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德神話》:促成基督新教興起的馬丁路德,首先應該被理解為天主教的改革者

《路德神話》:促成基督新教興起的馬丁路德,首先應該被理解為天主教的改革者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沒有誰的故事比馬丁路德更能說明西方現代性的勝利,然而站在中世紀威權看台前宣布宗教和知識自由的路德,是如何被形塑成宗教改革者?就得要回到這個神話的發源地——19世紀後期的德國,追溯自一次大戰結束到國家社會主義興起的歷程。

文:克莉斯汀・海默(Christine Helmer)

第六章 路德如何成為天主教的改革者

01 今日

本書有個關鍵前提是,當今最有影響力的現代性詮釋,在很大程度上是被製造出來的新教想像。在這前提下,必然結果就是許多被認為是現代的東西,都會與路德的生平有關。二十世紀之交的路德學者將現代性定位成路德宗教改革的突破,甚至也將宗教視為對抗制度化的非理性經驗;而路德,被描述成現代性的典範案例而受到研究。在德國,當學者想把自己的國家寫進現代世界時,他們畫出一條從路德延伸到他們所處時代的敘事弧線。這些被學者認定為敘事情節基礎的價值觀,以及線性歷史的發展方向,都繼續形塑並激發著現代想像。

特別重要的是,路德敘事是如何被講述的、這故事的形成,以及故事產生背後的歷史、文化和政治力量,這些全都息息相關。二十世紀初的德國知識份子,包括賀爾和奧圖、韋伯和特勒爾奇,都把路德視為形塑現代性力量的指南和關鍵,以此進行了研究。

他們以一組路德生平的參數,把宗教概念化,並將宗教視為文化現象,與其他文化形式(如經濟和神學、政治和藝術)並列,進行了複雜的互動。他們設定了在現代性下探討宗教的條件,特別是除魅和世俗化的關係,以及對於超越的渴望。到了今日,與宗教定義有關的論辯即使挑戰了舊有典範,也仍然被限縮在一百多年前他們建立的參數基礎之上。

然而,正如我們在整本書中所見的那般,路德的敘事並不一致。雖然表面上這是一個勇敢大膽的英雄故事,但敘事的更深層次卻傳達了另一種現實。當現代性以路德敘事為典範的同時,也把矛盾直接放入其中。歷史上發生的緊急狀況,也影響了路德敘事的主題如何被建構和確定下來。路德敘事也將處在戰爭中的世界和處於文化政治危機中的國家納入,使之成為路德敘事的組成部分。因此現代性也藉由這個敘事,擴大並延伸這當中的意識形態。作為我們的檢視案例,路德對猶太人的仇恨在他的歷史著作中,以及當時製造出這些問題的環境裡,都佔有獨特的地位。

擴大而言,路德的反猶主義,在現代世界和現代基督宗教史上,佔有獨特而痛苦的地位。現代性的主要思想家,不僅宣告猶太教是「已死的宗教」,他們還建構了以這種宣告為基礎的自由和進步故事。在這當中,對於現代性來說一個無法處理的問題,就是猶太教持續存在的現實。儘管概念上猶太教好像已經落伍了,但它仍然在多元教派變遷中持續穩健地存在著。

這些檢視案例引導我們看見並思考現代敘事和反對或挑戰它的現實之間的矛盾。這在今天更為急迫;在我們的當代世界中,這些矛盾以不同的方式出現,已讓這種敘事本身受到質疑。這種敘事對個人的高舉,在當代現實中已演變成一個個孤立的自我,以及對自主抉擇的自我迷戀。但事實上,所謂的自由根本是受到市場演算法的操控,每個個人都是被大數據演算法所決定,選擇權其實是在那些花得起錢的超級富豪手上。

科技的進步與無處不在的消費主義,已經完全結合在一起。產品和人們的價值,是用幾乎不受監管的市場機制來計算的。公開發表言論的自由原本被當成是民主的保障,過去是我們對真理進行批判性檢視的行動方式,現在卻成了破壞政論論壇或集會的藉口。懷疑與偏執的妄想、個人一時衝動所發出的言論,以及輕視並貶低推動自由和進步的機構,在在都破壞了真理和社群能夠好好存在的條件。在此全球面臨特別挑戰的時刻,我們正面臨著現代性的矛盾,所以更需要對這種敘事進行清醒的評估。

其實,還有另一種模式可以講述路德如何成為改革者的故事,特別是相對於被路德文藝復興時期思想家創造出來的敘事,這也是我到目前為止一直在討論的主題。在我看來,路德首先應該被理解為天主教的改革者。作為中世紀晚期的天主教神父和奧古斯丁修會修道士,路德挑戰了天主教的神學和宗教實踐上的腐敗,重新調整了自己對基督位格的理解,也重新認識教會分賜基督恩典的使命。

路德的改革關懷和他的創新,都是屬於天主教的,雖然他在神學上堅持個人是神聖恩典的個體接受者,但他也為了天主教制度環境將自己獻上。路德那種絕對堅強的神學態度、對上帝恩典的堅持,以及在教會禮儀改革上所做的努力,都是建構路德作為「天主教改革者」(Catholic reformer)另類描述的關鍵要素。當舊的敘事當中的矛盾已開始將敘事撕裂,對於既有敘事的修正,在今日能為我們帶來新的不一樣面貌。

在本章中,我的目標是藉由重新聚焦在路德敘事上,從當代視野來解決現代性的具體問題。現代世界的過去歷史已無法掩蓋,但它的未來發展(如果我們還有未來的話)卻需要能分辨現代(包括現代宗教)敘事矛盾的另一種敘事;因為這些矛盾削弱、甚至摧毀了我們存在世界的生活。這樣的敘事需要能使人幸福,並重新定義一種讓人類和地球環境,都能過上公平和美好生活的價值觀。

我希望這一章,能擴大探討在神學、宗教和思想史研究中,宗教對於重建另類現代性概念能帶來什麼幫助。對新教神學家而言,用更廣闊的路德敘事觀點來處理宗教和現代性問題,並非一件簡單的事情,因為目前的許多討論都是在路德作為宗教改革者的基礎上進行的。

但是,如果路德被重新定位為天主教的改革者呢?將路德重新定位為天主教改革者,是否會為對宗教在現代性中扮演的角色這個老問題帶來新的啟發呢?在本章中,我會明確就「路德如何成為天主教改革者」提出另類敘事。神學將是我主要的分析工具。這種敘事將如何修正當代世界的宗教議題,則是本章結尾的重點。

02 宗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