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之聲》專訪曹興誠:世界文明趨勢是走向獨立的,我站出來「抗共保台」給大家信心

《德國之聲》專訪曹興誠:世界文明趨勢是走向獨立的,我站出來「抗共保台」給大家信心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聯電前榮譽董事長曹興誠日前宣佈捐出30億協助台灣防衛,引發各界關注。他接受德國之聲專訪,談到他和中國領導人之間的互動,並揭露和中聯辦的聯繫,分享他是如何從共產黨高層的座上賓變成反共急先鋒。

文:德國之聲中文網

  • 德國之聲:「捐出30億,3年內訓練300萬名勇士、30萬名神射手」,有人說你這樣的想法很天真,你的回應是什麼?

曹興誠:不會啊,現在這個計劃宣布之後,響應非常熱烈,大家都要報名,網上報名已經滿了。它現在剛起步、教師、師資什麼都還不夠。另外,神射手也很多人想要來參加,所以反應非常熱烈,它會慢慢地發酵,會達成。

  • 德國之聲:有一些軍事專家講說,台灣是禁槍的社會,另外這是民間發起的,也不是政府發起的,要達到實際的效用,可能沒有這麼容易?

曹興誠:實際上我追求的效用,就說大家最重要是不要怕。你有沒有實際打靶過?實彈打靶打到最後是訓練一個膽氣。那個聲音、火花、後座力,你會需要一個膽氣出來。尤其是女孩子,女孩子很嬌滴滴的,打完兩次靶後她就變成很有英氣,所以這個是重要的。另外就是黑熊勇士,訓練的是戰時的應變,大家就有心理準備,知道怎麼應變。

比方說,中共射個火箭過來,你如果沒有訓練,可能大家聽見火箭聲音就嚇得東倒西歪,自己踩死自己。可是習慣之後,大家也無所謂,等到打完之後跑出來看這個洞有多大,這是目的。

  • 德國之聲:《遠見雜誌》9月號最新民調,一旦兩岸開戰,民眾是否願意上戰場或讓家人上戰場?答案是,高達65.2%民眾不願意,只有約25.8%願意。年紀愈大不願意的比例愈高。

曹興誠:我看到的是70%願意上戰場,所以它的調查有問題的。

  • 德國之聲:所以你自己是有信心台灣的民眾其實大部分是願意上戰場的。

曹興誠:當然嘛,而且問這個問題有技巧,比如說你問想不要去打仗,當然,誰會說要去打仗。可是說人家要來侵門踏戶,要來搶奪你的財產、殺害你的家人,你要不要反抗?當然反抗。這種問題的問法就會導引它的結果,我就不相信那些數字了。

  • 德國之聲:可是很多類似的調查,不管是國際上還是台灣的調查,根據我們的經驗,尤其是在兩岸發生戰事的時候,兵力一比較,民調數據也是悲觀比較多,但是你卻是樂觀的?

曹興誠:當然啦,我說它引用很多例子不對。比如說像是烏克蘭,比台灣難守多了,那大平原,坦克就開進來。台灣隔了台灣海峽就天險嘛。而且以前我們歷史上,以少勝多都是天險,你看,赤壁之戰、淝水之戰。淝水之戰,公元383年,在南邊的東晉只有7萬人,北方的符堅前秦號稱有87萬,就被打了個抱頭鼠竄,前秦就亡國。所以這個不是用數字比較的。

  • 德國之聲:當初你說「面對13億人的大陸,台灣應該要更謙虛」,可是現在聽起來你好像覺得,你軍隊有多少人也不是問題,好像有一點變化?

