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屆國家文藝獎】北管音樂一代宗師——邱火榮

【第22屆國家文藝獎】北管音樂一代宗師——邱火榮
Photo Credit: 劉振祥攝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北管藝術的領域中,邱火榮是其中的引領者、創造者、總結者。儘管已然耄耋之年,他仍持續努力不懈的為北管,為傳統文化扛下傳承與推廣的重任,令人敬佩。

文:鄭榮興

邱火榮為台灣具代表性的北管藝師,擅長於亂彈戲、布袋戲、歌仔戲等劇種的後場音樂,精通板鼓、嗩吶、胡琴等樂器的演奏,出版許多對業界、學界皆有幫助的專輯、書籍。

邱火榮自幼受母親邱海妹啟蒙習得殼仔弦演奏,14歲開始隨父親林朝成到子弟軒社參與教館活動,19歲加入「亦宛然」,22歲升任頭手弦吹,為歷任以來最年輕的「正吹」,可見其在北管音樂方面具有極高的天賦。1956年與亂彈戲名伶潘玉嬌聯姻,兩人在前後場的搭配更是為人津津樂道。17歲開始教館,子弟遍佈全台,此外更有王清松、鄭榮興、林永志三位高徒,在歌仔戲、採茶戲、布袋戲各佔有一席之地。2000年開始投入北管音樂資料的整理工作以及出版書籍、影音等,儘管已然耄耋之年,其仍在教學與推廣的塊面不遺餘力。

邱火榮長年投入北管音樂的整理與傳承,圖為錄製《北管牌子音樂曲集》有聲書,2
Photo Credit: 邱婷提供,林國彰攝影
邱火榮長年投入北管音樂的整理與傳承,圖為錄製《北管牌子音樂曲集》有聲書,2000。
邱火榮將父母所留下的珍貴抄本(左),重新整理為更易於傳習的工尺譜(右)。
Photo Credit: 國藝會提供
邱火榮將父母所留下的珍貴抄本(左),重新整理為更易於傳習的工尺譜(右)。

受母親啟蒙的童年

1934年出生的邱火榮,母親為亂彈戲名伶邱海妹,父親為知名後場樂師林朝成。俗語說「父母無聲勢,送子去學戲」,這句話正映照著邱海妹的童年。自幼因家境關係,12歲那年母親將其簽給豐原「慶陽春」的童伶班,因天資聰穎且嗓音高亢,於20出頭便擔任戲班之中的六大柱之一。邱海妹於慶陽春的簽約期滿後,得以自由搭班演出,其便是在此時期與林朝成相遇。由於林朝成當時已有家室,故而沒有進一步討論婚約,兩人也因未來工作地點因素而分道揚鑣,當時林朝成並不知道邱海妹已然懷有他的孩子。由於非婚生子,因此在邱火榮的戶口名簿之中,父親欄位為「不詳」。

邱火榮出生後,邱海妹仍參與著戲班的演出,因此將其託予保姆照顧。1937年,中日戰爭爆發,日本實行禁鼓樂政策,許多戲班藝人只能休業或轉行,邱海妹帶著年僅四歲的邱火榮回到苗栗南湖鄉下暫時安居。因戰亂導致生活困苦,邱火榮幼年時需要一早至溪邊釣魚為晚餐加菜,爾後才去上學,下課後到菜園幫忙澆菜、撿田螺,之後再到廚房協助洗米煮飯。在生活瑣事的閒暇時間,拉得一手好琴的邱海妹便開始教導邱火榮唱曲,母親手把手的教學,讓邱火榮對於亂彈戲曲唱腔有了扎實的基礎和認識。

邱火榮母親為亂彈戲名伶邱海妹,以「女老生」享譽戲壇。
Photo Credit: 邱婷提供
邱火榮母親為亂彈戲名伶邱海妹,以「女老生」享譽戲壇。

與父親的音樂旅程

12歲那年,邱火榮與林朝成第一次見面,適逢二次大戰結束,戲班活動逐漸復甦,除了跟著母親到「再復興」或台南班等亂彈戲班演出外,也跟著父親到處教館學習。14歲時與父親到台中教導「永樂軒」,因而學習到鑼鼓與文場樂器,這時期與父親的密切相處,讓父子之間的情誼加深,而父母也在此時期辦理正式的婚約。雖然父親帶著邱火榮四處教館,但實際上只是帶著他去到不同的軒社玩耍,與母親的細心教學有所不同。而會有這樣的差異,起因於父親並不希望邱火榮學習北管。林朝成的母親曾說過:「第一衰剃頭、歕鼓吹」,社會的成見恐怕不是一時三刻能夠消除的,且林朝成也希望兒子未來能做點生意,相較起來讓生活穩定一些。

