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利沙白」在香港:地標命名背後反映的「民心爭奪戰」

「伊利沙白」在香港:地標命名背後反映的「民心爭奪戰」
Photo Credit: BBC NEW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同樣是女王的伊利沙伯二世,儘管在1952年登基後作為港英「事頭婆」近半個世紀,以她命名的地標卻相當少,只有三座建築物和兩條小路。為何伊利沙伯二世低調得多?

文:李澄欣(BBC中文記者 香港報道)

香港曾經作為英國殖民地逾一世紀,不少地方以英國君主或名人命名。然而,冠上剛在本月初辭世的女王伊利沙伯二世(Queen Elizabeth II)的香港地標卻碩果僅存。歷史學家指,這是因為英國戰後要淡化殖民色彩,在九七前途危機前爭取民心。

香港在1841年開始成為英國殖民地,直到1997年主權移交中國。在這156年間歷經6位君主執政的時代——維多利亞女王(Queen Victoria,共60年)、愛德華七世(Edward VII,共9年)、喬治五世(George V,共26年)、愛德華八世(Edward VIII,不足1年)、喬治六世(George VI,共16年)和伊利沙伯二世(共45年)。

_126764939_07949105-4096-3694-a1d1-2ae49
Photo Credit: BBC NEWS
香港九龍伊利沙伯醫院外觀。

香港不少地名和路名都與英國王室有關,包括維多利亞港(Victoria Harbour)、維多利亞山(Victoria Peak,太平山)、全長近5公里的皇后大道(Queen's Road)、域多利皇后街(Queen Victoria Street)、英皇道(King's Road)、太子道(Prince Edward Road)、公主道(Princess Margaret Road)等等。這裏的「皇后」多數是指維多利亞女王,因「女王」與「皇后」的英文同為「Queen」而錯譯,約定俗成至今。維多利亞在香港冠名的地標都是在核心、極有標誌性之處,甚有宣示主權的意味。

但同樣是女王的伊利沙伯二世,儘管在1952年登基後作為港英「事頭婆」(港人對老闆娘的俗稱)近半個世紀,以她命名的地標卻相當少,只有三座建築物和兩條小路——伊利沙伯中學(Queen Elizabeth School )、伊利沙伯體育館(Queen Elizabeth Stadium )、伊利沙伯醫院(Queen Elizabeth Hospital),以及伊利沙伯醫院路(Queen Elizabeth Hospital Road)和伊利沙伯醫院徑(Queen Elizabeth Hospital Path)。

_126764942_elizabeth_path_01-976
Photo Credit: BBC NEWS
伊利沙伯醫院徑。

戰後淡化殖民色彩

為何伊利沙伯二世低調得多?嶺南大學歷史系教授、香港立法會議員劉智鵬向BBC中文指出,第二次世界大戰是歷史分水嶺。「香港是英國第一個淪陷的殖民地,打輸了投降,雙手奉送了給日本,是很大的挫敗。戰後英國重回香港不是很有認受性的行動,是因為蔣介石政府沒有底氣,拉攏美國施壓蔣介石而來的。在前途問題困擾之下,香港不像維多利亞女王下的大英帝國屬地,是一個倒數中、沒有光明未來的地方。而英國也很清楚,大英帝國或者英國王室已經沒什麼值得榮耀。」

1941年日本進攻香港,駐港英軍苦戰18天後失守,日本佔據香港三年零八個月。二戰後期,蔣介石的國民政府希望趁機收復香港,在1943年開羅會議上獲得美國總統羅斯福(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支持,英國首相邱吉爾則極力反對。

1945年羅斯福猝逝,繼任的杜魯門(Harry S. Truman)轉而支持英國。在日本宣佈投降前夕,中英兩國都計劃派兵接收香港,國軍先頭部隊已進駐九龍,但英國海軍的夏慤將軍(Cecil Harcourt)捷足先登取得受降權,恢復英國在香港行使主權。

然而,戰後的英國已非戰前的「日不落帝國」,世界各地民族主義運動興起,包括印度等眾多殖民地紛紛獨立,英國因而開始「非殖化」管治。劉智鵬說:「英國不會再擺出殖民者高高在上的姿態,加上『六七暴動』提醒他們香港超過九成是華人,必須『以華制華』,在本地培養殖民地官員,他們可以執行殖民地政策,但又不會有殖民色彩。」

女王命名建築全是民生項目

香港歷史學者楊穎宇也對BBC中文表示,戰前殖民地色彩表現在公共建築的一致性,「每個殖民地都有一個皇后像廣場」,但戰後不再用這種具體的形式,反而是要人看不見,「王室存在於無形」。楊穎宇續說,港英政府甚至在七、八十年代不停拆除富有殖民色彩的舊建築,包括郵政總局和尖沙嘴火車站,「全部換了新建築,不讓香港人感受到香港是殖民地,讓你們不能指控它,這是以喪失記憶來『洗底』」。

