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和馬來西亞也有超人力霸王?《超人力霸王》最受歡迎的海外市場就在東南亞

泰國和馬來西亞也有超人力霸王?《超人力霸王》最受歡迎的海外市場就在東南亞
圖文在馬來西亞兒童動畫片《Upin Ipin 》登場的超人力霸王利布特。Photo Credit: Upin Ipin Official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東南亞是《超人力霸王》系列在海外的重要市場,除了曾和泰國推出過有版權糾紛的合拍片外,圓谷公司也推出兩個以馬來語名字的超人力霸王,那就是Ultraman Tiga和Ultraman Ribut,Tiga和Ribut分別代表「三」和「暴風」的意思。

由日本圓谷公司推出的《超人力霸王》系列(Ultra Series,中國翻譯為奧特曼),自1966年(昭和41年)誕生以來,是深受不同世代人們所喜愛的日本特攝製作,而今年圓谷公司更推出最新電影《新.超人力霸王》,這部電影也在台灣和東南亞各國上映。

可以這麼說,東南亞多年來始終是超人力霸王系列在海外最重要的市場。廣為人知的日本特攝作品,除了《超人力霸王》系列,還有《假面騎士》系列、《超級戰隊》系列、《哥吉拉》系列,其中《超級戰隊》和《哥吉拉》系列比較成功打入美國市場,前者有多部的美版金剛戰士系列,後者多次被搬上好萊塢大銀幕。至於,《超人力霸王》和《假面騎士》系列,儘管也曾授權拍美版,但反應不如預期般高。

反觀在東南亞,儘管當地沒有拍攝東南亞版的特攝製作,但多年來始終有一大票超人力霸王的粉絲存在,而圓谷公司也相當重視東南亞市場。

超人力霸王在泰國

由於在二戰以後,日本積極投資東南亞市場,因此走在泰國、馬來西亞、新加坡、印尼等國的大城市,都隨處可見日本企業的身影,而日本的動漫影視作品也在當地廣受歡迎,其中泰國也被視為是最哈日的東南亞國家。

圓谷公司早在1974年,就與泰國華裔導演辛波特・桑登猜合作,推出以泰國為背景的超人力霸王電影,那就是《猴王大戰七超人》。猴王哈奴曼是深受泰國人喜愛的神話角色,是源自印度史詩《羅摩衍那》中的神猴,也有人認為是《西遊記》的孫悟空的原型。值得一提的是,《海賊王》主角魯夫的能力,其實也隱喻著是哈奴曼的化身,可參考關鍵評論網作者洪銘謙所寫的「即將完結連載的《海賊王》,靈感竟源自泰國史詩《拉瑪堅》?」。

根據維基百科的介紹,《猴王大戰七超人》劇情講述受旱災侵襲的泰國,有一群孩子正在跳舞祈雨,其中一名少年何將為阻止盜賊偷走寺廟裡的佛像,而不幸遭到盜賊殺害,被何將英勇行為感動的超人力霸王之母將他救往光之國,讓他以印度史詩《羅摩衍那》中登場的神猴哈奴曼之身復活,何將不僅解除了泰國的乾旱危機,還和其它超人力霸王共同對抗於泰國出現的怪獸軍團。

其實深受印度文化影響的泰國,也有自己的史詩故事《拉瑪堅》,而《拉瑪堅》就是改編自印度的《羅摩衍那》。無論是《拉瑪堅》或《羅摩衍那》,這兩部史詩作品中的神猴哈奴曼,確實都有巨大化的能力,所以《猴王大戰七超人》中的哈奴曼才能巨大化至與超人力霸王並肩作戰。

26240279_923481104483567_527253252435133
Photo Credit: Thai Movie Posters
《猴王大戰七超人》海報

不過,由於後來導演辛波特・桑登猜與圓谷公司發生著作權糾紛,雙方在日本、泰國、中國、美國展開法律訴訟戰多年,所以《哈奴曼大戰七超人》這部合拍片,一直未被圓谷公司視為「正史」。一直到2020年3月4日最終上訴期,美國聯邦上訴法院確認圓谷公司勝訴,而被辛波特轉讓授權的UM公司也未再提出上訴,因此《超人力霸王》的海外授權正式歸屬於圓谷公司,當時圓谷公司也宣稱未來會積極在海外推廣《超人力霸王》系列。

儘管上述紛擾多年的海外版權糾紛,似乎讓圓谷公司沒有在泰國有更積極的發展,但仍無阻泰國粉絲對超人力霸王的喜愛。例如在2019年,尊崇佛教的泰國就發生了「超人力霸王佛像」爭議,一名泰國呵叻皇家師範大學藝術學院的學生,因創作了一系列以超人力霸王為藍本的佛陀畫像,而激怒了保守派的僧團,甚至要求學生道歉。

不過對也深受佛教文化影響的日本來說,其實圓谷早已推出許多把超人力霸王融入佛像的雕塑、人偶了,畢竟超人力霸王的設計師成田亨也說過,超人力霸王的形象設計靈感,就來自京都廣隆寺的彌勒菩薩雕像。

