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蠢》:群眾智慧——為何一群泛泛之輩,能做出優於專家的預測?

《泛蠢》:群眾智慧——為何一群泛泛之輩,能做出優於專家的預測?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書取材自商業、運動、科學,以及日常生活中的鮮活故事,勾勒出降低犯錯可能的方法,包括「準備」面對常見的心智陷阱,「認知」情境中的錯誤,以及「運用」正確的心智工具來形塑更好的決策。讓讀者做對決策,穩健投資、職場長勝!

最後,雖然此定理並未清楚表明,但集體往往優於個人,即使是最優秀的個人也不例外。因此,一個多樣化的集體總是凌駕於一般人之上,而且通常擊敗每一個人。在軟糖豆實驗中,73位學生的猜測只有2位比共識準確。對專家來說,這可不是好消息,且必然深深震撼所有的決策者。

有了多樣性預測定理的加持,我們可以更加了解,在何種情況下群眾可以預測得很好。三個條件必須到位:多樣性、整體性和誘因。每個條件在方程式中都不可或缺。

多樣性可以降低集體誤差;整體性則保證市場會把每個人的資訊都納入考慮;誘因會鼓勵人們,只有自認具備獨到觀點時才會參與,以減少個人的誤差。

當然,集體不能解決所有的問題。如果你的水管需要修理,你最好找位水電工人,而不是召集主修英國文學的學者、和平工作團和天體物理學家一起工作。但當遭遇複雜問題,且具體規則無法解決時,多樣性的群體通常比專家更有價值。

專家也要練過才能使用「快思」

在最近的一次調查中,幾乎有一半的財星千大企業經理人表示,他們在制定決策時依靠直覺。事實上,許多暢銷書大力推崇直覺,而且商業和醫療產業巨擘也特別尊崇出於直覺(看似高深莫測)的決策。問題是:直覺不是絕對有效的。這個想法引出我們要提出的第三個決策錯誤——不恰當地依賴直覺。在制定決策時,直覺能夠發揮明確和積極的影響力。但你必須清楚辨別,直覺何時對你有利,而何時又會引你步入歧途。

各位可以看看丹尼爾.卡尼曼在2002年諾貝爾經濟學獎演講時,所描述的兩種決策制定系統。第一套系統是經驗系統,特點是「快速、自動、不費力、聯想,以及難以控制或修改的」。系統二是分析系統,特點為「比較緩慢、一系列的、要付出努力,以及審慎控制的」。

在卡尼曼的模型中,第一套系統利用知覺和直覺,產生關於對象或問題的印象。這些印象是自然而然產生的,個人可能無法解釋。卡尼曼主張,不論個人是否有意識地做出決定,所有的判斷都牽涉到第二套系統。因此,直覺是反映印象的一種判斷。

透過在特定領域實際且審慎地操練,專家可以培養和增強他們的經驗系統。因此,國際西洋棋大師可快速地審度棋盤上的布局,以決定在特定的比賽中該怎麼做。事實上,專家會將正在處理的系統特徵內化,釋出注意力到高層次的分析思考。這也說明了專家普世的特徵,其中包括以下特質:

  • 專家會看出自身專長領域的模式。
  • 專家解決問題的速度遠比新手快。
  • 專家說明問題的層次比新手深入。
  • 專家可以質化的方法解決問題。

因此,直覺在穩定的環境行之有效。然而,當你面對的是一個不斷變化的系統,尤其是涉及階段過渡時期,那麼運用直覺便會造成失敗的結果。儘管直覺的力量近乎神奇,但在日益複雜的世界卻逐漸失去作用。

讓我再強調一點。人要成為專家,必須經過審慎、刻意的練習,培養經驗系統。刻意練習有個非常具體的意義:它包括旨在提高績效的活動,具有可重複的任務,結合高品質的意見回饋,而且沒有多少樂趣。大多數人(甚至所謂的專家)離這些刻意練習的條件都還差得遠,因而無法建立起可靠直覺所需的能力。

盲從的主因

我已讚美過電腦和群眾的美德。現在,讓我敲響在本章提出最後一個錯誤的警鐘:傾向以公式為基礎的方法或群眾的智慧。雖然電腦和集體的建議確實有效,但不值得盲目信從。

麥爾坎.葛拉威爾(Malcolm Gladwell)所稱的「誤配問題」(mismatch problem)便是對數字過度依賴的例子。

當專家用表面上客觀的評量,來預測未來表現時,便犯了這個錯誤。在許多情況下,專家所仰賴的評量標準幾乎沒有(或根本沒有)預測的價值。

職業體育的聯合選秀,就是一個說明誤配問題的突出例子。聯盟在選拔之前,會召集具潛力的業餘頂級球員,在球探仔細觀察之下,透過一系列循環測試以評估技能。這些測試包括舉重、跑步和敏捷性演練等體力訓練,以及心理測試。之後根據表現,評鑑每一位球員。在某些情況下,球員表現相對較好或較差,會對其選秀排名造成重大影響,因此也關係到他未來的預期收益。聯合選秀是有壓力、高成本且費時的。

但是商業教授法蘭克.庫茲密茲(Frank Kuzmits)和亞瑟.亞當斯(Arthur Adams)在詳細檢討國家足球聯盟的選秀結果之後發現,聯合選秀排名和隨後的表現並無一致的關係(有一例外,衝刺的速度有助於預測跑衛的表現)。曲棍球和籃球聯合選秀的結果也是相似的。雖然測量是定量和標準化的,但是測量的標的卻是錯誤的。

葛拉威爾認為,誤配的問題不僅存在於體育運動。他舉出許多其他領域的例子,如教育(學歷無法完美預測績效表現)、法律專業〔靠著平權措施(affirmative-action)進入法學院就讀的學生,畢業之後的表現和他們的同學一樣好〕,以及執法人員(魁梧的身材和警察工作本身未必有關)。你可以很輕易地看出,這個問題會如何延伸到各種類型工作的面試,因為未來的表現幾乎難以從這些問題和答案看得出來。

盲目跟從群眾智慧也是愚蠢的。雖然自由市場信徒認為,價格反映了最準確的評估,但市場是極端容易出錯的。這是因為,當群眾智慧的三個條件中,任何一個或多個條件遭到違反時,集體錯誤就會膨脹。這也難怪,多樣性是最有可能失敗的條件,因為我們天生是社會性和模仿性的。大棕馬將贏得2008年貝爾蒙馬賽,其過度美化的機率便是說明「多樣性崩解」(diversity breakdowns)一個很好的例子。1990年代後期達康(dot-com)時代股市的過度投資,以及2007至2009年的金融危機都是同樣的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