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膨的恐懼》:對抗通膨或通縮的最後一種方法,是聯準會可以為所有公民設立有支付利息的「公民帳戶」

《通膨的恐懼》:對抗通膨或通縮的最後一種方法,是聯準會可以為所有公民設立有支付利息的「公民帳戶」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旦更了解金錢的本質與央行的能力,我們將知道如何能擁有更多的錢,以及貨幣政策如何協助修補我們的社會契約,讓我們不必老是擔心社會瀕臨崩潰——最終,打造更繁榮、更健康的政策及社會。

文:羅伯特.霍克特(Robert Hockett)、亞倫.詹姆斯(Aaron James)

消除通貨膨脹的恐懼

如果像前面說的那樣,金錢是一種承諾,而且如果政府可以無限制的發行金錢,難道不會引發通貨膨脹的黑暗幽靈嗎?一想到「惡性通貨膨脹」,似乎就會使一些人感到極度恐懼。官員們太用力按鍵盤,一隻「胖手指」按下太多多餘的零,然後事情很快就糟糕了。一旦你超過某個臨界值,通膨就會加速並逐漸失控。我們甚至不知道那個「觸發點」在哪裡!因此,最好「謹慎行事」。

的確,人們對通膨的恐懼,足以讓人們對使用稀有金屬這類舊式的金錢識別產生興趣,即使這種識別是「高尚的謊言」或約束的手段,它至少可以防止在過去八十年,摧毀威瑪德國、辛巴威和委內瑞拉的那種「失控的通貨膨脹」。如果我們不再使用那些手段,我們肯定需要類似的東西,不是嗎?答案是沒錯,通貨膨脹固然很重要,但是,我們不需要欺騙自己去遵守紀律——甚至黃金也從來都不是通膨管理的祕密。

我們絕對不能允許「惡性通貨膨脹」;我們確實需要可靠的手段來確保我們既不會承諾不足,也不會承諾過多。換句話說,接下來要轉向通貨膨脹(與通貨緊縮)管理這個令人興奮的話題,也是中央銀行(聯邦準備系統)最重要的工作之一。

通膨與央行的剎車系統

微調貨幣政策很像在當一位負責任的司機。假設你沿著其中一條穿越美國的州際公路行駛。州際公路是1950年代期間一項了不起的基礎建設成就,一方面避免二戰後逼近的通貨緊縮風險;另一方面,也為美國有史以來其中一個最偉大的生產力進步,奠定了基礎。如果你按照預定速度沿著州際公路行駛,就像周圍的所有人一樣,那麼一切都會很順利。除非你的車子出了一些問題,或是前面路上有輕微車禍事故或交通阻塞,或者有偏離車道迎面而來的車輛,你卻沒有——「即時」看到。

事實上,不論事故或交通阻塞,這樣的問題都可能存在,但這大概不會阻止你開車。畢竟,你可能在踏出你家公寓頂樓露台的那一刻,就被閃電擊中,但這並不會讓你成為一位隱居者。它只會讓你採取所謂的「合理預防措施」。你會在出門前查看天氣,或者如果知道一場可怕的暴風雨即將來臨,你可能會到地下室躲一躲。

當你在彎彎曲曲的山路上開車,你可能會因為偏離路線而掉下懸崖喪命。如果你在那裡,只差三公尺遠,汽車就會墜入下面的峽谷與河流。迎面而來的車輛也一樣——如果某個對向車道的駕駛,只是方向盤失去控制一、兩秒鐘,然後只向左漂移了三公尺左右⋯⋯碰,就熄燈了!

也許你會在你的開車白日夢裡思考這些極端的可能性。奇怪的是,世界只需一點點改變,我就會面對突如其來的橫禍。 就差三公尺遠。一切都會結束。然而,即使有這種可能性,也不會讓你停下車,緊靠著路邊的懸崖或州際公路的路肩。當兩隻手都牢牢的放在方向盤上,你知道怎麼開車,剎車也保養得很好時,你就不會停車。你只要每年都對車子進行「安全檢查」,在長途旅行前「檢查輪胎」,以及在你開車的時候「眼睛緊盯路況」,注意前方的麻煩跡象就可以了。你可以非常安全的開車——可以放心的把性命託付給一輛車,即使只是為了愉快的開車去賞雪。

假設你正在開車,也確實看到這些麻煩的跡象:前面好像在塞車。剎車燈似乎在閃爍。你看到一輛警車和救護車的燈,也聽到警笛聲。在這種情況下,你的反應將取決於前方隱約出現的危險有多遠。

如果問題還很遙遠,你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油門踩輕一點,甚至可能把腳都放開。如果這樣做,速度似乎還是太快,開卡車的人可能會換成低速檔;開的是自動排檔汽車,你可能就會直接把腳移到剎車踏板,然後你會加大踩剎車的力道——不要踩得過猛(否則會導致自己撞車——追尾事故),但也不要太輕。

你要試著像金髮姑娘一樣「恰到好處的」剎車( 編按:「金髮姑娘」出自童話故事《三隻小熊》,金髮姑娘不小心闖進了熊屋,在偷吃三碗粥、偷坐三把椅子、偷躺三張床後,金髮姑娘覺得不太冷或不太熱的粥最好、不太大或不太小的床和椅子最舒適;後來被引申為「恰到好處」的概念)。

當然,如果你很晚才發現危險,而且你已經接近危險了,你可能就必須「猛踩剎車」,甚至拉起手剎車。

除非你是那種異常神經質的人,否則你不會這樣做:下定決心再也不要且完全放棄開車或搭車,從此之後只走路到任何地方。你也不會下定決心,在高速公路上開車永遠不超過時速十英里,因為那樣做跟超速一樣危險。高速公路上標明最高與最低限速的標誌,畢竟還是有關鍵性的安全作用。

貨幣可以「移動得太快」 ——用歐文.費雪的話來說,就是以過高或過低的速度被發行或周轉。有很多方法可以用不同的速度加速或減速,這取決於前方的情況。「往前看」的方法也好幾種,有些就跟仔細看向前方一樣簡單,有些則像雷達一樣複雜,我們可以確定前方「有什麼」,也能知道前方距離「有多遠」。

當提到金錢時,有人在「駕駛」嗎?的確有。我再說一次,這正是聯準會的職責所在——穩定物價,正如法定的使命所言。像任何央行一樣,聯準會有充足的工具,能根據前方貨幣的供給加速或減速,在通縮與不健康的通膨之間引導「恰到好處」的路線。如果你理解通膨與通縮是什麼,就很容易理解那些可靠的工具可能是哪些,以及它們是什麼。所以,讓我們從這裡開始。

貨幣數量的中庸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