曹興誠:我基本的觀念是這樣子,世界文明趨勢是走向獨立的。怎麼說呢?你看1945年二戰結束,世界上只有60個主權獨立國家,現在有快200個。這是文明趨勢。因為大家瞭解到,政府越大它自己問題越多,管理不好老百姓,自己管理自己就亂七八糟。中共政權這麼大,多少貪污,亂七八糟。所以表面上,集權政府用了很大的力氣來粉飾太平,其實裡面問題很多。

所以世界上,大家說我幹嘛還搞個大政府亂七八糟,紛紛走向獨立。所以現在世界上最幸福的國家都是小國啊,芬蘭、瑞士、冰島、丹麥、荷蘭。荷蘭最大也不過1700萬人,大家都走向獨立,這是世界文明潮流。台灣很不幸,碰到一個這麼大的國家,每天要講統一。更不幸的是,台灣自己內部很多人要講統一,這是違反文明潮流的。

過去我是說看到大陸一直要武統台灣,所以我就想說,狗每天叫,我把它狗嘴上加個罩子,讓它不要叫。我的方法就是說,你要統一台灣可以有文明的方式。什麼叫文明的方式?你提出條件來,交給台灣老百姓公民投票。台灣老百姓覺得同意就OK了嘛。不同意下次再來。

這是我以前一再說的,我是想止戰,武是止戈,能想辦法讓它不要有打你的藉口。我以前講的是說:「大事小要以仁,小事大要以智。」你走和平方式,不要亂打。當然很多人不懂,就說:「你要主張統一」,說我主張統一公投,其實都錯了。第一個我從來不主張統一,違反文明趨勢嘛。第二個,我也不是說主張在台灣舉辦公投,要台灣舉辦公投是大陸請求你才做,不然我好好的我幹什麼公投。

是你要來統一我,我台灣人誰要統一,沒有。你要統一我你要提出條件來,請我同意,這是我以前講的,可是因為我在2019年看到,在大陸中共鎮壓港民,我覺得,我那一套不管用了,因為它談任何條件,事後都可以反悔。你50年不變是多麼斬鐵截釘的承諾,是鄧小平、朱鎔基一再講的,結果怎麼20年就變了,所以共產黨不可信,不要跟他談。

我現在回來講說,就我個人來講,和平努力已到最後關頭,已經絕望,所以我認為現在對大陸就是要抵抗,而且我要讓台灣人講說:「我們一定可以擊潰它」,這是我要帶給大家的信心。

  • 德國之聲:你過去一直強調和平,前面講到「勇士」或「神射手」就已經不是這個方向。

曹興誠:你要有自我防衛能力才能夠防止別人來對你動武,比方說一個流氓欺負你,你跟他講:「你不要隨便來,我是柔道三段。」他就不敢欺負你嗎,是一樣的道理。在台灣國民黨很多人講的和平,是你就跪下來,跪下來就和平了。你能接受嗎?

台灣是很了不起的地方。中華民族幾千年來,到了台灣,1996年,台灣才能夠站起來說:「我是個公民。」以前在專制時代,你不是替集權者做鷹爪,就是官,要不然你就是幾乎是奴隸,你不是頂天立地的人。

台灣1996年直選總統之後,台灣人站起來說:「我就是國家的主人,我才真是民國,我是公民。公民這個意思在中國以前從來沒有過,沒這個身份。中國歷史上所有的統治者跟你說:「你不配做公民,我是你的主子。」滿清的時候,漢人見到滿清官員馬上就自稱奴才。台灣現在自己站起來了,而且是公民的力量,大家團結起來非常強大。

曹興誠恢復中華民國國籍(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 德國之聲:你剛才說對國民黨表現不滿意,那你對於民進黨執政的政府滿意嗎?

曹興誠:我是學禪學佛的,沒有什麼是完美的東西,你追求完美不是學佛學禪的。起碼我們現在台灣有各種自由。不管哪個政府,自由是最重要。政府的概念並不是說要像大陸,想做到十全十美,沒有這種政府。政府要做的是尊重法治,像我們得到自由,能力可以發揮,這是最重要的。民主的真義就是每個公民可以發揮自己的能力、可以自由講話、自由思考,跟別人自由溝通,這個才是民主。真正重要的不是說哪個政府要完美,沒有這種事。

  • 德國之聲:在兩岸政策上面呢?民進黨在兩岸政策上面很難有發揮,因為跟中國基本上的理念就是不一樣的,甚至連溝通的管道都很有限,你會不會覺得這樣其實有點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