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得不好惹以後,我的生活好過多了》:想毀掉一個男人,就把他變成丈夫

《變得不好惹以後,我的生活好過多了》:想毀掉一個男人,就把他變成丈夫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他父母一波又一波的電話催生下,小米懷孕了。懷孕期間他對小米很好。她滿心歡喜地以為那是他們新生活的開始,卻沒想到那是某種倒數計時。

文:姚林君

想毀掉一個男人,就把他變成丈夫

「真的要離婚嗎?」

「是的。」

「以後也不會後悔嗎?」

「不後悔。」

小米曾經設想過一萬次婚姻破裂的場景,卻從來沒想過自己會像此刻一樣平靜。

沒有灑狗血的情節,沒有哭哭啼啼的畫面,只有冷靜,像普普通通買東西結帳一樣的冷靜。

輪到他們的時候,丈夫用乞求的眼神看了她一眼。小米迎著他的目光沒有絲毫的躲閃。如果這時候有觀眾,她看起來一定殘忍得像個局外人。

只是在那一瞬間,她覺得自己越來越輕,像樹葉飄過波瀾不驚的湖面,不被察覺地撫摸了一下湖心。

胸腔裡面轟然作響。

小米清晰地聽到,那是什麼東西被碾碎的聲音。

01

丈夫是小米的初戀。

其實在他之前,小米也談過幾次戀愛,但是她一直固執地認為他是她的第一個男朋友。

「不是說真正愛過才叫戀愛嗎?雖然這聽起來有點愚蠢。」

每次小米這麼對他嚴正聲明時,他總會摸摸她的頭,咧起嘴角說:「你也是我的第一隻小狗。」

「是的,他總叫我小狗。他以為這是對我的愛稱。但他不知道,我確實是隻狗。」

國一那年,小米爸爸出軌了,堅決向小米媽媽提了離婚。從媽媽拉著小米一起給他下跪,讓他不要拋棄她們的那一刻開始,小米就一直活得像一隻搖尾乞憐的狗。

小米內心從不相信婚姻。

所以在決定嫁給他之前,小米經歷了很長一段時間的掙扎。她在猶豫。

把這個男人毀掉,讓他變成丈夫,值得嗎?

他原本可以去愛很多人。我們都有更多的選擇。但從今以後他只能愛我,起碼在檯面上只能愛我。如果不一輩子捆在一起,他也許能在我的記憶中保留浪漫多情和有趣的樣子。但今後他會變得肥胖而庸俗,我們被迫分享彼此最真實、醜陋的那一面。

我們將看見對方上廁所不拉門的樣子,睡覺打呼姿勢七仰八叉的樣子,鼻毛從鼻孔露出來的樣子,大腹便便失去所有荷爾蒙的樣子,為了賺錢變得庸俗的樣子,頻繁爭吵卻為了孩子而無法離婚時面目猙獰的樣子。

小米打了一個寒顫,這些事想起來就很殘酷。

但是她可以接受分手嗎?她不能。

占有欲告訴她,防止失去的唯一辦法就是囚禁。

婚姻只是一種「軟禁」的手段而已。

好不容易找到人收留,她不想再做那隻雨夜裡被淋得濕透,追著拋棄自己的主人的車尾燈狂奔的流浪狗。

02

拋物線走到最高點,也不知道自己下一秒會往下掉。

結婚以後,小米和丈夫大概過了五六年美好的日子。

她很享受他們只看著彼此的時光。

每天早上一醒來,他的呼吸熱熱地噴在小米的臉上,小米睜開眼就能和他對視。

他們一起去很多很多的地方旅行,拍下能貼滿家裡所有空白位置的照片。

小米試圖變成一個真正的妻子,但由於理論總是大於實踐,導致她多次把鍋子燒壞。

他們很多次聊天聊到深夜,中間險些睡著好多次,但還是強撐著直到窗外泛起魚肚白。

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她和丈夫去爬山,突然吵得很凶。路過一個小山坡時,小米撂狠話,你肯定一點也不愛我,不然你為什麼永遠不肯先低頭。

他氣瘋了,說我不愛你為什麼跟你結婚。

「那你證明給我看啊,從這裡跳下去。」

他想都沒想立刻縱身一躍。

小米嚇壞了,連滾帶爬地撲下去,他抱著腿在那打滾。骨頭白森森地從皮肉裡戳出一截,尖銳得像他表達愛的態度。

救護車來了,醫生抬出一個擔架。他躺在上面,滿頭大汗地給小米比了個「V」。

小米看著他又哭又笑:「你怎麼這麼傻?」

他擠了個比哭都難看的笑容。「我也沒辦法,你總不能冤枉人啊!」

03

很多時候,我們也不知道事情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化的。

比如,是不是什麼感情都逃不過十年魔咒?

在他父母一波又一波的電話催生下,小米懷孕了。懷孕期間他對小米很好。她滿心歡喜地以為那是他們新生活的開始,卻沒想到那是某種倒數計時。

生下寶寶以後,公婆非要過來幫忙。小米媽來看了看,住不下,就走了。從沒有跟公婆相處過的焦慮、徹夜照顧孩子的辛苦和產後荷爾蒙的影響,讓小米的脾氣變得很古怪,她很沒有安全感。

他們開始頻繁地爭吵。

大概為了躲避壓抑的環境,丈夫一直加班,回家的時間越來越晚,擁抱越來越敷衍直到沒有。兩個人十天半個月說不上兩句話,他寧願躲在房裡玩電腦也不看小米一眼,更不可能幫忙帶孩子。

已經不記得上次一起出門是什麼時候的事了,兩人迫不得已的交流只有水電費又欠繳了,牙膏用完了,今天的菜太鹹了。

枕邊的溫度也消失了,他總是趕在她醒來之前出門。

不知道他是真的忙碌還是刻意地避開。

小米冷漠地看著這一切,就像看著他發動了車,把一條髒兮兮的毛毯扔到後座,然後引誘車後的小狗坐上來,再把小狗和毛毯一起丟到幾萬公尺外的荒野。

「我知道,我就是那隻小狗,那隻什麼都明白還是坐上了車的小狗。」

04

離婚不需要挑日子。

那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早晨,小米出差了一週之後回家的早晨。

她像往常一樣睜眼,摸了摸旁邊被子上的餘溫,發了訊息給丈夫。

「我要離婚。」

「你又發什麼瘋?」

「我不想跟你過下去了。我是說真的。我不想一眼就能看見自己的未來,連正常的情感需求都被當作矯情,不被理解,不被接納,沒有溝通,這麼窒息的婚姻我不想要。」

「窒息?有房有車,有錢有閒,什麼都有,你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平白無故找架吵?」

小米苦笑了一下。

「是啊,我找架吵。你沒有發現最近我們連架都沒機會吵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