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總統首次出席上合峰會,外界分析艾爾多安與普亭彼此靠攏

土耳其總統首次出席上合峰會,外界分析艾爾多安與普亭彼此靠攏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上海合作組織高峰會於15、16日在烏茲別克舉行,由於土耳其同時是北約盟國與上海合作組織對話夥伴地位,因此這次總統艾爾多安獲邀參加峰會,其在會中以及兩大勢力間的角色備受關注。

(中央社)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15日率多位部長抵達烏茲別克撒馬罕,出席上海合作組織高峰會。艾爾多安此行是土耳其2012年獲上海合組織對話夥伴地位後,首次以總統級領袖出席峰會。

上海合作組織(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sation)高峰會15至16日在中亞內陸國烏茲別克的撒馬罕(Samarkand)舉行,艾爾多安應烏茲別克總統米爾濟約耶夫(Shavkat Mirziyoyev)邀請,作為特邀嘉賓出席。

同行包括土耳其第一夫人艾米內(Emine Erdogan)、外交部長卡夫索格魯(Mevlut Cavusoglu)、能源與自然資源部長唐梅茲(Fatih Dönmez)、國庫暨財政部長內巴蒂(Nureddin Nebati)、國防部長艾卡(Hulusi Akar)、國家情報局長費丹(Hakan Fidan)及國防工業署長狄米爾(Ismail Demir)等人。

烏茲別克總理阿里波夫(Abdulla Aripov)及土耳其駐烏茲別克大使貝卡(Olgan Bekar)等官員在撒馬罕國際機場迎接艾爾多安一行人。

上海合作組織2001年成立,是俄羅斯、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中亞前蘇聯加盟共和國的對話組織,4年前擴大納入印度及巴基斯坦,盼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對抗區域內的西方影響力。

土耳其2011年3月申請為上海合作組織「對話夥伴」,並於翌年獲批准,成為繼白俄羅斯和斯里蘭卡之後,上海合作組織第3個對話夥伴國。

艾爾多安將在峰會期間與若干領袖舉行雙邊會晤,並於峰會上發表演說。

土耳其總統府昨天發布聲明,艾爾多安訪烏茲別克後,將飛往美國紐約出席第77屆聯合國大會。他將於9月20日在聯合國大會上發表演說,並與聯合國秘書長古特瑞斯(Antonio Guterres)及數位國家元首會晤。

艾爾多安預計將在美國會見土耳其非政府組織、商業團體及猶太組織代表。

烏茲別克現為上海合作組織輪值主席,烏茲別克總統的新聞祕書阿薩多夫(Sherzod Asadov)之前宣布,上海合作組織8個會員國的領袖都會出席峰會。

這8國的領袖包括:俄羅斯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港譯「普京」)、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烏茲別克總統米爾濟約耶夫、巴基斯坦總理夏巴茲.夏立夫(Shehbaz Sharif)、哈薩克總統托卡葉夫(Kassym-Jomart Tokayev)、吉爾吉斯總統賈帕洛夫(Sadyr Japarov)和塔吉克總統拉赫蒙(Emomali Rahmon)。

伊朗亟欲突破美國制裁下的經濟孤立困境,今天簽署加入上海合作組織的履行義務備忘錄。

強人相惜加戰事失利需支持,普亭靠攏艾爾多安

分析指出,俄國總統普亭盼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明年連任,「不是因為他對艾爾多安有特別想法,而是他覺得自己能與強人打交道」。隨著俄軍在烏克蘭的戰況失利,對土耳其的依賴及討好艾爾多安的需求只會更高。

聚焦中東新聞的Al-Monitor網站13日報導,近期土耳其民意調查指出,如果今天舉行選舉,艾爾多安沒有勝算,他所屬的保守執政黨「正義發展黨」(AKP)也將失去國會多數。

多位評論人士表示,如今國際制裁開始產生影響,艾爾多安的友誼對普亭來說變得越來越重要。

雖然許多西方觀察家認為,艾爾多安不太可能讓自己輸掉大選,但僅僅是選輸的可能性就讓普亭不安。這背後有幾個原因,其中最直接的是土耳其拒絕加入西方陣營制裁俄國、仍對俄國開放空域,還為數十萬名俄人及其資金敞開大門。

「無論怎麼看,普亭明顯希望艾爾多安連任」,土耳其前官員塞翟(Aydin Sezer)說道。

最近幾週,艾爾多安親俄傾向變得更加明顯,至少言詞上是如此。艾爾多安日前出訪巴爾幹半島時表示,「我可以明確地說,我認為西方態度不對」。西方對俄政策「基於挑釁」。「不要小看俄國」。

