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反攻傳捷報,俄國內鬨民怨四起、地方議員發「請願聲明」要求普亭下台

烏克蘭反攻傳捷報,俄國內鬨民怨四起、地方議員發「請願聲明」要求普亭下台
烏克蘭近日收復部分失土,俄國內部出現明顯動搖,有地方議會要求俄國總統普亭下台。(圖取自twitter.com/kremlinrussia_e)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破壞政府名聲」在俄國是犯罪行為,但如今不只公眾人物在電視、網路上挑戰言論紅線,聖彼德堡和莫斯科兩大都市,上周更有區議會敢站出來控訴普亭叛國、要求他下台。

(中央社)隨著烏克蘭反守為攻、收復部分失土,俄國內部也出現明顯動搖,包括名嘴上國營電視台呼籲說真相,地方議會要求普亭下台。俄國的風不再只往普亭(Vladimir Putin)要的方向吹,多股民氣正形成,可能匯為吹倒他的最大逆風。

在政府對俄烏戰爭高壓統一口徑下,上周俄羅斯幾家國營電視台難得出現了眾聲喧嘩。

根據《野獸日報》(Daily Beast)專欄作家戴維斯(Julia Davis)創辦的俄國媒體監看社群Russian Media Monitor節錄畫面,在國營獨立電視台(NTV)9日一個談話節目上,前任及現任國會議員、政治學者等名嘴吵成一團。

一位學界來賓逼問主戰派的下議院議員米羅諾夫(Sergey Mironov),俄方應該早就能預期攻擊烏克蘭會遭到北約(NATO)協助烏軍強力反擊,否則情勢不致如此;急著辯護的米羅諾夫不小心說溜嘴:「戰爭就是戰爭,你無法預測到一切。」

俄國對侵烏的官方說法一直是拯救烏克蘭人民的「特別軍事行動」,不准說成「戰爭」。

米羅諾夫說:「戰爭將持續,不管需要多久⋯⋯直到打敗納粹政權(指烏克蘭政府)。」前議員、被視為較自由派的納傑丁(Boris Nadezhdin)反唇相譏:「意思是我10歲的兒子也可能要上戰場?」

俄國第一頻道(Rossiya-1)同樣出現敢與當局唱反調的發言。《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報導,上周莫斯科大學學者費能科(Aleksei Fenenko)在節目中說:「我們必須承認烏克蘭正在團結對抗我們。」

另一位政治學者也在第一頻道上警告,如果俄國人民發現戰事不如預期發展、甚至正在失敗,可能會帶來社會動盪。

烏軍收復失土後,連支持戰爭的鷹派網紅也在社群媒體上要求懲處俄軍司令官、批評總統普亭只顧出席莫斯科建城節慶。

「破壞政府名聲」在俄國是犯罪行為,但如今不只公眾人物在電視、網路上挑戰言論紅線,聖彼德堡和莫斯科兩大都市,上周更有區議會敢站出來控訴普亭叛國、要求他下台。

在普亭出生地的聖彼得堡市斯莫爾寧斯基(Smolninsky)行政區,7日區議會通過向國會發出「請願聲明」,主張普亭侵略烏克蘭的行動為俄國帶來重大生命和經濟損害,是叛國行為,要求國會解除他的總統職位。雖然表決當天多數區議員沒出席,不過依規定,只要出席達10人就能決議,最後獲7名議員贊成通過。

莫斯科市的洛莫諾索夫斯基區(Lomonosovsky)12日也跟進,由18位議員發布請願書要求普亭下台。

議員們自然明白這個政治動作的可能後果,聲明發出第2天,斯莫爾寧斯基的警察局就通知議員準備面對批評政府的法律責任。發起議員之一的尤佛瑞夫(Nikita Yuferev)告訴《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他們收到許多民眾寫信支持、捐款幫忙付可能的罰款,「我們應可籌到5萬盧布(約新台幣2萬5000元)」。

960x640_wmkn_688430631486
圖為俄軍丟棄的戰車。(圖取自facebook.com/GeneralStaff.ua)

卡內基國際和平研究院(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7日發布報告,分析自開戰以來俄國獨立民調機構列瓦達中心(Levada Center)的持續性民調,結果發現,雖然挺戰仍為多數,但已出現下滑趨勢。

根據該調查,支持「對烏克蘭軍事行動」的俄國人已從3月的81%跌到6月的75%,包括堅定支持者也從53%降到47%,反對者則從14%升到20%。

若與2014年俄國出兵占領克里米亞(Cremea)相較,當時絕大多數俄國人的情緒反應是為國家感到驕傲,但這一次,覺得驕傲者只占51%,感到生氣、羞恥、恐懼、沮喪等負面情緒者則合計達62%(可複選),尤其愈年輕,對這場戰爭的負面情緒就愈高。

還有一個對普亭的警訊是來自掌權階級。據俄國獨立媒體Meduza記者裴特歇夫(Andrey Pertsev)分析,普亭潛在的接班人分成兩派,一派是如前總統麥維德夫(Dmitry Medvedev)和國會主席沃洛丁(Vyacheslav Volodin)等,相信未來仍會由普亭指定接班人,因此這幾個月來大力發言挺戰、批評西方。

另一派則如總理米舒斯京(Mikhail Mishustin)和莫斯科市長索比亞寧(Sergei Sobyanin),對戰事慎言、保持低調,他們假想下個領導人將是集體推派,屆時較能夠與西方、烏克蘭溝通對話的人有機會出線。

換言之,戰爭還未定勝負,權力圈子已開始為「後普亭時代」的權力之爭舖路。

來自各方、希望改變現狀而吹向普亭的一場風暴,正在俄國內部蘊釀。它的源頭是普亭的「師出無名」,烏克蘭人明白奮起抵抗是為了守護家鄉、文化、自由,但俄國人卻愈來愈懷疑究竟「為何而戰」。戰事已超過200天,現在俄國連怎麼戰下去都成了問題。

新聞來源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羅元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