩失,一想到是被自己救過的好友搶女人,就氣氣氣氣氣,成為他心中對吳家元的「第一恨」。

朋友妻,不可戲…身為掌控香港地下世界的老大,李裁法不缺女人,他已坐擁一妻二妾,還舉辦了第一屆香港小姐選美比賽。如果事情一直這麼順利的話,或許李裁法再過一段時間也就可以忘卻吳家元的奪女之恨……問題是,他很快就失去了這一切,不得不孓然一身逃到台灣,旋即進入綠島監獄,身邊女人一一離去。在這段苦窯時光,蒙受救命之恩的吳家元竟然一點慰問跟資助都沒有。

李裁法好不容易刑滿出獄,困惑著自己來台時明明就有好好打點,為什麼還會落得被逮捕入獄的下場?打聽一番之後,他驚訝地發現,原來向當局告密、害他入獄的其中一人,就是吳家元。因為要是他在台灣入獄,過去在香港協助其事業的吳家元,就可以染指李裁法的財產跟妻妾……凡此種種,讓李裁法深感吳家元的噁心,此時便動了殺人的念頭,此為「第二恨」。

然而,吳家元大部分的時間都待在香港,李裁法卻無法回去;就算是吳家元人在台灣的時候,被生意失敗搞得焦頭爛額的李裁法,也無力實現他的復仇大計。此時,謀生的意志還是大過一切,看上吳家元高超賭技的李裁法,決定暫時放下仇恨,邀請吳家元入夥,以賭博翻本。

李吳兩人確實在牌桌上殺得十分得意,賺進大筆錢財,可是吳家元的人品如果真像李裁法描述得這麼自私,在此時此刻又怎麼會突然轉性?吳家元自恃牌技,經常不願與李裁法分紅,害他困窘的財庫沒辦法得到及時滋潤。李裁法再度將這些糾紛記在心中,成為「第三恨」。

人生至此,已是窮途末路……幸好在黑暗中,仍有一絲溫柔。李裁法在台灣遇到了一個他這一生最愛的女人,名叫田竹君(真名周炳南),不嫌棄李裁法的落魄跟不怎樣的外表,卻還是與之相伴。兩人之間真誠單純的感情,成為李裁法最後的珍寶。

但李裁法一生中擁有過的珍寶,全都逃不過被人染指覬覦的下場。這一次,又是誰要來奪走他最後的光明?

15萬賭債+20年份的殺意

沒錯,又是吳家元。在李裁法的描述中,吳家元似乎得了不跟他搶女人會死的病,他以70歲之高齡,向田竹君大獻殷勤。李裁法警告他不得再動田竹君的腦筋,但吳家元死性不改,對什麼也沒有的李裁法,絲毫不放在眼裡。

可惡,不能再讓你繼續這樣下去。李裁法內心燃燒著熾烈的怒火,在偷渡計畫前夕約吳家元見面,不但要討回15萬元賭債,還要把田竹君這樁事一次談清楚、講明白。他懷裡揣著一把新買的三角刮刀,醞釀著累積20年份的殺意,在相約的青龍咖啡館中等吳家元現身。

吳家元來了,他那一套在富太太們之間很吃得開的魅力毫無用處,但他也不打算在此使用。他冷淡地回應李裁法的質問,完全不打算還錢或保證離田竹君遠一點。兩人大吵一架,吳家元憤而攔了一部計程車準備離去,但李裁法緊緊黏著他,兩人坐同一部車到了中山北路105巷,下車繼續爭執。

「你再不還錢,我就揭穿你在牌桌上玩的把戲。」李裁法一怒之下,口出威脅。 吳家元絲毫沒有動搖,他以同樣凶狠的態度威脅回去:「如果你再堅持此態度,我就向治安機關檢舉你的偷渡計畫。」 這句話,讓汲汲營營於重返香港的李裁法腦中一片空白。

偷渡計畫可是他最後的希望啊。吳家元或許對此招洋洋得意,覺得直攻李裁法弱點,可以阻止他再來討債或爭執女人的事。但他卻沒有意料到,他踩的不只是痛腳,而是對方的生命線……「第四恨」赫然成形,引導完全失去理智的李裁法,掏出懷裡的三角刮刀,對準吳家元的身體猛刺。

「呀啊,呀啊啊啊啊啊啊。」 吳家元無處可逃,只能舉起左手勉強抵擋,卻只是中了更多刀,血流不止。他的慘叫聲傳遍巷弄人家,卻沒有一人出來救他。李裁法瘋狂地攻擊眼前人,這位眾人眼中慷慨友善的老好先生,在他眼中卻是一個極度噁心、自私、不知感恩的背刺小人,奪走了他理應享有的一切……。

「你的命,是我救回來的,現在我拿走也很合理吧?」 香港、重慶、昆明、台北……一切恩仇,隨著李裁法將最後一刀從吳家元體內抽出,就此終結。

「我只是想威脅他。」李裁法認了罪,告白了對吳家元的「四大恨」,看來,他就是殺害吳家元的真兇了。這起命案就此結案,一切只待法院裁決兇手的命運。

李裁法對吳家元「背叛行為」的血淚控訴,沒有得到太多輿論的同情。畢竟吳家元是遊走黨國高層、飽受各界好評的風雅人士,李裁法卻是一個出身市井、作奸犯科的黑道老大,他對吳家元的人品描述,也只不過是他自己的一面之詞,真的能夠相信嗎?