超人力霸王在「馬來世界」

圓谷公司在昭和時期(1926至1989)的最後一部《超人力霸王》系列是1980年推出的《超人力霸王80》,由於收視率不佳,此後《超人力霸王》系列便進入沉寂期。一直到16年後平成時期的1996年,才有被視為復興了《超人力霸王》系列的《超人力霸王迪迦》(Ultraman Tiga)橫空出世。

《超人力霸王迪迦》(以下簡稱迪迦)和東南亞又有什麼關係呢?其實迪迦的原文Tiga在馬來文、印尼文中,就是數字「三」的意思。在片中,迪迦也是超人力霸王系列推出以來,第一個能轉換形態的超人力霸王,迪迦身體主色能轉換成代表不同力量的藍、紅、紫等三個外觀顏色。

根據一篇網路上的未證實真實性的文章所述,當圓谷公司決定迪迦能轉換成三種顏色的型態後,某天設計師丸山浩想起馬來語的「三」就叫Tiga,便跟上司提議不如這平成年間的第一個超人力霸王就叫Tiga,由於《超人力霸王》系列也在馬來西亞、印尼深受歡迎,因此圓谷公司也接受了Tiga這名稱。

筆者發現,有的馬來西亞網民坦言,小時候真的會以為迪迦就是馬來西亞的國產特攝製作,因為不僅片名有Tiga,電視台也會播出馬來語配音版的《超人力霸王迪迦》。

可以說,迪迦是第一個以馬來語命名的超人力霸王,第二個則是2014年11月登場的超人力霸王利布特(Ultraman Ribut,以下簡稱利布特)。Ribut的馬來語意思是暴風,印尼語為嘈雜,不過這次真的是圓谷公司為了「馬來世界」市場而推出的角色。

不過在談利布特前,先談談在2014年3月,馬來西亞就發生了查禁《超人力霸王》商品的風波。由於馬來西亞的主要宗教是伊斯蘭教,多數人口是穆斯林,馬來西亞內政部會對流通境內的出版品有宗教審查。2014年3月,一家出版社翻譯出版《Ultraman The Ultra Power》一書時,因漫畫裡一個超人力霸王名為「God」,出版社竟譯成「阿拉」(Allah)。由於馬來西亞內政部規定只有穆斯林才能使用「阿拉」(Allah)一次,所以為避免動搖國內穆斯林信仰,而決定查禁馬來文版的《Ultraman The Ultra Power》。


猜你喜歡


2022沙崙資安新秀大賽盛大登場!新世代「資蛛人」攜手產官學研,共編臺灣縝密資安網

2022沙崙資安新秀大賽盛大登場!新世代「資蛛人」攜手產官學研,共編臺灣縝密資安網
Photo Credit: ACW SOUTH沙崙資安服務基地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前2022第一屆沙崙資安新秀大賽決賽於臺灣資安館盛大舉行,跟著我們一起走入現場,掌握臺灣資安產業最新脈動,並進一步了解沙崙資安服務基地(以下簡稱:沙崙基地)為培育臺灣未來的資安新秀,注入了哪些巧思吧!

近年資通訊科技飛速發展,數位轉型在公私企業組織間早已形成浪潮,我國政府也在8月27日正式掛牌成立數位發展部,結合施行多年的「智慧國家方案」推動策略,展現落實數位轉型的十足決心。在全面發展數位基礎建設、資通訊技術時,如何應對新世代的資訊攻擊、抵擋駭客入侵也成為我們必須齊心面對的挑戰。

資安防護並非依靠單點施力就可輕鬆完成,而是需要軟硬體、產業、技術、人才的綜合支撐。就好比要鋪展一張綿密的防護網,若要保證能接下每一次的衝擊,需要依賴的不僅是排列有序、堅固牢靠的絲線,還需要專業的「資蛛人」居中操盤,運用專業的繩結與技術,強化整體防護網的韌性;倘若操作過程有任何不慎,都可能導致鬆脫,讓防護網出現漏洞、失去張力。因此無論硬體再堅固、防護技術再完備,若缺乏具備資安意識的操作人才,任何一小步的失誤仍可能讓整體資安防護功虧一簣。

2022沙崙資安新秀大賽:硬體支援、知識分享、產業嫁接,資源挹注育人才

DSC04070-2
Photo Credit: ACW SOUTH沙崙資安服務基地

面對未來全新的資安挑戰,臺灣資安人才培育搖籃「 ACW SOUTH 沙崙資安服務基地」於八月中辦理「2022第一屆沙崙資安新秀大賽」,從人才育成的角度出發,延長黑客松(Hackathon)賽制的競賽時間以強化實作環節,並緊扣沙崙基地的資安推廣使命,採智慧製造、關鍵基礎設施、智慧綠能與跨領域資安應用作為四大競賽主題,期待藉此提攜臺灣年輕世代的資安新秀、強化產業防駭能力。如此專為「人才育成」量身打造的賽制,不只是創造大專校院生投入資安專題實作的機會,也企圖為臺灣的資安產業找尋創新可能。光在短短一個月的報名期間,就有17所大專校院,共計79位學生報名參加,共計33支隊伍提出研究專題參加初選,競爭相當激烈。

