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偷走了你的專注力?》:用意志力對抗分心,無疑會賠了夫人又折兵

《誰偷走了你的專注力?》:用意志力對抗分心,無疑會賠了夫人又折兵
Photo Credit: Unsplash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愈來愈習慣多工處理,可是即使是電腦,也從不是真正的多工處理,只是電腦切換工作的速度快到我們難以察覺,直到當機為止。可是我們的大腦在任務切換之間需要更多時間來適應,於是大量心神和時間就被白白浪費掉了。

文:Gene

你知道這是什麼嗎?你相信這個很酷的東西,會在矽谷以天價出售嗎?偷偷告訴你,這個東西成本無價,而且賣出了上萬上億個。雖然我不是數學家,但這聽起來還不錯對吧?

今天,你滑手機了嗎?滑了多久呢?不要懷疑,你花在滑手機的時間和精力,早就被矽谷大老闆當作很酷的東西在賣。在矽谷阿宅的操弄下,我們的注意力和專注力,居然成了企業和資本家發大財的原物料,我們的心智、工作效率和幸福感反而又老又窮,而且還每況愈下,你真的甘心嗎?

即使你不想滑手機,Messenger、LINE、Whatsapp上不斷跳出的訊息,也逼得我們不得不隨時回應,老闆隨興傳來的訊息更一再模糊上下班的界線。

更糟的是,我們本來就難能可貴的專注力,被手機裡的五光十色搞得愈來愈渙散。本來可以長時間專注處理的工作,變得令人不耐和煩躁,彷彿像吸毒一樣,不三不五時滑一下手機,就要失去全世界。時間和專注力的碎片化成為這個時代顯而易見的問題。在各種資訊的轟炸之下,即使順利完成了工作,卻彷彿一事無成,空虛感一再喧賓奪主。

就連娛樂也都是,雖然付費訂了Netflix、Disney+和Catchplay,但我近來愈來愈多時間是花在YouTube的短片上,據說很多人是花在影片時間更短的TikTok上,難怪Netflix會瘋狂流失訂閱人數。

沒錯!我們似乎脫離不了沒有手機和社交軟體的生活,可是成天被智慧手機打擾的日子,不就頂多只是這十來年的光景嗎?注意力和專注力究竟該如何回到我們身上呢?

這個大哉問,對需要耐著性子大量閱讀和寫作的作家來說,居然也成了個大問題,於是著名的記者和作家約翰.海利(Johann Hari)就把他切身的難題和經驗,以及為了幫忙自己而大量尋找的資料,寫成了這本《誰偷走了你的專注力?:分心世代的12個課題,如何停止瞎忙,重拾心流、效率與創意》(STOLEN FOCUS: Why You Can’t Pay Attention – And How To Think Deeply Again)。知彼知己、百戰不殆,這本好書會讓你好好用心認識讓我們沉淪的各種因素。如果你有幸把它讀完,恭喜你已經先扳回一城了!

海利在《誰偷走了你的專注力?》中揭示,不僅是他正值青少年月的義子,連他自己和朋友也都因為失去過往充滿活力的專注力而苦惱。就像幾十年前罕見的肥胖一樣,專注力的喪失就像肥胖,在許多現代社會中愈來愈常見。

為了和他的義子一起找回對現實世界的專注和感動,他和宅到爆的義子阿登從倫敦飛到美國南方去參觀偶像貓王艾維斯.普里斯萊(Elvis Presley,1935-1977)的豪宅——優雅園(Graceland),結果雪上加霜地發現,那裡的大部分阿宅遊客,全都盯著館方提供的iPad螢幕,甚少抬起頭看看實境,自拍除外。

《誰偷走了你的專注力?》把導致我們注意力不集中的許多原因分為十二個課題。原因包括速度、轉換、過濾太多,以及心流狀態削弱、身心耗損增加、持續閱讀習慣崩解、心靈神遊被打斷、追蹤及操控人的科技興起、殘酷的樂觀主義抬頭、壓力激增、持續惡化的飲食與環境汙染、注意力不足過動症、對下一代身心的限制。在每一個課題中,海利都訪問了關於該問題最頂尖的學者,並且也總結出一些解決方案。

我們愈來愈習慣多工處理,可是即使是電腦,也從不是真正的多工處理,只是電腦切換工作的速度快到我們難以察覺,直到當機為止。可是我們的大腦在任務切換之間需要更多時間來適應,於是大量心神和時間就被白白浪費掉了。我自己承認,這篇文章從頭寫到這,我已看了好幾次LINE和電郵,還有一個YouTube短片。

雖然我們知道,專家也告訴我們,要遠離讓我們分心的事物,可是單憑意志力是不夠的,因為意志力也是消耗品,用意志力對抗分心,無疑會賠了夫人又折兵。《誰偷走了你的專注力?》主張,擺脫分心的最好方法之一,就是找到進入心流的方式。

心流狀態,就像一個藝術家全神貫注於創作,或者一個攀岩者攀登一座陌生的山峰那樣。當我們全神貫注於正在做的事情時,會全然忘我的感覺。這是我們已知的最深層次的專注力。要進入心流,需要明確且有意義的目標,在我們的能力範圍內有一定的難度但可以努力辦到。獲得的心流越多,就會越快樂、越健康。從事各種創作能進入心流狀態,讓人感覺更輕鬆。海利主張,為了從注意力危機中恢復過來,我們需要用心流來取代分心。

《誰偷走了你的專注力?》還指出,一些和健康有關的因素也影響了我們的專注力,睡眠不足就是其中之一。我們的睡眠時間,可能和百年前的阿宅相比少了兩成,除了手機中有太多吸引我們注意到忘了睡覺的東西,螢幕發出的藍光,還有在夜間的其他不自然光線,都影響了睡眠的時間和品質。

當然,現在好玩的事物似乎太多了,幹嘛浪費時間睡覺?各種社交媒體無所不用其極地讓我們花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在其中,當然是要大撈特撈各種資料,並且誘拐我們過度消費,來餵飽他們的荷包。完全放棄使用社交媒體,其實是另一種妥協的方式,海利認為我們該做的是增加掌控方式,例如關於通知,把使用時間集中,而非被動被狂打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