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有條件成為亞洲CDMO中心:保瑞9年併購全球6家藥廠,朝「製藥業台積電」邁進

台灣有條件成為亞洲CDMO中心:保瑞9年併購全球6家藥廠,朝「製藥業台積電」邁進
保瑞董事長盛保熙接受中央社專訪時表示,只要政府持續投資委託開發暨製造服務(CDMO),「台灣應該是最有條件做到亞洲區最大CDMO中心」。中央社記者王飛華攝 111年9月18日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生技業與半導體業同樣擁有高技術及資金門檻特色,由於藥品涉及生命安全,在生產製造端的門檻極高,包括建廠、查廠、取證就需耗費3至5年不等時間,一旦委託代工,轉單的可能性就相對低,除非已是非常成熟且便宜的小分子藥。因此藥品代工比一般產業更有條件打造「製藥業台積電」。

新矽盾崛起,盛保熙:台灣有條件成為亞洲CDMO中心

(中央社)今(2022)年8月初,中共發動「圍島」軍演,台海情勢急遽升溫,不僅晶片供應成為焦點,保瑞藥業董事長盛保熙接受《中央社》專訪時透露,很多客戶打來關心出貨情況、員工是否受影響,就連國際大廠葛蘭素史克(GSK)製造總經理也親自致電了解。

盛保熙深有所感地說,這次台海情勢升溫,生技廠更深刻了解到,掌握龐大國際代工訂單、產能,「國家position會更重要」。

近年,台灣生技業積極搶攻委託開發暨製造服務(CDMO)訂單,例如台康生技斥資新台幣150億元擴廠,永昕引進日本藥廠JCR入股,串起緊密CDMO合作關係,北極星除了在北加州、中國成都廠區外,也宣布斥資20億元在宜蘭設置新廠區,占地面積4.36公頃,預計2024至2025年加入營運擴大CDMO產能;一夕間,生技業掀起「代工」熱潮。

台康、永昕、泰福都屬於生物相似藥開發兼CDMO廠,提供一站式藥物開發服務及商業化生產能力,北極星為新藥研發兼CDMO,保瑞則定位在純粹CDMO公司,產品線橫跨大分子與小分子一站式CDMO。

過去「代工」二字,多少含有貶抑意味,近幾年晶圓製造龍頭台積電讓資本市場領悟,代工也能成為領頭羊的商業模式,是可以被看好的,帶動近年生技CDMO廠進入蓬勃發展階段。

3年前大家看不起CDMO,台灣新藥無處發包

事實上,生技業過去不流行CDMO模式,盛保熙直言,「說真的,3年前大家非常看不起CDMO」。

他解釋,擁有產能的生技廠覺得太麻煩,接了代工訂單,「還要幫你顧QA(Quality Assurance),很多品管,還要寫報告,工廠也不太習慣切換產線」,面對CDMO訂單,多半是剩餘產能、加減做心態。

正因為如此,台灣沒有專門代工工廠,國內新藥開發公司沒地方發包,索性自建產能,種種原因導致台灣發展CDMO環境跟條件都不佳。

不過,保瑞10年前就跨足CDMO,盛保熙坦言是運氣,當年吃下衛采台南廠,衛采提出收購條件是保留原本代工業務,因為保瑞沒有自有品牌,加上衛采台南廠具有一定製造品質,陸續有客戶捧著訂單找上門,最後代工訂單占據公司大半時間,才發現原來這是一門潛在商機,開始土法煉鋼摸索何謂CDMO。

當時公司團隊盤點所需技能,包括如何面對國外查廠、洽談技術轉移、切換原料產線確保品管以及各式報告撰寫等,一步一腳印逐步掌握Know how,才有今天的保瑞。

從崎嶇轉型到開花結果,盛保熙更確定CDMO市場潛力無限。

目前全球約有2/3 CDMO公司營收低於5000萬美元,全球第10大CDMO公司2018年為6.6億美元,也就是說,若想擠進前10大,門檻為6億美元,目標並非遙不可及,因此保瑞設定持續擴大產能,自建或併購均不排除,壯大經濟規模成必經之路。