儘管父親並未有向他單獨的講解北管音樂的細節,不過邱火榮憑藉著與生俱來的天賦,無論是鑼鼓、嗩吶、胡琴等樂器,皆能夠輕易上手,甚至連嗩吶的「吞氣」技巧也都無師自通,父親注意到兒子對於北管音樂得心應手,遂安排年僅15歲的邱火榮至「振樂天」布袋戲班打鑼鈔,自此開啟了學習後場音樂的道路。

03_邱火榮父親林朝成為知名後場樂師,四海為家指導北管子弟無數,難得有機會與孫女
Photo Credit: 邱婷提供
邱火榮父親林朝成為知名後場樂師,四海為家指導北管子弟無數,難得有機會與孫女合影。攝於1960年代,北港。

教館成為囡仔先

因台北「德樂軒」邀請林朝成教館,故舉家北上。德樂軒位於亦宛然掌中劇團的對面,林朝成夫婦於教館期間,每逢西秦王爺壽誕,亦或其他建醮等活動,皆需教子弟亂彈戲齣且共同參與演出,經常需要借調亦宛然的頭手弦吹陳田協助,而亦宛然的演出空缺,自然由邱火榮接替補上。除德樂軒外,位於永樂市場的「金海利」曾邀請邱海妹前去教館,向她學習前場,爾後金海利的子弟希望能夠學習後場音樂,但林朝成教導德樂軒不便前往,故安排年僅17歲的邱火榮前去教館,因而有「囡仔先」的稱號。

父親的安排其實別有用意,透過教導以漁業為主所成立的金海利,使邱火榮能夠藉空檔與金海利的子弟學習做生意的技巧,往後儘管不走戲曲這行,也仍然能夠謀生。邱火榮與父親在德樂軒教館期間,因緣際會下認識鄰居蔡義,其任職於交響樂團,得知邱火榮為德樂軒教館先生的兒子後,便分文不取的收邱火榮為徒,教導其管樂(小喇叭、薩克斯風等)的演奏基礎,自17歲到26歲期間,邱火榮打下了管樂演奏的基礎,也因此在入伍時能夠在康樂隊游刃有餘,並且於未來的教學上能夠有西樂理論的邏輯思維加入。

邱火榮19歲時受陳田的引薦,加入亦宛然。起初從小鑼打起,兼吹嗩吶、笛子,當時的布袋戲後場都維持四位樂師,文武場都需要兼著演奏,其因此開始鑽研京劇方面的後場音樂。邱火榮加入「中華票房」隨侯佑宗學習京劇鑼鼓,並且自費與小明仙、趙德厚學習京劇文場伴奏,就此奠定了京劇後場的功底。爾後因亦宛然的頭手弦吹陳田離開,邱火榮便從二手轉為頭手,成為亦宛然的第三位且是歷任以來最年輕的頭手弦吹。

姻緣與軍旅生活

由於父母在德樂軒教館,邱火榮在亦宛然擔任頭手弦吹,一家人在戲界算是小有名氣,許多亂彈戲班至附近演出都會前來拜會。亂彈戲名伶劉玉蘭所屬的「老新興」於台北媽祖宮開台時,借調「再復興」的小生潘玉嬌前來協演,透過此次北上演出的機會,使邱火榮與潘玉嬌兩人得以相互認識。潘玉嬌19歲時因某些因素離開了原本搭班的苗栗再復興,轉而改搭台北老新興。落腳台北後,空閒時潘玉嬌經常到德樂軒學習唱曲,逐漸與邱家熟識,而邱火榮也抽空到戲班幫潘玉嬌伴奏,兩人互動密切。1956年,時年23歲的邱火榮與潘玉嬌結為良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