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台灣政策法》看似對中施壓,實為以「非軍事手段」維持國際秩序

美國《台灣政策法》看似對中施壓,實為以「非軍事手段」維持國際秩序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從法律、經濟、產業等非軍事層面,既能實現控管中國議題,還能以較少的成本維持現有的國際秩序。誠如9月22日拜登再次表示,不尋求與中國發生衝突和冷戰,而是既有的意識之秩序有其優越性,2027年中美對決不是中國能不能,亦不符合美國利益。

今(2022)年9月之間,歐亞大陸兩側連續的地緣震盪,加劇國際秩序的動盪。實先是9月11日,位於西側的烏克蘭成功收復被佔領的哈爾科夫(Kharkiv)及周邊領土,讓俄國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出言恫嚇使用戰術核武,同時威脅退出糧食安全機制。

9月14日,美國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以17票比5票的懸殊比例,通過《2022年台灣政策法》(Taiwan Policy Act of 2022),美國中央情報局副局長科恩(David Cohen)亦在稍後表示,習近平已下令解放軍,在2027年前要具備武統台灣的能力。在中共二十大召開之際,似乎讓美國前印太平洋司令戴維森(Philip Davidson)的「2027共軍攻台論」似乎更有即視感。

《台灣政策法》看似施壓,實為管理現況

雖然《台灣政策法》尚在送交參院全院審議的期間,國會也即將面臨改選,參眾兩院是否能通過、部分條文仍有應對美中現實調整的變數。然而,美中之間的博弈不只有台海問題難解的現實,兩國都未必能在全球化的世界中相互脫鉤,拋擲於現有的自由主義國際秩序之外,作為主導秩序者的美國更有諸多條件管理現況。

作為威權政體的中國即使下定決心與美國對抗,但是做為一個發展中的大國,仍需要十餘年的時間因應。發動《台灣政策法》的美國,同樣也難以貿然告別自由主義國際秩序的現況,美國在法案中界定自身的角色,避免直接軍事介入。在法案中許多的準備都以至少5年為單位,使台灣得配合美國的步調行事,使其成為負責任的美國盟邦,維持美國印太戰略的可控風險。

例如:「外國軍事融資」(Foreign Military Financing, FMF)方式援助台灣4年45億美元,第5年再加碼20億美元;以「拒止戰略」(strategy of denial)為基礎,提出對台灣的防禦報告;和AIT的「全球合作與訓練架構」,以「不對稱戰力」為原則的共同演訓計畫。若依照美軍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投入的經驗,以負責任的態度來看待盟邦,應是長期性的計畫。

「戰略模糊」與「戰術清晰」確保台海穩定

美國看似從《台灣政策法》跨出「戰略模糊」的框架,表態願意保衛台灣,但近期拜登(Joe Biden)在表態後,都有僚屬出面模糊說法。2021年8月美國從阿富汗倉促撤軍後,拜登表示會以北約模式回應,但當白宮官員和國防部長奧斯丁(Lloyd Austin)都強調美國對台政策不變。

拜登2021年10月在巴爾的摩參加市民大會時,主持人再問中國武力犯台議題,拜登表示美國會出兵馳援,並說美國有此承諾。今年5月,拜登訪問日本又被問到相同問題,拜登亦強調美國確實有此承諾,絕對會出兵保台,但同時又稱美奉行一個「中國政策」。行政部門的論述,仍極力避免直接給予台灣政治和法律上的定義,而是透過諸多的反對來形塑論述的彈性,例如:反對片面改變台海現況。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獨家評論分析、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
TNL+ 首月體驗價 1 元,
加贈 LiTV 首月免費(見活動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