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左翼成長茁壯了嗎?淺談華文世界中的「左獨」與「左統」

台灣的左翼成長茁壯了嗎?淺談華文世界中的「左獨」與「左統」
Photo Credit: TNL影像合成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太陽花運動之後,台灣左翼似乎開始時來運轉了。即使這些新成立的左翼政黨恐怕還得進一步提出更為基進的政治綱領,其政治綱領有多大實質意義也還有待觀察,它們畢竟都有著公開宣示左翼政治立場這一共通點。

文:Brian Hioe(Brian Hioe is an M.A. student at Columbia University, a freelance writer on politics and social activism, and an occasional translator. He is formerly a resident of Taipei, Taiwan.)

翻譯:William Tsai

台灣左翼成長茁壯了嗎?

目前,隨著社會民主黨、時代力量黨、自由台灣黨等第三勢力左傾政黨先後成立,似乎已經開啓了一個台灣左翼復興的時代,或許也是台灣歷史上政治左翼第一次成為可能。畢竟,經過威權時期國民黨長期動用國家力量強制推行,將共產中國呈現為1949年至今台灣主權存續最大威脅的反共教育,台灣社會對於任何自我標榜為政治左翼的團體都是很有敵意的。

但在太陽花運動之後,台灣左翼似乎開始時來運轉了。即使這些新成立的左翼政黨恐怕還得進一步提出更為基進的政治綱領,其政治綱領有多大實質意義也還有待觀察,它們畢竟都有著公開宣示左翼政治立場這一共通點。

社會民主黨從歐洲各國的社會民主黨傳統脫胎而出並汲取經驗,自由台灣黨的蔡丁貴則屬於台灣獨立運動的左派傳統,這從他和20世紀初期的馬克思主義革命家,台灣獨立運動傳奇人物史明的密切往來可見一斑;1918年出生的史明如今已年近百歲,但仍然活躍。

我們能不能說,這些新興的第三黨派,也就是比較政治用語所謂的「第三勢力」,都是傾向台灣獨立的?這恐怕過度延伸了,畢竟台灣獨立至今仍是敏感議題,只有自由台灣黨明確將台灣獨立列入黨綱,並且列為首要政見。

自由台灣黨召集人蔡丁貴今年4月在記者會中宣布創黨。Photo Credit:自由台灣黨

自由台灣黨召集人蔡丁貴今年4月在記者會中宣布創黨。Photo Credit:自由台灣黨

但顯而易見的,從去年太陽花運動以降,台灣公民社會與這些新興政黨的產生看來,他們的立場無疑是傾向於台灣獨立的。畢竟,要在這些新政黨裡找到一個支持統一的成員實在不太容易。就算這些新興政黨對於在法理上實現台灣獨立這點保持戰略性模糊的姿態,捍衛台灣既有的獨立仍是他們共有的信念。

不過,有一個事實往往會被忽略:台灣獨立並不是台灣左翼明確的政治綱領,實際上還有一群自稱左翼卻堅決支持統一反台獨的人士,他們不只在台灣,也在海外活動。目前看來,隨著「左獨」立場逐漸抬頭,「左統」在台灣及海外的活動也更加咄咄逼人,積極對台灣公民社會發動各種批判和攻擊。

換言之,這些多半信奉社會主義或馬克思主義的團體所要建立的,是一個包含中港台在內的社會主義中國。台灣新興的第三勢力政黨真的是左翼嗎?這還有待觀察,或許最終未必如此。可是相較於宣稱中國共產黨仍然是「左派」的那些人,這些政黨當然也算得上「左派」,不多也不少。以下,我們要試著檢視左統攻擊的基礎所在,以及我方同路人的某些批判論點。

針對台灣公民社會階級基礎的攻擊

說到「左統」人士針對台灣公民社會的批判,人們首先就會發現這些批判全都自稱為「馬克思主義」性質的,但表達的觀點往往不是馬克思主義,反倒更多是毛澤東思想或史達林主義的教條。