盛保熙相當看好這波台廠CDMO熱潮,他說,「台灣很會代工、很懂怎麼幫別人代工,我們願意24小時在電話上溝通,你要美國人晚上10點跟你開會,那是不可能的」;所以藥品代工台灣也能做得很好,這是很natural條件,資本市場了解CDMO可以帶來穩定現金流,籌資不是問題。

生技廠掀CDMO熱 盛保熙:台灣藥品代工也能做得很好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保瑞藥業董事長盛保熙說,台灣很會代工,所以藥品代工也能做得很好,這是很natural條件。《中央社》記者王飛華攝 111年9月18日

韓國競逐全球10大CDMO,台灣有條件成為亞洲中心

不過,這股龐大商機人人都會撥算盤,韓國也異軍突起追趕成為全球前10大CDMO,盛保熙認為,韓國內需市場比台灣大4倍,具備良好新藥開發條件,但是韓國在文化上比較習慣「一條龍自己來」,若想做代工生意,相形之下台灣條件比較適合。

去年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襲來,改變全球政經面貌,原本走向全球化的貿易型態,因為這場百年大疫,讓各國了解擁有製藥、疫苗產能,宛如掌握國安等級抵禦力。

盛保熙透露,確實有跟客戶討論,是否要配合他國戰略考量赴當地確保產能,「但真的太貴,不是貴1成、2成,是貴1倍!」

他說,儘管台灣大力支持CDMO,也修訂「生技醫藥產業發展條例」,將CDMO納入租稅優惠,不過相較於美國、加拿大採取直接給廠商補貼金方式,誘因更強。

盛保熙以公司自身發展經驗為例,保瑞先前曾在加拿大、台灣兩地評估擴充產線,由於加拿大政府給的條件是只要廠商引進新技術,審核通過就給予補助,所以當時保瑞遞出申請,審核6週就拍板通過,補助規模約250萬加幣,由於補助相當優惠,保瑞決定在加拿大購買設備、擴大產線。

然而,雖然租稅優惠不像直接給補助誘因大,盛保熙強調,只要政府持續投資CDMO,台灣站在很好位置,因為從產業發展歷史證明,台灣很多可以做到第一,他認為「台灣應該是最有條件做到亞洲區最大CDMO中心」。

保瑞尋求自己全新商業模式,朝製藥業台積電邁進

生技業與半導體業同樣擁有高技術及資金門檻特色,由於藥品涉及生命安全,在生產製造端的門檻極高,包括建廠、查廠、取證就需耗費3至5年不等時間,一旦委託代工,轉單的可能性就相對低,除非已是非常成熟且便宜的小分子藥。因此藥品代工比一般產業更有條件打造「製藥業台積電」。

探究台積電成功模式,「全新的商業模式」絕對是必要條件,盛保熙說,歷經10多年來發展,已經有愈來愈多台灣新藥公司拿到藥證,自己很看好台灣新藥潛力,未來台灣如果能發展成產業聚落,就像早期台灣從IC設計、晶圓代工、封裝,一路將產業鏈完整串起來,保瑞期待能陪著台灣新藥公司共同成長壯大,進而拚上國際舞台,發輝台灣的產業鏈價值。

9年併全球6家藥廠,保瑞以收購代工連結國際大藥廠

陳世民:多次併購讓保瑞跨足海外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保瑞藥業副總經理陳世民表示,透過多次併購帶來的機會,讓保瑞得以跨足海外、取得國際級大藥廠等級客戶,目前已擁有7座工廠,並累積國際人才,未來在生產、策略運用上更能發揮整合效益。《中央社》記者王騰毅攝 111年8月18日

(中央社)保瑞是一家從代理商起家的台灣藥商,9年併購全球6藥廠,透過「收購+代工合作」模式快速與國際大廠連結,成功將藥品行銷全球100個國家,晉升台灣生產能量最大的藥業集團,期間營業額快速翻了50倍,明年更可望向百億叩關。

「儘管未來的挑戰還很多,但保瑞的確在台灣做了一個很好的示範,可說是在台灣打造出全新的商業模式」,保瑞副總經理陳世民直言,透過多次併購帶來的機會,讓保瑞得以跨足海外、取得國際級大藥廠等級客戶,目前已擁有7座工廠,並累積國際人才,未來在生產、策略運用上更能發揮整合效益。

