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烏克蘭佔領區辦「入俄公投」?從歷史和民調來看,俄羅斯如果不造假絕對贏不了

在烏克蘭佔領區辦「入俄公投」?從歷史和民調來看,俄羅斯如果不造假絕對贏不了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根據烏克蘭的獨立調查機構「基輔國際社會學中心」執行的民調指出,烏克蘭全國上下,都相當反對以領土犧牲換取和平。在戰爭最前線的東烏克蘭地區,包含舉行入俄公投的頓內次克和盧甘斯克,不支持割地求和的民眾高達85%。

近日,俄羅斯掌控的四個烏克蘭區域:頓內次克(Donetsk)、盧甘斯克(Lugansk)、札波利沙(Zaporizhzhia)和赫爾松(Kherson)宣布,將舉行關於是否俄羅斯聯邦的「公民投票」。消息宣布之後,烏克蘭政府和西方各國都予以譴責,並且表示絕對不會承認這種造假公投的結果。

除了因為破壞烏方主權,以及俄方在克里米亞早有在軍事脅迫下舉行假公投的前科以外,我們對烏克蘭歷史與現況的了解,也足以讓我們清楚知道,如果不靠造假,俄羅斯在烏克蘭絕對贏不了公投——即使是在外國媒體通稱比較「親俄」的東烏克蘭也不可能。

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在烏克蘭,就算有所謂「親俄羅斯」的一群人,除了極小眾之外,從來都不等於支持與俄羅斯統一,而現在的民意,更不支持割讓家鄉、換取停火。

鐵鏽帶的懷想,不等於支持併入俄羅斯

在東烏克蘭一些地方,尤其是頓巴斯地區(Donbas,包含了頓內次克和盧甘斯克),主流民意確實有「親俄羅斯」的一面。

但是,這樣的親俄羅斯情感,如同哈佛大學烏克蘭研究中心主任謝爾希・浦洛基(Serhii Plokhy)在其著作《烏克蘭:從帝國邊疆到獨立民族,追尋自我的荊棘之路》中分析的,主要是出自「鐵鏽帶」對於過去蘇聯統治下的懷想:這些衰退的工業區,人們懷念蘇聯統治下產業繁榮的過去,在他們的理解中,也認為從1991年烏克蘭獨立之後,自己享有的從醫療到福利通通都在衰退。

這種記憶的時代背景,是牽涉到烏克蘭建國之初,在經濟轉型和寡頭分贓等挑戰下,經濟大幅衰退,工業產值更在6年內腰斬,下降48%。

另外,東部工業城市也更可能有較大量的俄羅斯裔後代——烏克蘭工業化過程中,工業城市吸引了較多俄羅斯移民,這個進程從19世紀下半葉就開始了。這樣的背景也影響了語言使用,以及後來帝俄與蘇俄的語言政策,包含不同時期的烏克蘭語禁令,也使得這個區域即使是烏克蘭裔,在日常生活中也經常以使用俄語為主。

而東部的一些政治人物,還進一步在這樣的歷史記憶分歧之上煽風點火,謀取自己的政治利益,比如亞努科維奇(Viktor Yanukovych)競選和擔任總統時,就不斷強調烏克蘭中部、西部的人威脅消滅東部的俄羅斯語言,以及人們珍重的相關歷史記憶(比如二戰中人們「衛國」的事蹟);他上任之後也推動提升俄羅斯語地位的法律,在當時引發了許多抗議和爭端。

但是,這樣的「親俄」態度,不等於支持與俄羅斯合併(就如同在台灣,熱愛中華文化,或者懷念蔣經國執政下所謂的經濟發展,也不等於支持與中國統一)。在1991年的烏克蘭獨立公投中,頓巴斯支持獨立的票數也高達83.9%,而更不用說位處南烏克蘭、這次也要舉行入俄公投的赫爾松,更是來到90.1%(全烏克蘭平均則是90.32%)。

根據浦洛基的記述,在1986年車諾比核電廠爆炸後,烏克蘭人們飽受衝擊,蘇聯當局卻以封鎖消息等方式顢頇以對,烏克蘭人們開始「覺醒」,對俄羅斯方面的控制相當不滿,運動與批評的聲浪勃興;而到了1991年當年,俄羅斯強硬派對戈巴契夫(Mikhail Gorbachev)發動政變,更讓烏克蘭的人們認定俄羅斯不可依靠,必須要獨立。

而在2014年,俄羅斯於烏克蘭獨立後首次出兵侵犯,並且劃設出所謂的「新俄羅斯」,意圖將烏克蘭東南方併入俄羅斯,但該年四月,獨立機構所做的民調顯示,「新俄羅斯」內只有15%支持併入俄羅斯,其中支持率最高的地區,毫不意外,是前面提到最「親俄」的頓巴斯,但也只有三成,頂多只能稱作是可觀的小眾,但絕非多數意見。

RTSANANU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當前的民調,也顯示烏克蘭人並未屈服

但是,讀者可能也會懷疑,歷史是歷史,但當前戰爭持續下,會不會有些烏克蘭人受不了戰火凌遲,也決定乾脆割讓土地,謀取和平呢?尤其東烏克蘭民眾首當其衝,會不會也在不情願下還是投贊成票呢?

答案也是否定的。根據烏克蘭的獨立調查機構「基輔國際社會學中心」(Kyiv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of Sociology)執行的民調指出,烏克蘭全國上下,都相當反對以領土犧牲換取和平。

民調機構請人們在兩個敘述中二選一:「為了儘快達到和平,維持國家獨立,烏克蘭可以放棄一些領土」或「在任何情況下,烏克蘭都不應放棄任何領土,就算戰爭會因此更長,對於國家維持獨立,也會有一些威脅。」結果,選擇後者(不支持割地求和)的比率,一直都高於八成,在這個月(2022年9月)高達87%。

此外,這並不是距離戰區較遠的西烏克蘭居民才有的想法:在戰爭最前線的東烏克蘭地區(包含舉行入俄公投的頓內次克和盧甘斯克),不支持割地求和的民眾也高達85%,南烏克蘭(包含舉行入俄公投的札波利沙和赫爾松)則是83%——隨著戰爭的發展,這個數字不減反增,5月的民調中,東烏克蘭不支持割地求和的比率是68%,這幾個月來是明顯上升。

此外,如果把群體限縮在來自「今年2月後被占領區」的人們,更有高達92%反對割地求和。這些都在在顯示,即使考慮到戰火的持續威脅,烏克蘭人都沒有屈服,遑論支持讓自己的家鄉併入俄羅斯。

這樣的看法甚至跨越了語言與族裔的界線:說烏克蘭語以及雙母語的烏克蘭裔,都是約九成表達不支持割地求和,說俄羅斯語的烏克蘭裔則也有85%不支持。甚至,普亭(Vladimir Putin)言之鑿鑿要「保護」的烏克蘭內俄羅斯裔,也只有24%支持割地求和,多數(57%)也不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