為了進一步養成選手的資安技術力,沙崙基地義不容辭地成為選手們的輔導擔當,投入豐富多樣的培育資源:初選入圍的20組隊伍不只能免費租借沙崙基地中超高規格的硬體設施與共創空間,還能優先參加沙崙基地辦理的資安實戰課程、工作坊與主題講座;在年底的成果發表會中,還會邀請臺灣業界的資安廠商參與,讓競賽隊伍不只獲得媒體露出機會,還能與產業實務對話交流,認識產業現況,甚至媒合進入資安產業,獲得工作或合作的珍貴機會。

如此豪華的培育資源更凸顯沙崙資安新秀大賽的特別之處,讓它從單純資安人才自我磨練、發光發熱的黑客松競賽,提升為拔擢資安新秀而舉辦的年度盛會!

資安新秀大賽現場報導:凝聚資安後起新秀,為臺灣注入產業新血

剛進入臺灣資安大會的會場,就看到滿滿的資安新秀們列席而坐,每個人皆摩拳擦掌準備決賽簡報。看著大家因為「沙崙資安新秀大賽」由臺灣北中南東齊聚一堂,為了爭取榮譽及獎勵,彼此競爭、腦力激盪的模樣,不禁令人熱血沸騰感到充滿希望,也深刻感受到沙崙基地對賽事舉辦及人才培育的用心。

DSC04474-2
Photo Credit: ACW SOUTH沙崙資安服務基地

決賽共有20組學生團隊從初賽的33支隊伍中脫穎而出,團隊分別來自大同大學、中山大學、中正大學、成功大學、宜蘭大學、南臺科大、高科大、雲科大、嘉義大學、臺東大學、臺科大等11所大專校院,他們在決賽中透過專案簡報來決定到底獎落誰家。而正式競賽開始前,評審們也再三強調,所有決賽團隊的研究主題及概念橫跨多領域且都相當完整,不只想法新穎、也十分切合當今產業的痛點,無論最終是否從決賽中脫穎而出,都希望大家能把握沙崙基地提供的輔導資源,努力實踐專案構想,並在年底的成果展中呈現最棒的結果;來自產業的評審更迫不及待地拋出橄欖枝,願意在產業實務中對同學們伸出雙手,期待未來更多的合作機會。

DSC04724-2
Photo Credit: ACW SOUTH沙崙資安服務基地

經過競爭激烈的簡報時間,當下不只驚嘆同學對於社會、產業細膩的觀察,也意識到原來資安與我們的日常其實距離這麼近,例如網頁防駭的主動偵測、通訊軟體訊息的AI辨識等,其實都是與生活密切關聯,但容易存在資安危害或漏洞的小地方。

既然是競賽,終究會決出勝負。本次「2022第一屆沙崙資安新秀大賽」最終分別由國立中山大學的「Starlight」以數獨資訊加密進行隱私保護的研究、國立宜蘭大學的「若『隱』若『線』」以AI動態無線頻譜的安全偵測系統榮獲佳作;國立臺東大學的「哩哪來臺東請你斟酌看」以AI針對資安入侵進行主動判斷並示警的研究榮獲第三名;國立臺灣科技大學的「K459」以工業物聯網之實體密罐系統的開發榮獲第二名;國立中山大學的「特洛伊獵手」以硬體木馬的設計及檢測榮獲第一名。

從得獎的組別也可以發現,今年沙崙資安新秀大賽的議題十分多元,從高度專業的產業面到平易近人的生活面都有所著墨,其中出題觀點與解題手法也令評審大為驚豔,期待年底成果發表會時,這些資安技術有進一步的實踐,未來更對臺灣的資安產業及日常生活帶來協助或補強。

打造全民數位韌性,從自我培力做起

當數位服務深入日常角落,資訊安全與你我的距離其實比你想像的還要接近。大至水廠電廠等國家民生基礎設施、提供資訊服務的民間企業;小至日常中滑滑臉書、撥打電話的舉動,都可能成為駭客攻擊的目標,資安危機甚至還會變換型態,愈來愈難以防範。

因此,沙崙基地培育人才、強化資安能量的使命,不只是影響國家長期發展的重要因子,也是影響「全民數位韌性」能否切實落地的關鍵因素。其實資訊安全的敏銳度、應用科技的數位力,是你我可以從生活中開始培養的,而沙崙基地展示了七大實作平台,透過互動展示與簡易圖說,讓民眾可以具體了解各種資安形式與威脅,如果對於數位發展有所遲疑、或是擔心面對突如其來的資安議題手足無措,不妨找天來沙崙基地晃晃,認識當前資安最新發展,培養與資安大賽選手們一樣敏銳的觀察力與資安意識。

「數位發展部數位產業署 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