繭居巴基斯坦旁遮普「來不及村」兩個多月的我,一度以為自己出現幻聽與幻視

繭居巴基斯坦旁遮普「來不及村」兩個多月的我,一度以為自己出現幻聽與幻視
台灣友人趁到巴基斯坦洽商之便,特地驅車兩個多小時,到偏遠的「來不及村」探望我。我們所坐的沙發,緊貼的牆壁後面,便是反ㄏ字型上面那一橫線的長方形衞浴間。右方隱約可見二媳房間裡的高級床組嫁妝|Photo Credit: 亞瑟蘭 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不會忘記,背對著我的二媳廂房,突然「喀」地一聲,有人開啟房門、探出頭來。

首先,讓我來介紹一下拉納家族那幢在「來不及村」裡鶴立雞群、結合西式風格又不失旁遮普傳統需求設計的屋宇一樓平面圖。

那是一個梯形佔地,在「室內設計師」並沒有什麼專業定義可言的鄉下,有土斯有財,自己的地,自己愛怎麼蓋就怎麼蓋,自由無限發揮憑著想像隨意蓋。在此,容我暫且省略二樓結構、與一樓西南象限的格局,盡我所能來描述這梯形平面、一樓的東北象限那個反「ㄏ」字型的空間設計。

在那個反ㄏ字型的線條結構上,一共隔有四個功能各自不同的空間。

從反ㄏ字型上面那一橫線的左半邊開始,拉納家族耆老們,設計了一個約莫正方形的半套房,並漆成滿室的浪漫粉紅,以符合拉納家族對他們那個外國長媳——我——的異國想像。即使是外國圓月亮的我,乍抵這個打掉舊屋、原地重建的全新屋宇,都驚喜得很,畢竟,就連在台灣,我也從來不曾擁有過屬於自己的粉紅閨房。

而之所以用「半套房」來形容這個長媳房,是因為與這個浪漫粉紅閨房相連的長方形衛浴間,緊貼著就蓋在反ㄏ字型上面那一槓的中間。

不得不佩服鄉下室內設計師的智慧,因為,他們將這個長方形衛浴間的兩個寬口各開了一道門,如此,不管從反ㄏ字型上面那一槓的長媳粉紅閨房,或是從反ㄏ字型那一長撇、後來裝潢成拉納次子再婚的新房,兩房都有各自獨立的門鎖,可以直接進出那個原本由長媳專用,後來變成兩房子媳共用的衛浴間。

事實上,在反ㄏ字型那一撇的最下面,另有一間與二媳房緊緊相連的、真正獨立的衛浴間,不過,這個完全獨立的衛浴間,門板是開在反ㄏ字型那一撇下面、面向梯形空間裡側的。可以想見,在「設計師」的邏輯裡,那是用來做公用衛浴間,因為,印巴社會至今重視家族關係,綿密的家族體系,是龐大的國家、社群最重要的底層單位,一整串親友來訪、留宿個幾天,是家常便飯的事。因此,這個為訪客們設計的獨立衛浴空間,實在無可厚非,也有其必要。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獨家評論分析、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
TNL+ 首月體驗價 1 元,
加贈 LiTV 首月免費(見活動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