他還說,俄國切斷供應歐洲天然氣,以報復制裁是有道理的,歐洲實際上「自業自得」。

俄羅斯研究學者米勒(Chris Miller)分析,「如果你坐在克里姆林宮,你現在已經有20年的時間了解艾爾多安及他周邊體系的運作方式。這樣的體系帶來憂喜參半的結果,但總體而言,它使土耳其與西方產生分歧,這對俄國來說,無疑是有利結果」。

美國曾因土耳其向俄採購S-400防空飛彈系統,而將土耳其踢出F-35聯合攻擊戰鬥機開發計畫,這是土耳其與西方最明顯的裂痕之一。美國國會持續抵制向土耳其出售F-16戰機,雙邊分歧似乎還會擴大。

艾爾多安9月9日再次談到向他國購買戰機,並說:「美國並不是唯一出售戰機的國家。英國、法國及俄國也賣戰機,其中一些國家已經向我們釋出正面訊息」。

RTSB9JR0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俄國入侵烏克蘭,更將艾爾多安這位盟友的價值拉抬到新高。此外,土耳其前官員塞翟(Aydin Sezer)認為,艾爾多安與普亭的私人關係也是關鍵。

塞翟說,當艾爾多安幾年前與普亭推動藍溪(Blue Stream)天然氣管線計畫時,兩人建立早期的「情感連結」。「普亭當時見到一位果斷、打破所有繁文縟節,還能合夥做生意的人」。


猜你喜歡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Photo Credit:遠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往除了政府、金融及電信等特定產業,企業對於資安的投資相對保守。隨著上市櫃公司指引的修正將規範逐步擴大到各級產業,加上各種勒索攻擊等事件頻傳,大型企業尤其電子製造業,對資安風險的重視與需求也明顯上升。

法規驅動資安投資升溫,供應鏈數位化的資安缺口引關注

成立於2004年的數聯資安,擁有全台首座企業級資安監控中心(SOC),2009年成為遠傳100%子公司後,整合集團豐富資通訊網路資源,提供專業資安監控、檢測、治理等解決方案及顧問服務,成為企業數位轉型路上最可信賴的資安夥伴。

數聯資安總經理李明憲觀察,近來企業關注的供應鏈資安議題主要有兩個面向,一個是從技術面去應對供應鏈上下游數位化串聯所形成的間接攻擊威脅,以及軟體開發來源是否被內植惡意軟體而形成的資安缺口;加上疫情以來大量遠距工作引發的資安風險,「零信任(Zero Trust)架構概念」也受到更多產業的重視。

資安長首重理解企業商業價值,從管理面完善風險排序與資源配置

另一個面向則是管理面,去年底金管會公告要求111家第一級上市公司設置資安長與專責人員,並且對資訊資產盤點、資安管理制度的建立稽核等都有完整規範,帶動了企業的剛性需求,加上資訊與通信科技(ICT)、半導體等供應鏈受到國際大廠客戶的要求,因此今年以來導入ISMS資訊安全管理制度/ISO27001認證受到高度詢問。

配圖一_ISO認證
Photo Credit:遠傳
數聯資安擁有業界唯一通過ISO三項認證的SOC中心,以及第一套國人自行研發的資安管理系統。

李明憲建議,企業應洞悉資安指引背後的意義:資安就是風險管控,當資源有限,要找出最優先防護的重要資產,並每年重新盤點風險來源。例如企業因應疫情從實體通路轉進電子商務,當營運模式改變,資安的重點就應有所調整。

由此來看,企業如何找到合適的資安長?李明憲也建議,「技術純熟非首要考量,資安長應對企業的商業營運模式有充分理解,能據此定義風險來源並排序重要性,進而作資源配置和建立制度。」以製造業來說,重要資產可能在運營科技(OT)端,不在資訊科技(IT)的管轄範圍,因此資安長要跳脫傳統IT的框架,從更高點來思考風險和資源配置。

破除迷思:資安非零和遊戲,未來靠AI大數據應對進化的風險

李明憲也提醒,過去的思維可能以為投入資安防護就不會發生事件,但進入到數位化與物聯網的時代,資安風險範圍太廣,佈防成本相對提高,因此最重要的還是損失要可控管。

隨著風險不斷進化,李明憲也期許數聯資安結合母公司遠傳的「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策略,針對數量龐大的資安事件及警告,運用大數據的整合關聯分析,並透過AI機器學習來偵測異常行為,及早找到潛藏的風險和威脅來源,以差異化的解決方案,成為資安託管服務供應商的領導者。

本文章內容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