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衝點擊數、科學家衝發表量,「科學」如何成為假訊息溫床?

期刊衝點擊數、科學家衝發表量,「科學」如何成為假訊息溫床?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科學研究品質良莠不齊,但包括記者在內的一般讀者都無法分辨。儘管出版單位會加註「未經實證」的警示,這些研究仍可能發揮影響力。未經過同儕審查的「預印本」則是不實訊息的另一來源,最惡名昭彰的假訊息案例,是「伊維菌素治療Covid-19」的研究......

文:劉艾波

COVID-19疫情爆發以來,出現「不實訊息大流行」,突顯科學新聞的重要性。科學新聞是政府推動公衛政策的重要媒介,也是民眾理解防疫措施的管道。社群平台上大量的不實訊息不僅危害健康,更破壞民眾對科學的信任。過去許多學者將不實訊息問題歸咎於社群平台業者。

但有時候,科學本身就是假訊息的來源。

科學家、期刊出版商的利益共生結構,催生錯誤的科學資訊

科學研究的產製過程早已存在問題。在2005年《自然》期刊對7000名研究人員進行調查,有33%的人承認違反科學倫理。當假的科學資訊鑲嵌在既有的科學出版體系中,與科學家、期刊出版商的經濟利益結合,將使假訊息的問題更加複雜。如果偽科學的來源本身就是科學家或科學期刊時,特別危險。

2021年11月8日,美國心臟協會期刊《循環》發表了一篇300字的研究摘要,警告mRNA疫苗會導致心肌炎。這篇摘要被23家媒體報導,在推特上有超過69000名用戶分享。為反對YouTube打擊不實訊息政策而成立的社群平台「BrandNewTube」,更指控施打COVID-19疫苗是「謀殺」。

16天後,美國心臟協會對這篇摘要加上了註解,指出摘要內容可能不可信,並在12月21日更正了標題,強調這篇摘要無法證實疫苗和心肌炎有因果關係。

研究發表重量不重質,同儕審查機制失靈

照理說,摘要是一項研究的總結,應該與研究同時發表。《循環》不應該只發表摘要,尤其是在疫情流行期間發表如此大膽的論點。此事件突顯了科學研究產製過程的缺陷——繞過同儕審查非常容易。但即使是通過同儕評審的科學論文,仍可能存在混淆視聽和未經查證的內容。

會導致科學研究品質良莠不齊有諸多原因。首先,科學家為了取得終身職位,傾向關注研究發表的「數量」,並誇大研究結果。學術機構為了讓科學家獲得更多資助,也鼓勵他們發表華麗、吸睛、有突破性的研究結果。其次,由於期刊的閱讀次數可轉換成收入,部分期刊偏好這類吸睛的研究。最後,科學家為了突顯研究的重要性,傾向使用艱澀的術語,這讓公眾容易誤解研究內容,甚至讓政治炒作有機可趁。

科學期刊的「同儕審查」制度,是把關研究品質的重要機制。過程是,科學家向期刊投稿後,編輯將研究交給該領域的其他專家來審查,評估研究的品質,並建議期刊編輯是否接受。期刊的編輯可能會要求作者修改內容並重新交稿,這個過程需要數週到數月的時間。

數位化與開放資料趨勢,改變研究論文的產製生態

但在2010年後,科學研究的產製環境產生劇烈變化。隨著數位化及開放資料的趨勢,大部分的傳統期刊設立了數位期刊,並對大眾公開三分之一的內容。同時,科學出版品和研究論文的數量急劇增加,多數學術機構紛紛在社群平台建立帳號,來宣傳科學家的研究工作。

在這個新環境裡,下載、閱讀和分享數被視為評估研究影響力、學界地位的指標,科學期刊、科學家開始追求點擊量。「因為在學界,許多科學家必須達到某些指標,才能獲得更多研究資金,甚至保住工作。」阿德萊德大學(The University of Adelaide)博士候選人和研究員班傑明弗里林(Benjamin Freeling)解釋,這個體制影響了科學家發表的內容,甚至他們的職業生涯。

iStock-1224202684
Photo Credit: iStock

在此趨勢下,無法二次驗證的研究逐漸增加。根據開放科學中心(Center for Open Science)統計,在2010至2021年間發表的頂級癌症研究中,只有26%的研究可以被重複操作,因為多數研究缺乏實驗數據和研究方法的細節。但由於這些研究內容聳動、點擊量高,研究人員仍頻繁引述它們。

記者、民眾無法判斷研究品質,致使問題論文影響社會數十年

麻煩的是,科學研究品質良莠不齊,但包括記者在內的一般讀者都無法分辨。儘管出版單位會加註「未經實證」的警示,這些研究仍可能發揮影響力。例如,1980年《新英格蘭醫學雜誌》發表一則關於麻醉劑的短文,雖然沒有提供足夠證據,卻對十幾年來使用麻醉處方的方式產生深遠影響。

然而,《新英格蘭醫學雜誌》37年後才針對這篇短文發表聲明,強調它「被大量而不加批判地引述」。但此舉早已無濟於事,讀者仍能在網路上找到這篇短文。在短文被撤稿後,研究人員還持續引述它,他們可能不知道被撤搞,也可能根本不在乎。

無須同儕審查的「預印本」論文,成為不實訊息來源

未經過同儕審查的「預印本」則是不實訊息的另一來源。在2020年關於COVID-19病毒的研究中,來自預印本的內容佔了25%。而在這些預印本中,29%的論文至少被主流媒體引用一次。

雖然70%的預印本研究會通過同儕審查並正式發表。但民眾無法區分這些研究的品質,導致一些未經證實的內容引導人們的行為和政策走向。麻煩的是,一旦研究結果被廣泛分享,即使後來被修改,民眾仍很難忘記他們認為是正確的資訊。

最惡名昭彰的假訊息案例,是「伊維菌素治療COVID-19」的研究。伊維菌素是一種治療寄生蟲感染的藥物。2021年4月,預印本平台「社會科學研究網絡(SSRN)」刊登了一項研究,宣稱「伊維菌素能治療COVID-19」。此研究引發各國對伊維菌素的興趣,玻利維亞、巴西和秘魯政府甚至批准使用伊維菌素。

但是,這項研究因為數據缺乏可信度,先後被醫學期刊《刺胳針》和《新英格蘭醫學雜誌》撤搞。這篇預印本論文也從「社會科學研究網絡」下架,不久後發表研究的「Surgisphere」公司關閉了網站,就此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