全球委託開發暨製造服務(CDMO)市場競爭激烈,生策會分析,全球製藥CDMO產業仍然為歐、美與中國主導,全球前10大CDMO藥廠中,歐洲占6家、美國2家、中國以及韓國各1家。

若以2021年總產值來看,生策會指出,瑞士百年藥廠Lonza以年營收56億美元排名全球第一大廠,是Moderna疫苗開發生產的重要夥伴;全球第二大為中國藥明康德與藥明生物,總營收為52億美元,藥明康德憑藉獨特的業務模式,積極在歐美建廠。

第三大CDMO藥廠則是有超過50個生產基地、年營收規模約40億美元的Catalent,也是AZ和Janssen的COVID-19疫苗主要產製夥伴。除前3大外,其餘藥廠多數年營收僅約10餘億美元,距離領先群仍有相當差距。

此外,根據保瑞評估,全球生物藥品CDMO年複合成長率達11%,市場規模將從2022年的113.8億美元,成長至2024年的172.5億美元,其中又以北美為第一大市場。

小蝦米遭質疑:你們資本額有能力來併我們嗎?

一家資本額未達2億元公司,不到10年,花了近百億資金啟動6次收購,最近一筆交易更豪砸了60億元,這樣的財務槓桿操作,引發外界不少質疑目光。

陳世民強調,啟動併購計劃時,都會精算3年至5年的資金需求,也會著重在合作效益評估。保瑞的模式是收購資產(製藥工廠)並承接代工訂單,逐一將產品線、研發及市場補齊,並非去買一個對方不要,甚至想要處理掉的賠錢資產;尤其工廠屬於固定資產,在資金取得上更容易獲得銀行端支持,在金流上較無問題。

陳世民回憶,當初提出要併日商衛采台南廠時,對方提出質疑:「你們的資本額才多少而已,有能力來併我們嗎?」

對於衛采尖銳的質疑,保瑞沒有因此退縮,陳世民說,雙方從原本的合作關係開始,最後走到併購,這期間保瑞花了很大力氣跟時間準備,才獲得對方認可;因為案子成功,也開啟保瑞全新的成功模式。

陳世民說,有了衛采「代工實績」才能進一步談下美國Impax旗下益邦製藥、葛蘭素史克GSK加拿大廠以及伊甸生醫、安成國際藥業等併購案,也讓保瑞的CDMO業務從小分子到大分子;從細胞株開發、製程開發、分析方法開發、劑型設計到品質控制檢測服務等,為客戶生產臨床和商業量產藥物,完整建構出保瑞一條龍的CDMO業務。

陳世民解析,保瑞的併購案並非單純的銀貨兩訖買賣,雙方仍保有合作模式,會簽3年到5年的代工合約,「有一個合作關係在,對方會希望你好」,才會願意給較好的合作條件;保瑞只要把品質顧好,按時交貨,把公司管理好,讓對方無後顧之憂,能專注在開發端,雙方處在共好的生命共同體上,加速前進。

從衛采到益邦,連續2個成功的案例讓國際大廠葛蘭素史克GSK看上,願意將加拿大廠交給保瑞。

陳世民:啟動併購會精算3至5年資金需求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保瑞藥業副總經理陳世民說,啟動併購計劃 時,都會精算3年至5年的資金需求,也會著重在合作效益評估,保瑞的模式是收購資產(製藥工廠)並承接代工訂單。《中央社》記者王騰毅攝 111年9月18日

從電子業的演化,尋找生技CDMO機會

陳世民觀察生技業與半導體業的發展歷程有很多相似之處,當產業成熟到生產設備可以模組化、制式化後,CDMO代工業就開始出現,而「模組化」在製藥業裡叫製程、配方。

他說,現在大分子藥發展越來越快,隨著法規要求的東西越來越清楚,也已開始出現模組化設備;大分子藥「代工業」的趨勢已成型,除了保瑞外,有多家藥廠爭相投入,當然代工業同樣存在技術差異,大家拚的是良率。

陳世民表示,細胞株在產能上的技術門檻相對高,能夠透過不同技術或製程拉高「產量」者,含金量自然就高。導入智慧製造,透過全自動化系統控制,降低人為控制的失誤是保瑞目前積極努力的方向。

新聞來源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朱家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