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對印尼「恩威並施」專家:雅加達在南海問題應與國際聯手抗衡北京威脅

中國對印尼「恩威並施」專家:雅加達在南海問題應與國際聯手抗衡北京威脅
7月26日,印尼總統佐科威到北京拜會中國領導人習近平。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學者指出,儘管中國對東南亞投入一帶一路建設是經濟層面、發動灰色地帶行動則與地區安全事務有關,但其實就北京立場而言,兩個層面互有影響、相互連結,因此即便印尼有意深化與中國的經貿合作,也應關注北京是否趁勢擴大軍事威脅,甚至應該聯合東協,整合區域的對中系統性戰略。

文:林柏宏

中國似乎正對印尼採取「胡蘿蔔加大棒」的戰略。雖然由中國央企協助開發、位於印尼婆羅洲的水力發電廠聯外道路已開始施工,然而在中國一帶一路倡議在印尼有新進展之際,中國海警船卻持續在印尼北納土納海騷擾當地漁船,大打「灰色戰」。

觀察人士指出,雅加達可能因考量與中國經貿往來密切,現階段僅透過外交照會等方式與北京溝通南海爭議,但印尼不該輕忽中國藉海上威脅及一帶一路擴張霸權的意圖,未來應設法吸引跨國投資及聯合東協,藉由國際秩序與整合區域力量,抗衡中國威脅。

自由亞洲電台(RFA)9月13日報導,印尼民眾上週六(9月10日)在北納土納海(North Natuna Sea)發現一艘中國海警船,在「印尼專屬經濟區內活動,並騷擾印尼小型漁船」。消息一出,再次引發外界對於中國和印尼在納土納群島海權爭議的關注。

2017年,印尼將位於南海納土納群島北部的專屬經濟區重新命名為北納土納海,被外界視為挑戰中國在此的海權主張,原因在於,雖然納土納群島為印尼領土,中國也曾表明對納土納群島主權屬印尼一事沒有任何異議,但北京根據其南海的「九段線」主張,堅稱其海權與印尼納土納海域部分重疊。

不過,早在2016年7月,位於荷蘭海牙的常設仲裁法院就已裁決,中國根據「九段線」範圍的歷史權利的說法並不符合《聯合國海洋法公約》。

有關媒體揭露的近期中國海警船在納土納群島騷擾印尼漁船的事件並非首次。印尼及國際媒體於2019年12月底報導,多達60多艘中國漁船在同年12月中旬進入納土納群島非法捕魚,其中有十幾艘是中國海警船。印尼總統佐科·維多多(Joko Widodo)於2020年1月罕見發表強烈聲明,表示涉及印尼主權「沒有談判餘地」,中印關係因此一度陷入緊張。

儘管自此之後,國際媒體較少披露有關中國海警船或漁船在納土納群島附近的非法活動事件,然而根據亞洲時報( Asia Times )及自由亞洲電台近期引述印尼民眾及海事執法人員的報導,有關中國船隻的騷擾事件從2019年以來未停止,其中一些船隻甚至距離納土納群島最外圍的勞特島(Pulau Laut)不過55多公里遠,顯示中國對印尼的「灰色地帶」攻擊,近幾年來並未間斷。

印尼,北納土納海,南海,中國
Photo Credit:Reuters/ 達志影像
納土納群島位置

應對中國灰色戰印尼推「寧靜外交」

《亞洲時報》進一步分析,中國得以持續在與印尼的海權爭議海域中進行騷擾活動,主因在於雅加達當局對北京政策不明,導致缺乏戰略連貫性,無法整合更廣泛的外交、軍事和經濟工具以全面反擊中國侵略。

對此,美國華府智庫威爾遜中心的亞洲項目研究員帕拉梅斯瓦蘭(Prashanth Parameswaran)與《亞洲時報》觀點一致,甚至表示很可能連印尼官員也有類似想法。帕拉梅斯瓦蘭說,由於印尼總統佐科目前仍著眼經濟發展、印尼當地官員又對如何應對北京看法不一,因此以現況來看,雅加達只能考慮從別的層面遏制中國威脅,而不是選擇正面回擊與中國的海事攻防戰。

帕拉梅斯瓦蘭告訴美國之音:「造成印尼缺乏(對中)反擊力道有許多原因,我想部分原因是因為自從佐科威總統上任以來,他就是一個非常重視國內與經濟情況的總統,他希望能確保與中國的經濟關係,因為中國不僅是印尼最大的貿易夥伴,也是印尼主要投資來源國。此外,(印尼)國內政治的不同應對(中國)方式也值得一提。舉例來說,一些印尼官員覺得應加大對中國的反擊、然而其他官員卻不想與之對抗,但他們也可能會以外交和經濟方式解決這些問題,例如:試圖引外資投資納土納海、在國際機構上扮演更積極的角色等,但所有這些方式並不用在軍事上。」

台灣政治大學東亞所特聘教授楊昊則表示,與其說印尼政府對北京的海上侵略行為沒有明確回應,不如說是考量中國目前強大的政經實力,只能採取「寧靜外交」,也就是以低調做法回應北京,以避免激起過大的政治或外交漣漪。

楊昊告訴美國之音:「透過外交管道、外交照會,還有一些正式跟非正式管道的訊息的傳遞跟溝通,應該是雅加達政府已經在進行的一些做法,我想印尼不會放任大國的霸權勢力在東南亞海域的騷擾跟軍事擴張,它不會允許這種非理性的行為發生,畢竟它確實是海上大國,只是印尼相較於中國的整體實力,在很多的作為上都是比較保留、低調的方式,而不會去引起太多明確的關注跟爭議,就是『寧靜外交』。」

RTX2HQOB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2016年6月23日,印尼總統佐科威登上軍艦「KRI Imam Bonjol 383」,首次前往視察納土納群島。

地緣政治風險高印尼油氣開採恐生變?

儘管外界並不清楚印尼應對中國在自家海域上大打「灰色戰」的完整戰略,不過就如威爾遜中心的帕拉梅斯瓦蘭所言,雅加達似乎正試圖拉攏與外資的合作,間接應對北京威脅。

《東協國家簡報網站》( ASEAN Briefing )近期報導,印尼政府正考慮在納土納群島上設立經濟特區,計劃若獲通過,將為旅遊、漁業、能源和安全領域的外國投資商創造機會;能源新聞網站Upstream也於8月底指出,英國港灣能源公司(Habour Engery PLC)目前正推動位於北納土納海的油氣田區「鮪魚區塊」(Tuna Block)的開發案,可望於2022年稍晚向印尼政府提交發展計劃,最終投資決定則預計於2023年定案。

然而,根據路透社2021年12月報導,在印尼允許能源公司於2021年6月末在「鮪魚區塊」開鑿了兩口評估探井後,中國便要求印尼停止鑽井作業,但雅加達並不接受北京說法,表示這是印尼的主權權利。因此,中國之後將對「鮪魚區塊」的開發計劃做出何種反制措施,也引外界熱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