就算真是如此,一個惡名昭彰、背負前科的黑社會份子為了私怨殺害一個手無寸鐵的老人,既不會得到媒體輿論的說情,在法律上也是無法免罪的。

1963年11月16日,李裁法在法庭上聲稱,自己絕非預謀殺人,而是一時氣憤才不小心殺死吳家元。 他上呈給刑事法庭推事的一封「自白書」裡宣稱吳家元欠他錢,不過他那時已經安排好了偷渡事宜,只想跟吳家元借3、5萬元左右應急一下。沒想到兩人一陣爭執、奪刀,演變成了憾事。

「我只是想威脅他。」李裁法說道。 法官張澤涵並不完全買帳李裁法的說詞。他質問李裁法,凶器三角刮刀長達30公分,若非預謀犯案,平時怎會沒事帶在身上?

李裁法說他平常就會帶著這把刀防身,「我收藏給你看。」他對法官笑道。 法官被他逗笑,「這把刀不能再給你了。」 雖然氣氛歡樂,但李裁法的魅力並不能挽救自己的性命。刑警大隊法醫楊日松出庭作證,表示李裁法手上的刀傷確實是奪刀受傷;然而檢察官方正以沒有預謀便不會帶刀赴約,論證李裁法預謀殺人。

最終,在12月14日那天,法庭認定他預謀殺害吳家元罪成,將他判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洪嘉仁、張賢三等參與偷渡香港行動的共犯,則被判處數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5906646c-9efd-4836-85e4-f87bd58fe1d6
Photo Credit: 文化部國家文化記憶庫

檯面下的說法

判決落下,殺人者死,本案似乎應該就此了結,不該再起風波。對台灣庶民社會來說,吳家元與李裁法這類人物太過遙遠,他們遠在中國或香港的恩怨情仇對一般人來說毫無感覺。於是在判決出來之後,案件就不再受到群眾矚目。 然而,在一個常人難以接觸的隱密圈子中,卻流傳著另一個事件版本。

李裁法確實是殺害吳家元的兇手,問題是:他到底是為了什麼動機殺人?

李裁法聲稱自己對吳家元懷有私怨,並在借錢(或要求還錢)時發生衝突,失手殺害老友,這也是法院判決認定的真相。但如警方調查證實的,李裁法早在與吳家元相約前就已安排好偷渡事宜,在這種情況下,他是否有這麼急需用錢呢?另一個可能激發衝突的原因,是吳家元要脅將偷渡之事告密,李裁法或許可以改跟別人借錢,卻不希望整起行動化為烏有,才憤而殺人。

無論如何,在自己即將踏上重返家鄉榮耀之旅的前夕殺死老友,實在不是一項聰明的行動,畢竟李裁法不能確定吳家元是不是真的會去告密,但殺人逃亡就注定會被台港兩方治安機關追緝到底。

李裁法或許真的是「一時衝動」才鑄下大錯,但有沒有另一種可能性,是李裁法既是預謀殺人,卻又不是出於他宣稱的「四大恨」?

另一種聲音悄然出現,他們說,吳家元的賭債或告密之舉,都不是導致李裁法殺人的原因。事實上,吳家元那一天的命運,早在更久之前就已經被另一個好朋友給註定好了。 那個人,就是監察院長于右任。

于右任希望置吳家元於死地嗎?──正好相反,于右任一直視吳家元為大恩人,在上海念書時,他曾經受吳家元的襄助度過難關。他眼中的吳家元一直都是那個有情有義的好朋友,與李裁法所描述的「告密小人」截然不同。于右任聽聞吳家元慘死,哭得非常傷心。所以說,于右任到底怎麼「註定」吳家元的死?

Yu_Youren2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 public domain
時任監察院長的于右任

只是情報部門交付的任務?

前面提過,吳家元是國民黨軍統局戴笠的手下。國民黨撤退到台灣之後,吳家元留在香港,以富商身分掩飾自己的情報工作。不過,吳家元並不是那麼忠誠,只為青天白日滿地紅旗服務。他同時也為共產黨的周恩來與章士釗工作,並試圖統戰于右任。

于右任當了30年的中華民國監察院長,他的地位幾乎是在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一旦他真的被共產黨策反成功,可不是隨隨便便讓蔣介石批個「槍斃可也」就可以解決掉的小事。國民黨情報機關得知此事非常緊張,得想個比較不驚動國體的方式解決于右任的投共危機。

他們想出來的方式,就是不去動于右任本人,而殺死吳家元,斷了共產黨統戰的管道,保護于右任的名節。至於被派去執行任務的,就是另一個一直為國民黨服務的情報員──李裁法。

李裁法安排好了偷渡,趁著夜黑風高,騙吳家元進入死亡陷阱,然後就逃回香港,完美地執行了國民黨情報部門交付的任務,還差點得以金蟬脫殼。這個說法,似乎可以解釋不少命案中的詭異疑點。只不過,如果只是要殺人滅口,似乎不用捅人40多刀吧?李裁法如果是要執行任務,未免也帶了太多私人恩怨了吧。

真相是這樣嗎? 恐怕只有當事人才明瞭。

吳家元死去一年後,高齡85歲的于右任也病重逝世,不知道喪友之痛或是國共諜戰的風波,對此有沒有影響呢?李裁法雖坦承殺人,但並不想坦然受死,他仍然持續上訴,1967年得以改判無期徒刑,並在11年後因為獄中表現良好,得以出獄。

李裁法重新呼吸起自由空氣,不過一兩個月的時間,他就因為心臟病、高血壓等各種慢性疾病的折磨,而在醫院過世。一切吳家元命案還未解答的疑問,也隨之而逝。他們那段從對日抗戰到國共內戰的恩仇,就此封入歷史塵埃之中。

本文經重大歷史懸疑案件調查辦公室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