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屆國家文藝獎】生命,如河流湧動——景觀建築家郭中端

【第22屆國家文藝獎】生命,如河流湧動——景觀建築家郭中端
Photo Credit: 劉振祥攝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郭中端身上看到的不只是敬天愛人的設計理念,或是作品與環境共生的倫理關係,而是一個人對於土地的執著信念,一位生命如河流湧動的景觀建築家。

郭中端覺得,她有責任為那兩位逝去的同學活出有意義的人生,所以她必須更勇敢的面對世界。身為虔誠天主教徒的郭中端表示,有人這樣說:「21世紀是販夫走卒的時代。」她聽了之後,十分感慨,所謂「販夫走卒」指的是不特定的多數人,也就是一般人,包括你我在內,也就是天主所憐憫關愛的對象,而她,願意為這不特定的多數人服務。

如今已逾70歲的郭中端或許不再年輕,身體也飽受病痛的折磨,然而她的意志依然如年輕時一樣,剛強而堅定。

在郭中端身上看到的不只是敬天愛人的設計理念,或是作品與環境共生的倫理關係,而是一個人對於土地的執著信念,一位生命如河流湧動的景觀建築家。

景觀建築家郭中端。(攝影/劉振祥)
Photo Credit: 劉振祥攝影
景觀建築家郭中端。

第22屆國家文藝獎得主郭中端

  • 得獎理由

郭中端秉持護土親水之專業良知,30多年來持續創作,帶動了台灣河川活化與親水美學之新浪潮。審美上具跨界合作冒險性,變化多端,無法歸類於任何典型。她的勇氣對建築界具有鼓舞的正向力量,對土地和環境的尊重先於設計,能召喚出人們對環境的感應,具核心導引價值。她是景觀建築界之先驅,亦是將景觀美學融入土地倫理的戰士。

  • 得獎感言

(一) 日文中「謝」的意涵是道歉,是謝罪。感謝則是感到「謝意」,感覺到有「對不起」的地方,請對方包涵之意。

(二) 得獎不在計畫中,但促成這麼多的規劃設計完成,過程中感覺到失禮、抱歉的人還真多。1992年成立中冶,至今仍在中冶的只有堀込憲二,永遠的合夥人,真的感謝他,從他踏上台灣,成立中冶開始,他的薪水就是要兼顧家用、公司的急用,雖然不多,卻使中冶繼續到今,需要資料,他永遠在備課之餘全力協助,由衷感謝。

(三) 老同事蔓蔓、阿昌,是夥伴也是中冶兩大支柱,還有其他現在或已經離職,包括不告而別的同事,或因為我的苛刻要求,或因我永無止境的變更,或因其他種種,都是今日要道歉、要感謝的對象,因為他們的忍耐與付出成就今日的機會,讓我可以站立在台上代表諸位領獎。

(四) 本來邀請高而潘建築師,我的恩師來做頒獎人,但他因95歲高齡不克出席。他是我的建築啟蒙老師,也是我和憲二的證婚人,他常向人介紹我說:「她從淡江系館二樓跳下一樓去和土木系的男生打架;她曾經掉進發電廠吸水孔隧道被救;她工作忙到忘記接小孩,而小孩是在樹上找到。」

(五) 留學日本十多年,首要感謝三位恩師,一位是日本大學的山口廣教授,他讓我認識到建築史的樂趣,也是我在日本十多年的唯一保證人。

另一位是東大教授村松貞次郎,我在早稻田八年近乎有一半是在他的研究室進出,他帶領我進入日本近代建築的研究,也真正看到台灣在日治時期建築的真髓。

而最後一位對我來說也最重要,他的言行教誨至今影響我的研究、設計、工作,甚至人生態度,我的指導教授吉阪隆正,他特立獨行、愛山如痴,對環境、生態、人文歷史的真知灼見影響我對環境景觀的作為,特別是他的夫人,因為她的一席話:「有機會做一條河的規劃,為何不去做?比寫一篇十篇博士論文都對妳的國家社會環境更有用。」使我回到台灣,參加了冬山河的建設,也使我的人生從原定的學術研究改向實務前進。如今這四位都走了,希望這個獎可以報答他們對我的栽培。

吉阪隆正老師培育眾多優秀人才,其中師母推薦參與冬山河計畫的象集團樋口裕康學長更是獨特,因他的刺激與協助完成了冬山河計畫,我也在之後成立了中冶。

(六) 最後感謝諸位評審與見證的諸位,謝謝。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