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韻芬的說話課》:說自己的故事並非要炫耀豐功偉業,而是誠實面對內心的脆弱

《夏韻芬的說話課》:說自己的故事並非要炫耀豐功偉業,而是誠實面對內心的脆弱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說故事並非要炫耀自己的豐功偉業,而是能夠誠實面對自己內心的脆弱,然後分享這一份感受,讓大家找到面對挫折時候的勇敢。說自己的故事,可以帶來共鳴、共感的效應。

她回答:不會啊,我自己練習馬拉松也差不多是這樣開始的。於是我說,投資其實像馬拉松,不是百米衝刺。不妨先由一萬元開始,等到自己薪水變多的時候,再來增加金額。

這樣的溝通,我不說教,用對方認同的方式來引導她思考。因為人會為自己的決定而努力,然而,動機很重要。如果這個動機來自於長輩、父母的指導,而不是她自己的意願,效果差很大。後來,我發現她持續地參加馬拉松。

用故事結構創造吸引人的說話節奏

講一個好故事必須有幾個特質:

  1. 設定場景
  2. 角色介紹
  3. 讓故事行動展開
  4. 要有衝突阻礙課題與危機
  5. 主要的訊息
  6. 拋出問題拉近切身距離
  7. 做印象深刻的結語

我曾經在疫情期間,受邀對一群失業的人舉行線上演講。當時,主辦單位發現大家以疫情為由,拒絕工作機會。有人擔心染疫不找工作,或是因為疫情休業失去工作,因此希望透過我這場演講,帶大家重新找回生活的信心。

這個演講的考驗很大,一來是視訊進行,只能透過電腦或是手機載體觀看,不似現場面對面,大家可以打開五感六覺,容易拉近距離。二來,是疫情加上失業的打擊,想必聽眾心情不會好,就算我可以幽默開場,也不容易解開心結。

於是,我決定,來說幾個故事好了。大家不喜歡聽大道理,但是無法拒絕故事。

我先由自己的經驗講起,因為疫情,我的工作量其實也是下降的,這個同理心要先建立。接下來,我說,我在進行遠距教學的時候,常常要求大家打開鏡頭、關上聲音,但是學生總是告訴我「她素顏,不方便開鏡頭」或是學生會變身貓咪、兔子一起上課,還有人忘記我的要求,關上鏡頭卻是開了聲音,因此媽媽忽然大嗓門罵人的聲音都傳遍全班。這些都是真實的場景,容易描述,也讓大家卸下心防。

建立好的開場之後,進入疫情的討論,一樣可以透過故事來展開。我開始想要說一些跟疫情有關的故事。

疫情儘管是百年一見,但人類過去有沒有經歷過類似的疫情?古今中外都有聽過瘴癘之氣或是鼠疫、黑死病,當時人類是如何挺過來的?

我透過資料發現,原來細菌或是病毒威脅一直存在。十四世紀有黑死病,講到這裡,我加上了過去去威尼斯旅遊,搭乘貢多拉小船的照片。原來,這些小船都運送過屍體,當時歐洲有五千萬人大量死亡。至於十六世紀有天花,十九世紀有霍亂,一次世界大戰也因為病毒而結束。到二零零三年有SARS,二零零九年有COVID-19,而且持續至今!

當我的歷史故事一直往下說的時候,我發現線上的人數飆升,而且很多人忽然願意打開視訊,說故事果然有神奇的魔力,大家想要繼續聽下去。

接下來,就可以開始拋出主要訊息。疫情之下,總會帶來一些改變,讓犧牲的人有代價。

大家記憶比較深刻的是,二零零三年的SARS,尤其在電視機收看新聞時,很多人都是淚眼看到和平醫院封院。當時,我們建立了疫情下戴口罩、洗手、量體溫的習慣。現在全國民眾戴口罩保護自己跟家人,也都如期施打疫苗。萬一不幸確診就治療,密集接觸就快篩,沒有染疫的人就正常生活,至少,我們對疫情已不再是極度恐慌乃至於束手無策。

然後,我丟出問題,拉近距離。

我問大家:我們如何可以找到一份對別人有幫助的工作?不管是外送、遠距教學、或遠距工作?千萬不要因為一場疫情打敗了我們。根據歷史的經驗教訓,黑死病之後,人類大量的死亡,帶動了工業革命;霍亂之後,世界開始注意下水道的清潔跟衛生。因此,「不要浪費一場無情的疫情」成為人類的使命。

最後,一定要有個讓人印象深刻的結語。我舉了殘酷的死亡人數為例,對比在疫情之下,每個人活下來的價值很高。既然活下來了,就要為社會以及身邊的人帶來貢獻,並且呼籲大家不要用疫情因素拒絕工作,要想想我還能學什麼來貢獻自己的能量。

後來主辦單位說,當天演講迴響很大,其實,這正是用心設計一個(多個)好故事的結果,我成功帶動大家的生活目標,達成目的。

如果我當時沒有運用說故事的能力,線上參與者不會願意打開鏡頭跟我相見,而光是陳述經濟現狀或是條列工作機會,也無法打動大家願意出門找工作的意願。

說一個自己的好故事

聽歷史故事,以古論今,這件事很多歷史老師、管顧名師都在做(他們很早就知道說故事的魅力),我則是建議大家練習說自己的故事,可以增加跟人的連結,也容易引起共鳴。

說故事並非要炫耀自己的豐功偉業,而是能夠誠實面對自己內心的脆弱,然後分享這一份感受,讓大家找到面對挫折時候的勇敢。說自己的故事,可以帶來共鳴、共感的效應。我在上一本《夏韻芬的富樂中年學》中,提到我因為斷腿之後,工作減少,提早進入半退休生活的歷程。結果很多讀者跟我分享他們的故事,有些是因為疫情,無法回去上班,有的是老闆希望高薪族先退休,我才知道提早進入半退休的人很多。

很多人糾結在當下的工作及收入都比過去少很多,但當他們看到我使用「半退休」來形容自己的狀態時,也開始採用這種說法,喜歡跟我屬於「同一族類」的感覺。

說自己的故事時,千萬不要只說好的一面。高高在上、遙不可及的故事,不容易帶來共鳴跟感動,因此,有時候也需要聽聽失敗的故事,這樣可以拉近距離,也可以説是接地氣。

就像我曾說過一個投資的故事。那是我在兩千年的時候,我買到網通基金,價格十元,後來跌到六元。我決定加碼攤平之後,價格又往下跌到三元。我分享這個教訓,是因為我從此學到一件事:在這裡跌倒,不一定非要在這裡爬起來。換個地方也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