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念美術館《帕夫洛夫舞曲》:創作者非得扮演「隻身對抗邪惡資本的藝術家」嗎?

概念美術館《帕夫洛夫舞曲》:創作者非得扮演「隻身對抗邪惡資本的藝術家」嗎?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藝術家陳斌華早年以攝影進行創作,關注於地貌與CC0版權等議題。近年開始針對經濟、金融與交易行為等面向,進行創作與探討。本文以2022年7月於台灣數位藝術中心觀展的經驗為基礎,另訪談作者一同討論投資行為、行動實踐與科技藝術形式等交互關係。

本次觀賞的作品《帕夫洛夫舞曲》為藝術家陳斌華2022年的新作 [1],會場中的三件作品皆以金融市場的即時數值為創作素材,展件之一呈現了作者的投資標的物市值,另有因價格波動而觸發的電子實驗音樂,最後一件則為作者依據市場行情,依照指數實際行走並側錄的環境聲音記錄。

作者早年以攝影進行創作,關注於地貌與CC0版權等議題。近年開始針對經濟、金融與交易行為等面向,進行創作與探討。本文以2022年7月於台灣數位藝術中心觀展的經驗為基礎,另訪談作者一同討論投資行為、行動實踐與科技藝術形式等交互關係。

主視覺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金融與藝術的十字路口

金融議題在藝術創作領域中屬於冷門題目,雖然近年區塊鏈(blockchain)與加密貨幣(cryptocurrency)的崛起,讓藝術家們大量以此進行討論,但若是使用傳統類型的投資物當成創作題材,包含股票、期貨與債卷,則多數藝術家選擇以概念性的方式,將金融與其他相關主題包含貧富差距、世界發展與環境資源等相互串接。

AGNIESZKA KURANT於2020年的作品《風險管理》,將1000年內因虛構故事而引起的集體行為,製作成一幅資訊視覺化的地圖。該作品對「風險管理」的本質進行質疑,認為演算法雖然可以計算某些風險 ,但社會上還是會出現某些非常罕見,並且影響甚巨的事件(black swan events),它破壞了社會的穩定並產生大量的謠言,導致社民眾像被傳染病感染一樣形成某種強烈的集體意識,導致股市崩盤、房地產市場泡沫或革命。

多數的時候,當有藝術家談到貧窮、飢餓與死亡,講述的都是他人的經歷,而陳斌華這次的《帕夫洛夫舞曲》,則是以自己真實參與投資的狀態,將市場數值轉化而展示的作品。

在黑暗的小空間中,觀者站立於會場中心,眼前正對著不停起伏的數字,而街道上的環境音與無機感的電子聲響在空間邊緣交替出現,螢幕上的字串與周圍喇叭傳出的音階與車聲,像流水一般不停地從身邊流動;剛踏入展場時,會被這樣無機且抽離的方式震攝,但不久便對這些跳動的符號感到好奇,藝術家解釋,螢幕即時連線至作者的投資帳戶,將投資物及時換成市值,並在螢幕上顯示帳戶餘額。

因我本身有進行小程度的投資,當我知道這件作品的創作原理之後,這些數字瞬間就成了大洪水,而我看著數字不停地往下跳,雖然是一點點的在減少,我彷彿又經歷了一次股市大跌,心情瞬間低落到谷底(希望在文章刊出的此刻數字有補回來)。

雖然,這是別人的錢,但我能共感作者看著資產起伏的心情;我眼前就只是一個顯示有數字的螢幕,但就像是把作者本人關進了玻璃屋一樣,他的即時狀態被人們檢視並討論著。

對於沒有參與投資的觀眾來說,這些起伏就像是潮汐,就算是波動再大也是事不關己,位於台北某一處的風景。在我身邊的藝文工作者們,對於金融的了解普遍低於一般大眾,經濟相關的題材對於他們來說,是社會議題的一部分,而藝術家們處理這類型的主題,多數是打著矛盾點進行闡述,從不公義、混亂與掠奪著眼,他們刻意地遠離資本,並持續且無條件的排斥相關資訊。

這或許與華人的思想模式有關,「而惟勢利之徇,乃無以異於賈儈之交」,在傳統的士大夫階層中,對藝術的涵養象徵良好品格,而特別以藝術作品來呈現自己的投資狀態,在那個年代是並不多見的。

其實我在觀展後曾有個一瞬間,對作者的勇氣產生十分的敬意,我當時心想:願意把自己的錢放到一個展示用的投資帳號中,進行刻意的操盤並公開呈現,這樣為藝術而犧牲的決心真是令人敬佩。

但隨後便發現我的想法有著很大的問題:「我是假設作者會虧錢的」。在潛意識中,我其實與傳統那些士人存有類似的觀點,認為商賈皆為投機與狡詐,在品德上他們與良善的文士處於對立面,而當一個藝術家要進行金融相關藝術時,他應該要苦民所苦,並且揭發社會中關於邪惡金錢的黑暗面,最好還要把錢全部賠掉以博得新聞版面,好完美扮演「隻身對抗邪惡資本的藝術家」一角。

而這樣根本性的價值差異讓金融這個概念,在藝術家與投資客中呈現兩個極端的方向。每一個投資客都是看多行情才會下單的,他們在進行買進的時候都是懷抱「希望」,是幻想著這一筆能夠讓自己換車買房;然而藝術家對於投資則多數抱以負面的印象,在做作品時往往以「失望」為情緒,包含股災、坑殺散戶等泡沫現象。

在這樣的十字路口上,一個(真的是)股民的投資藝術作品似乎特別難以定位;某方面來說,我真心期待這件即時公布投資帳戶現值的作品能夠大漲,最好能夠翻好幾倍,徹底完成一個投資客的期望。

倘若真的大賺,這個藝術行為將會變得更為複雜有趣,現在大家看待它都只是一個單純的藝術行動,但若加入(獲得)了大量金錢,其道德甚至得利的正當性都會有人開始討論,然而,這正是本作品最有趣,也是其它類似題材中極少見的。

展場照_圖_陳斌華
Photo Credit: 陳斌華
展場照

浪漫的肉身實踐

另一件聲音裝置是使用投資物的即時波動價格,由作者自行將漲跌等數字波動,設定為方位與距離,而作者就一邊看盤,一邊隨著市場波動在大街上行走;隨身攜帶的錄音機,錄下了作者因移動而改變的環境音,再將整段約75分鐘的聲音記錄於展場中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