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慮使用說明書》:英勇的軍人並非毫無恐懼,而是學會在戰場上控制恐懼的方法

《焦慮使用說明書》:英勇的軍人並非毫無恐懼,而是學會在戰場上控制恐懼的方法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曾經治療過許多士兵。他們幾乎都是有戰鬥力的勇士,大多數人都曾因為自己的英雄氣概而身陷危險之中,還有些人因為英勇行為獲得獎章。

文:提姆・坎托佛醫師(DR TIM CANTOPHER)

談談那些不焦慮的人

你可以從任何人身上學到一些東西。每一個人,即便是最不喜歡或最不敬重的人,只要留心注意,都有可以學習效法之處。因此,如果過於焦慮,如果感到太害怕,你應該先看看那些不太恐懼或欠缺恐懼的人,接著,看看那些顯然害怕,但能夠好好控制恐懼的人。

前面這一組,這些完全不會感到焦慮的人,就是反社會人格者(精神病態{Psychopath})。這些人幾乎沒有任何的情緒感受,但這並非出於選擇,因為他們就是無法感覺。這往往是由於遺傳、令人不愉快的人生經歷,以及童年時期缺乏任何關於道德觀(或其他任何事物)的持續教導等的綜合結果。他們沒有良知、沒有同理心、沒有焦慮,也沒有是非的辨別能力。他們只看得見機會和衝動。

反社會人格者無法從他們的錯誤中吸取教訓,因為做到的前提是要有內疚、後悔或悔恨的感覺,以及能同時考量行為與後果的能力。操作制約(請參照Chapter2)則不適用於反社會人士格者上。

如果反社會人格者傑克一拳打在比爾的臉上,告訴他不應該這樣做或這是錯誤的行為,甚至一一指出他對比爾所造成的痛苦及折磨,都是沒有意義的。他會很困惑,而且回覆你類似:「你為什麼老是要指責我?比爾擋住我的路,這讓我很不方便。我想打他,所以我就打了。」如果你想的話,你可以懲罰他,也可以把他送進監獄裡,但我保證,一旦出獄了之後,下次有人擋路時,同樣的事件仍會再次上演。

或許,你認為欠缺恐懼的反社會人格者一定會是好士兵,但就我所知,軍方非常小心謹慎地要將這些人排除在外,因為傑克很有可能會開槍射殺他的指揮官,只因為他是自己的敵人。

從傑克身上,我們可以學到什麼?他處於光譜的盡頭,一端是他,另一端則是患有嚴重廣泛性焦慮症的患者。社會強烈要求大家恪守社會規範,並要求參與合作與讓步的交流規則,而我們不想像傑克一樣,他是喪失能力的人,無法在社會中有效發揮作用。我們需要轉移到光譜上的中心地帶,我們會有一些恐懼,但也不會太多,或不會總是讓自己身處於出了差錯的情況。這種感受以及你對此的反應需要配合情況。你需要控制自己的情緒。

我曾經治療過許多士兵。他們幾乎都是有戰鬥力的勇士,大多數人都曾因為自己的英雄氣概而身陷危險之中,還有些人因為英勇行為獲得獎章。

事實上,這顯示一件事,越是英勇的軍人,最終越可能需要像我這種專業人士的治療。這些男人和女人並不是毫無恐懼,而是早已學會在激烈戰場上控制恐懼的方法。他們如此成功的事實,意味著所經歷的創傷遠超出他們能承受的不幸,因此受到的影響與別人一樣多。

他們的勇敢源自於一種能力,就是能暫時將恐懼擱置一旁,好完成該做的事,那就是行使選擇的權利,而不是被恐懼所控制。他們和自己面前的敵人打交道,而不是考慮行為可能造成的傷害或死亡。基於某種原因,他們早已養成在必要時刻留在當下現場的能力。

切換主題到比較輕鬆的事,我非常擅長預測誰將在重大體育賽事中獲勝,例如:高爾夫或網球聯賽,及國際板球競賽等。贏家往往不是技術最為嫻熟的那些運動員。在灰燼杯板球巡迴賽(AshTest)中三小時、二十回合制的緊湊賽事,或在公開賽的最後一輪中獲得一球領先時,所需要的並不是獲勝的意志。

我們都想獲勝,而我們之中有些人太想贏了,擔心自己可能無法做到,以至於被焦慮搞得不知所措。不,主要的贏家都是那些能夠接受自己偶爾會失敗的人,他們因此才能全力以赴,一球又一球、擊出再擊出,而不進一步預期結果。

在輸了溫布頓網球錦標賽的決賽後,原本被大家預測會獲勝的鮑里斯・貝克(Boris Becker)被問到是否感到沮喪消沉。他這麼回應:「不,我已盡了最大努力,但今天的結果並不如我所願,明年我可能就會贏了。」而他確實做到了。

接下來,我們來看看漫不經心、自私或堅持己見的這一大群人。我要說的,是這輩子都橫衝直撞的那些人,顯然沒有意識到要關心他人的需求、感受或想法。

顯然地,他們看起來不太焦慮,因為他們不在乎自己所說的話或行為會讓他人有什麼看法,不管有多麼愚昧無知。他們說話總是太大聲,說話時也不會等待對方的回覆,侵犯別人的空間,並且無視於社會禮俗。這個人在列車上(在一個安靜的車廂之中)用手機大聲地說話,讓人無法專注於正在閱讀的東西,這種人也會在最後的關頭時直衝,並停入你已等待五分鐘的停車位。

他總是社交活動上的靈魂人物,並支配著很不幸有他在場的所有社交場合。事實上,他確實會有焦慮的感受,但往往只因為他不確定是否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或者你是否沒有注意到他。我會盡一切可能避開這種人,但讓我驚嘆不已的是,他們總是能安然脫逃而不用承擔後果。

他們的人生策略似乎成功奏效,至少對他們而言是如此。他們能為我們上的這一堂課相當明確:我們需要在意他人,但不要太在意。如果我們能更大膽一些、多一點冒險精神,並少一點警戒心,就可能有更大的成就,也享有更多的樂趣。

相關書摘 ▶《焦慮使用說明書》:長期的嚴重焦慮會導致身體產生一系列變化,而且一件好事也沒有

書籍介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