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緒超載》:當你採取兩極化態度,就是分裂和洪水佔了上風

《情緒超載》:當你採取兩極化態度,就是分裂和洪水佔了上風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分裂不僅妨礙我們的判斷,也會提高經驗的強度。更糟的是,分裂結合否認後,常會讓人想起其他帶來極端經驗的情境。碰到這種情況,舊時的回憶跟過去經驗到的所有感覺如「洪水」(flooding)般淹沒了我們。

文:茱蒂絲・席格爾(Judith Siegel)

分裂、否認與洪水

控制不住情緒時,就無法以客觀的眼光看待事物。即使切換到仰賴邏輯的左腦,我們的情緒系統依然過載,會自動嘗試減弱焦慮和緊張。為了這個目的,心理防衛機制會立即行動。「防衛機制」是對焦慮的潛意識回應,讓我們能從更安全的位置應對情境。就像盔甲可以反彈箭矢,面對讓人手足無措的情境,防衛機制會暫時改變我們的觀點。中樞神經系統再也無法面對艱難的時刻時,防衛系統就出來救援。

心理防衛機制

你或許已經聽過幾個常見的防衛機制,要是學過心理學,可能也知道自己習慣用哪些機制。要幫自己找到通融的理由時,很多人會用「合理化」。大多數人會用「昇華作用」,讓我們控制住無法安全釋放的能量,轉化為更有成效的東西。舉例來說,如果朋友讓你滿心怒氣,你很想往他臉上揍一拳,你可能會抓起花園裡的大剪刀,修剪長得太猖狂的樹叢。

碰到反應過度時,有好幾種防衛機制會合力運作。最重要的防衛機制應該是心理學家口中的「分裂」(splitting)。在分裂的影響下,我們會用誇張的眼光看世界。事物不是都很好,就是都很壞。然而,為了用這種極端的觀點論事,「否認」(denial)的防衛機制會自動起作用。能維持情緒專注時,事情鮮少都很好或都很壞。

然而,為了留住以分裂為基礎的觀點,否認的作用就像一副眼罩,讓我們無法注意或信任會否定偏頗意見的東西。換句話說,如果分裂要我們把某樣東西看成純黑色,否認則會確保白色或灰色的東西不在視線或思緒範圍內。因此,我們只能辨認情境的某些面向,最後以歪曲的方式看事情。拿不到所有的資訊,我們的反應跟決定就更有可能不是最好的選擇。

分裂不僅妨礙我們的判斷,也會提高經驗的強度。更糟的是,分裂結合否認後,常會讓人想起其他帶來極端經驗的情境。碰到這種情況,舊時的回憶跟過去經驗到的所有感覺如「洪水」(flooding)般淹沒了我們。這些情緒記憶和過去留下的情緒混合了當前的情境,會放大我們的反應。分裂、否認與洪水可以在不到三十秒的時間內啟動,產生的評價和激烈的反應也與眼前的情境沒有太大的關係(J. P. Siegel 1992, 2006)。

珍妮的故事

這兩年來,珍妮對丈夫菲爾的憎恨與日俱增,有一天晚上,她爆炸了,決定要離婚。珍妮工作到很晚,到家時已經筋疲力竭。看到菲爾的車子停在車道上,她鬆了一口氣。她非常不希望女兒被單獨留在家裡。她們當然是很有責任心的孩子,要把她留在家裡的晚餐加熱也絕對沒問題,但近來克莉絲汀對作業的態度很不認真。

但是,女兒們並沒有乖乖做作業,家裡一團亂,珍妮一開門看到的景象只讓她希望自己還在辦公室。廚房亂七八糟,流理台上到處是橘子皮跟花生殼。菲爾在電視機前睡著了,完全不在意家裡的混亂跟他們的女兒,而且狗在舔馬桶裡的水。她往樓上大喊,問克莉絲汀是不是在寫功課,菲爾卻插嘴了,她也因此失控。菲爾叫她不要管克莉絲汀,她覺得他在跟她做對。伴侶無法分擔她對孩子的擔憂,反而像個青少年,想輕鬆過一輩子。他不僅做了女兒的壞榜樣,還不讓她管孩子。丈夫臉上的表情讓她覺得在他眼中,她就是太嚴肅、要求太多,且很難討好。女兒當然寧可在網路上聊天,不要做作業,也希望爸媽不要管她們。一切昭然若揭,她得不到需要的支持,還得耗費兩倍的努力來撲滅菲爾放的火。

細看這個情境,很容易就能看到分裂的作用。珍妮看到菲爾不顧廚房的凌亂,只顧癱著,心中立刻出現好幾個結論。在她看來,菲爾再度表現得非常不負責。不知不覺中,珍妮回溯到她認定菲爾管理不善的其他情境。珍妮很自豪自己能堅守承諾,菲爾卻常常放手不管。她立即假設,這只是另一個例子,菲爾為了休息,放棄管教孩子。分裂讓珍妮快速做出評估,扭曲了她的判斷跟反應。既然把注意力放在菲爾的不當行為上,她立即假設菲爾沒有好好監督克莉絲汀,而且克莉絲汀極有可能在打混。因為她感覺不到菲爾的支持,就認定菲爾在扯後腿,鼓勵小孩選擇玩樂,不負責任。

但珍妮甚至沒花時間去檢查克莉絲汀的功課做完了沒,也不知道在她回家前發生了什麼事,菲爾才會叫她不要管小孩。分裂塑造出特定的觀點,她用自己看到的真相填滿了空白。

都很好,都很壞

用個人的經歷來了解當下的實境,完全正常,但分裂會指向我們貯存的記憶,與現在的情境不一定有關係。要了解分裂的運作,有一個方法是想像有一個檔案櫃,有兩個抽屜。記憶不只是隨意累積,而是會貼附到基模上,這些基模經過組織後再分別歸檔。分裂會把正面的基模跟充斥著痛苦或失望的基模分開。在每個人都有的記憶檔案櫃裡,我們把正面的記憶和基模存在一個抽屜裡,希望沒有發生過的事情則放進另一個。

但兩個抽屜不可能同時打開。如果好抽屜裡的基模啟動了,整個抽屜就會滑出來。此時,我們只注意到好事,察覺不到塞進壞抽屜的東西,也拿不到。同樣地,壞抽屜裡的基模打開後,我們就察覺到那個抽屜裡還有其他的情緒記憶。同時,可以抵銷或平衡壞事的好事基模卻緊緊封在好抽屜裡。我們只會讀取都很好或都很壞的記憶時,就很容易反應過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