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車將煤礦載運到中國,同時將草原變為沙漠:15張圖帶你看成吉思汗現代子民的生活

卡車將煤礦載運到中國,同時將草原變為沙漠:15張圖帶你看成吉思汗現代子民的生活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今天他們卻得面對大規模的露天採礦以及數千輛卡車所產生的漫天風沙,卡車將煤礦等天然資源載運到中國,同時將草原變為沙漠。

文、攝影:Jan Locus|翻譯:蔣昀修

編按:透過攝影師Jan Locus鏡頭下的作品《徒增的煩惱》(Growing Pain),一探成吉思汗子民在發展中的掙扎。

蒙古近日發現的大量礦藏,為他們帶來新的契機和許多選項,也造成掏金熱潮、期望升高和資源國家主義(Resource Nationalism)。

不久以前,蒙古剛在短時間內成為全世界發展最快的經濟體,時至今日,掏金熱潮卻被日益增加的苦難取代。蒙古的小型經濟體系缺乏多元性、規模及資本,資源國家主義為這長年對外封閉的國家帶來許多影響甚廣的負面情緒。

草原上的游牧人從不樂見土地開挖,因為他們害怕大地之靈會受到驚擾。然而,而今天他們卻得面對大規模的露天採礦以及數千輛卡車所產生的漫天風沙。卡車將煤礦等天然資源載運到中國,同時將草原變為沙漠。

在蒙古驕傲的歷史中,從未有那麼多名游牧人搬遷至首都烏蘭巴托(Ulaanbaatar)。人口素來稀少的蒙古,正更加日漸空曠,也發現自己正夾在巨大的機會和險峻的危機之間。

origin (10)

Jan Locus作品《徒增的煩惱》(Growing Pain)

origin (2)

Jan Locus作品《徒增的煩惱》(Growing Pain)

origin (6)

他們得面對大規模的露天採礦以及數千輛卡車所產生的漫天風沙。Jan Locus作品《徒增的煩惱》(Growing Pain)

origin (9)

成吉思汗紀念館(Chinggis Khaan Statue Complex),為全球最大的不鏽鋼像。Jan Locus作品《徒增的煩惱》(Growing Pain)

origin

馬上青年。Jan Locus作品《徒增的煩惱》(Growing Pain)

origin (14)

烏蘭巴托。Jan Locus作品《徒增的煩惱》(Growing Pain)

origin (7)

Jan Locus作品《徒增的煩惱》(Growing Pain)

origin (3)

Jan Locus作品《徒增的煩惱》(Growing Pain)

origin (5)

蒙古青年。Jan Locus作品《徒增的煩惱》(Growing Pain)

origin (12)

Jan Locus作品《徒增的煩惱》(Growing Pain)

origin (8)

Jan Locus作品《徒增的煩惱》(Growing Pain)

origin (4)

開發中的社區。Jan Locus作品《徒增的煩惱》(Growing Pain)

origin (11)

成吉思汗纪念堂。Jan Locus作品《徒增的煩惱》(Growing Pain)

origin (1)

Jan Locus作品《徒增的煩惱》(Growing Pain)

origin (13)

烏蘭巴托市區一景。Jan Locus作品《徒增的煩惱》(Growing Pain)

本文獲RINSE授權刊登,訪談原文請見:Growing Pains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