_126764879_hi078818667_02
Photo Credit: BBC NEWS
伊利沙伯體育館。

而面對香港前途危機,港英政府必須以對香港的妥善發展來跟中國角力,同時要爭取本地民心,積極投入民生建設和增加社會福利,這也解釋了為何香港以伊利沙伯二世命名的建築,全是教育、醫療、康體的民生項目。

楊穎宇形容,這是「民心爭奪戰」,「到今日提起殖民地時,香港人記得的是免費教育、完善的醫療系統、公共房屋。英國人用良政善治來洗脫對殖民地不滿的記憶,甚至開始歌頌女王。」


BBC中文整理香港其中三個以伊利沙伯二世命名的建築:

伊利沙伯醫院

以女王命名的建築當中,最深入民心的是位於九龍油尖旺區的伊利沙伯醫院。該院原本名為「新九龍醫院」,1952年港府為回應九龍及新界區市民對公營醫療的需求而批准興建,1958年由王夫愛丁堡公爵菲利普(Prince Philip, The Duke of Edinburgh,菲臘)親王主持奠基,並以伊利沙伯二世命名,1963年啟用。

_126764644_cd556606-d870-4e23-b402-b143c
Photo Credit: 香港政府新聞處檔案照片/ BBC NEWS
1960年代的伊利沙伯醫院。

猜你喜歡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Photo Credit:遠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往除了政府、金融及電信等特定產業,企業對於資安的投資相對保守。隨著上市櫃公司指引的修正將規範逐步擴大到各級產業,加上各種勒索攻擊等事件頻傳,大型企業尤其電子製造業,對資安風險的重視與需求也明顯上升。

法規驅動資安投資升溫,供應鏈數位化的資安缺口引關注

成立於2004年的數聯資安,擁有全台首座企業級資安監控中心(SOC),2009年成為遠傳100%子公司後,整合集團豐富資通訊網路資源,提供專業資安監控、檢測、治理等解決方案及顧問服務,成為企業數位轉型路上最可信賴的資安夥伴。

數聯資安總經理李明憲觀察,近來企業關注的供應鏈資安議題主要有兩個面向,一個是從技術面去應對供應鏈上下游數位化串聯所形成的間接攻擊威脅,以及軟體開發來源是否被內植惡意軟體而形成的資安缺口;加上疫情以來大量遠距工作引發的資安風險,「零信任(Zero Trust)架構概念」也受到更多產業的重視。

資安長首重理解企業商業價值,從管理面完善風險排序與資源配置

另一個面向則是管理面,去年底金管會公告要求111家第一級上市公司設置資安長與專責人員,並且對資訊資產盤點、資安管理制度的建立稽核等都有完整規範,帶動了企業的剛性需求,加上資訊與通信科技(ICT)、半導體等供應鏈受到國際大廠客戶的要求,因此今年以來導入ISMS資訊安全管理制度/ISO27001認證受到高度詢問。

配圖一_ISO認證
Photo Credit:遠傳
數聯資安擁有業界唯一通過ISO三項認證的SOC中心,以及第一套國人自行研發的資安管理系統。

李明憲建議,企業應洞悉資安指引背後的意義:資安就是風險管控,當資源有限,要找出最優先防護的重要資產,並每年重新盤點風險來源。例如企業因應疫情從實體通路轉進電子商務,當營運模式改變,資安的重點就應有所調整。

由此來看,企業如何找到合適的資安長?李明憲也建議,「技術純熟非首要考量,資安長應對企業的商業營運模式有充分理解,能據此定義風險來源並排序重要性,進而作資源配置和建立制度。」以製造業來說,重要資產可能在運營科技(OT)端,不在資訊科技(IT)的管轄範圍,因此資安長要跳脫傳統IT的框架,從更高點來思考風險和資源配置。

破除迷思:資安非零和遊戲,未來靠AI大數據應對進化的風險

李明憲也提醒,過去的思維可能以為投入資安防護就不會發生事件,但進入到數位化與物聯網的時代,資安風險範圍太廣,佈防成本相對提高,因此最重要的還是損失要可控管。

隨著風險不斷進化,李明憲也期許數聯資安結合母公司遠傳的「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策略,針對數量龐大的資安事件及警告,運用大數據的整合關聯分析,並透過AI機器學習來偵測異常行為,及早找到潛藏的風險和威脅來源,以差異化的解決方案,成為資安託管服務供應商的領導者。

本文章內容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