像是在台灣網路媒體苦勞網上刊登的一篇對太陽花運動的批判,就因為運動的群眾基礎而將運動本質說成是「法西斯的」,文中試圖論證太陽花運動的目標是為了保存資本主義體制,所以自始至終都是法西斯的。該文試圖揭露這場運動特有的反動階級性質,因為這場運動並非所謂的工人階級運動,而是多半折射出中產階級傾向。

太陽花運動之後對台灣公民社會更進一步的批判,也按照著類似思路一直延續至今。於是社會民主黨候選人李晏榕也被打成了「資本主義候選人」,因為她是政治傾向保守的友達光電董事長的女兒;即使李晏榕堅持違背家族意願代表社會民主黨參選,在這樣的世界觀看來也顯得無關緊要,重點在於李晏榕的階級背景,那才是最終決定李晏榕算不算是台灣進步政治候選人的關鍵所在。

社會民主黨參選人合影。最右一人是李晏榕。Photo Credit: 社會民主黨

社會民主黨參選人合影。最右一人是李晏榕。Photo Credit: 社會民主黨

照這種世界觀看來,個人的政治選擇並不算數,重要的還是個人的階級背景,階級不問自明地決定了個人的政治觀。在此運用的馬克思主義,則是根據出身階級以決定論、機械論方式,試圖將某個政治上的異己標示為反動分子。

有沒有感受到文化大革命的陰影了呢?這也令人想起了導演帕索里尼(Pier Paolo Pasolini)的諷刺,他說義大利警察在1968年毆打上街抗爭的學生是對的,因為警察才是工人階級的兒子,學生不是!這類批判的本質是對於台灣獨立根深蒂固的敵視,只是披著馬克思主義的外衣。這正是所謂的「左統」立場。

針對台灣作為美國帝國主義「傀儡」的攻擊

既然台灣內部有著主張統一的左翼,如同苦勞網、(另一份)破土雜誌及其它刊物所表現的,台灣「左統」對中國的認同使得中國國內也產生同樣的「左統」人士,也就不足為奇了。

另一份網路雜誌破土(Ground Breaking,以下簡稱中國破土)就是其中一例,弔詭的是,它們和本刊的中文名稱同樣是「破土」,但本刊(New Bloom)在另一份破土更早半年問世。如同一位留言者所指出的,本刊(New Bloom)是主張「左獨」的刊物,另一份破土則是「左統」的刊物,著實有趣;實際上,另一份破土把台灣和香港的消息全都刊載在「(中國)國內」欄下


猜你喜歡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原科技部部長吳政忠出任首任主任委員,承接過去使命再提出四點精進方向,期待透過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科技部改制為「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以下稱「新國科會」),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與會貴賓不只涵蓋產官學界,總統蔡英文及行政院長蘇貞昌也親臨會場,共同見證我國科研事務推動最高權責機關成立,為政府組織改造立下重要的里程碑。

JOHN528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打造不只是科技部的科技,建立科技與臺灣社會的多元聯繫

臺灣的科技不應該只有科技部,而是還有經濟部、衛福部等所有部會在一起,但是用科技部的名稱出去國外,好像就變成全臺灣的科技都是科技部的。所以我說,科技不會只有科技部的科技,應該是所有部會的總合。

新國科會首任主委吳政忠在致詞開頭即強調「部會合作」的組織核心,表示「科技不只是科技,科技與經濟、社會、環境等面相都有密切的關係」,也因此不應侷限於某個部分,應當是多個部會、學術界、產業界等攜手合作推動。

有別於過去科技部與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以合作關係來協調部會,未來新國科會改以委員會的組織形式運行,透過每月主要部會的首長共同商議策略方向,能夠整合部會資源,協作共達目標,此舉不只立下我國科技發展全新的里程碑,也讓臺灣能夠更靈敏的面對國際競爭。

JOHN514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主委 吳政忠。

新國科會前身是1959年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又於2014年改制為科技部,過去肩負推動全國整體科技發展、支援學術基礎研究,以及發展科學園區等三大使命,在歷任部長的努力下,更將創新創業加入推動目標。如今的新國科會不只承接過去使命,主任委員吳政忠更提出以下四點未來新國科會所精進的方向:

