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我台北,我街道2》:對號入座自己的曾經,理解這座城市所有一切的並存

讀《我台北,我街道2》:對號入座自己的曾經,理解這座城市所有一切的並存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回想起來,我以記者為職鎮日在台北迷走,俯拾皆素材,只是不符合財金或政治線的新聞需求,總之先把那些人事時地物心得感想通通記錄下來收進口袋裡,一直寫、一直找題目、再一直寫下去。

工作幾年後,我從財金轉跑政治線,讀到書中親民黨發言人吳崑玉的〈慣看秋月春風的台灣政壇第一路〉,談在立法院工作、不同層級的人出沒的飲食店與鄰近的政治周邊產業辦公室,飯桌上談些什麼呢?容我用《間諜家家酒》的安妮雅表情,呵。

跑國會時吃過無數次青島排骨,去過蜜蜂咖啡,也偶爾光顧喜來登飯店的餐廳包廂,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的辦公室在院外,我則是路過就會進去聊聊,本周能跑出什麼新聞題材,常常就靠這樣的聊聊,一次在深夜專訪柯建銘,採訪結束後他興致高昂,額外導覽了協商空間與他的藏書藏品。

這裡各階層的人都有故事可說,我與助理們交換八卦時,如果天氣好肚子有點餓情緒又需要炸物撫慰,我們會走往鄰近的開南商工後巷,那邊有水煎包與雞排攤車,現炸現煎,物美價廉,從中午擺到傍晚,務必得搶在附近高中生下課前來否則吃不到,站著排隊算放風,不想等待就先打電話預訂到攤取貨。

而情感與記憶無法預定處理好到店取貨的,這本書以陳雪頗具自傳色彩的短篇小說〈夜那麼深〉作結,呼應了我對台北/台灣的情感,因為有知心的人們在。

夜那麼深,彷彿會走進黑暗裡再也出不來,這條街,就像D的那個碉堡,他們說的話,說過的故事,那些擁抱,就像高粱酒灌進身體裡,但得到的不是麻痺,而是一種近似於愛,不,那確實就是愛,一種純度極高的友愛,確實讓她騙過了死神,熬過了最絕望倉皇的歲月。

一個既是作者也是讀者的機緣

回想起來,我以記者為職鎮日在台北迷走,俯拾皆素材,只是不符合財金或政治線的新聞需求,總之先把那些人事時地物心得感想通通記錄下來收進口袋裡,一直寫、一直找題目、再一直寫下去。

發行第一本個人作品小說之後,不時想著「應該要寫更多與台北有關的故事」,能在主編李金蓮的邀請下,參與《我台北,我街道2》,和夢幻陣容的作者群:羅智成/詹宏志/李桐豪/陳嘉新/劉梓潔/楊富閔/徐淑卿/陳慧/李昂/吳崑玉/張國立/廖志峰/夏夏/孫梓評/陶曉嫚/邱比/林昆穎/凌宗魁/陳柏言/蔣亞妮/張娟芬/陳雪(依文章順序排列)一起書寫,有了一個既是作者也是讀者的機緣,真是萬分感謝。

對號入座自己的曾經、理解這座城市所有一切的並存。

延伸閱讀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