一、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儘管臺灣小、科技預算不如國外,但臺灣部會之間高效率、精準連結的合作模式,將成為與國外競爭時的最大優勢,而「跨部會」溝通不只是未來新國科會的努力目標,也是新國科會最核心的思考架構。

二、基礎學術研究奠基
回顧過去兩年臺灣新冠疫情的防疫成果,無論在病毒醫學還是疫苗研發領域,基礎科學研究一直都是技術開發的堅強後盾;所以在臺灣邁向國際頂尖的路上,無論半導體、太空、還是人工智慧,科技的基礎研究與國際互動都將是新國科會注重的發展方向。

三、打造精緻多元的生活科學園區
過去半導體產業已替臺灣打下堅實的基礎,科技園區的產值從2.7兆成長到去(2021)年3.7兆,但除了半導體,其他的產業也需要布局,尤其是精準健康、智慧農醫、電動車、太空科技、低軌衛星等「接近生活」的重點產業。

四、實踐科技的人文社會價值
隨著科技與生活拉近距離,未來的科技發展必然需要與社會需求、環境永續連結,回應外在社會環境的變化;此外,科技人才培育、加強臺灣女性在科技面的投入比例,都將是未來新國科會欲強化的目標。

JOHN541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進一步探究,就會發現上述新國科會的策略方針並非憑空發想,而是源自對產業發展的細微觀察與豐富的知識、經驗的珍貴結晶。早在吳政忠任職行政院科技顧問組副執行秘書時,就已觀察到「當科技更接近生活,產品價值就會大幅度的翻倍成長」的現象,再回顧臺灣善於代工製造零件的發展歷史,才萌生「將臺灣強而有力的製造技術與創新想法整合」的初步想法。

但是「整合」一詞的背後,需要的是基礎研究、應用研究,產業實務之間的環環相扣,過程不只涉及公私跨部門、跨領域的協調,也是一個漫長轉換的過程,並非一蹴可及。最後,在數年醞釀及無數人的共同努力下,儘管過程困難重重,以「部會合作」思考為核心的組織架構「新國科會」終於順利誕生,讓整體國家的科技發展得以提升至行政院層級的高度,向下整合上中游的基礎研究、下游的應用研究及產業實務的連接,創造更多的商機與價值。

JOHN533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的挑戰與期許,後疫情時代的科技人文關懷

如今全球進入後疫情時代,國際關係變動不定,更面臨供應鏈重組、數位轉型等產業挑戰,科技作為國家發展重要的中堅力量,勢必需要更快速的布局因應,在變動中搶得先機。但除了研究與創新,科技與人文社會的結合也是新國科會的一大核心。

隨著人工智慧、太空等科技發展,生活中科技將無所不在,因此未來傳統產業必然將被完全翻轉,此時人文社會科學就扮演嫁接技術與生活文化的重要橋樑,彰顯科學研究成果對人類福祉的巨大貢獻。但這一切的前提是科技與社會必須主動伸手,彼此接觸、相互了解,攜手促進社會總體的福祉發展。新國科會成立之日,同時也是「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註]」揭牌日,便能看見國科會對人文的用心,除了前述四大重點外,對於女性人才的培育、原住民教育的深耕、環境永續,都將是國科會的重點目標,如何透過科技連結社會的需求,正是新國科會追求的核心,因此新國科會不只是部會整合、資源分配與未來展望而已,更是將科技應用在民間的推動者,同時成為科技與人文交流的平台,最大化科技對總體社會福祉的貢獻。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


[註]: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於110年8月開辦,位於科技大樓1樓,是臺灣公共托育協會承接的第一間職場教保中心。以平價、優質、非營利、社區化之方向營運,希望透過政府與公益法人團體協力的方式,結合民間團體資源,提供孩子優質的教保品質,減輕社區家庭照顧負擔,提升教保人員工作環境與權益。資料來源:財團法人彭婉如文教基金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