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堅持「動態清零」,為何香港率先開關?

中國大陸堅持「動態清零」,為何香港率先開關?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劉銳紹說,特區政府在防疫決策上始終受到多方面拉扯,包括港府在中國「動態清零」面前不敢隨意「減辣」,新加坡在香港繼續處於封閉的狀態下「躺贏」,還有以親建制為主流的本地商界擔憂「同歸於盡」而向港府施壓。

與李家超一同宣佈香港入境檢疫新措施的醫務衛生局局長盧寵茂教授解釋政府的決定說:「我們回顧今年Omicron的疫情,從今年年初2至3月,確診病例曾經增加至數萬例以上,也引致不少人死亡。5月初,疫情回落至低三位數字後,是有回升的跡象。雖然7月中的陽性個案曾經保持平穩,但在8月中再次攀升。」

「最近,病例似乎已經去到頂點,也有回落跡象。我們回看7月至9月這一波的反彈,透過政府和市民的共同努力,採取了很多精凖防疫的措施。疫情雖然為我們帶來一定的影響,但都是一直受控的。確診數字到一萬宗的頂峰,現時已經開始回落。」

才不過一周前,盧寵茂與香港醫院管理局前行政總裁梁柏賢就當前疫情死亡率定義的不點名隔空激辯,成為本地輿論焦點。

梁柏賢指出,5月份至今的新冠死亡率與流感相若,質疑「有些人還拖著複常後腿」。盧寵茂反駁自去年底至今的新冠死亡率是流感的六倍,說「食花生的人講就易」,又批評認為新冠死亡率跟流感分別不大是「嚴重選擇性偏誤」。

盧寵茂9月17日被追問何時放寬管制時說:「今年,2022年,至今已有超過9000人死於新冠病毒病,我們不能光看過去三個月。」

與梁柏賢的不點名隔空交火,使得盧寵茂被香港媒體形容在搞「戰狼式抗疫」。

RTX9ORO7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香港時事評論員劉銳紹對《BBC中文》評論說,特區政府在防疫決策上始終受到多方面拉扯,包括港府在中國「動態清零」面前不敢隨意「減辣」,新加坡在香港繼續處於封閉的狀態下「躺贏」,還有以親建制為主流的本地商界擔憂「同歸於盡」而向港府施壓。

劉銳紹說:「壓力一定是有的,而且不是現在才出現,已經出現了頗長的時間……來源於香港經濟下滑,鄰近地區搶走了香港不少的優勢。」

同樣在港府宣佈鬆綁入境隔離政策前的幾天,不利消息接連傳出。

其中,國際龍舟聯合會近日通過將2023年世界龍舟錦標賽從香港改到泰國舉辦,以及香港田徑總會宣佈取消2022年香港渣打馬拉松——雖然後來宣佈將在2023年2月舉辦——而新加坡渣打馬拉松宣佈將於12月舉行之後,商界擔憂國際活動將接二連三離香港而去。

而且來自商界的壓力已不限於國際盛事:9月21日,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總幹事威利·沃爾什(Willie Walsh)稱,中國「清零」政策已「摧毀」香港的國際航空樞紐地位;香港報章稱一家國際郵輪集團考慮放棄重開香港服務,轉到新加坡,香港旅遊業議會主席徐王美倫警告,再不放寬,未來兩年香港恐怕不會有郵輪泊港,失去母港地位。

一張題為「香港新四大奇觀」的創作圖片正在香港網絡社區中流傳。其內容是:修建機場第三跑道卻沒有飛機;修建高鐵站卻沒有高鐵;修建港珠澳大橋卻沒有車;修建啟德郵輪碼頭卻沒有郵輪。

_126820184_xxjpsgc007321_20220618_pepfn0
Photo Credit: Xinhua/ BBC NEWS
香港香園圍邊境管制站(左)—深圳蓮塘口岸(右)夜景。因疫情緣故,自2020年8月啟用以來,中央的旅客檢驗大樓一直閒置。

劉銳紹對《BBC中文》說:「大家都明白,北京多次說『牢牢掌握全面管治權』,那麼大家早晚會追究責任追到北京去。種種形勢讓現在復蘇的速度加快了。」

北京也似乎表達了其軟化立場。中國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副主任黃柳權9月20日在一場新聞發佈會上說:「我注意到,新一屆特區政府上任以後多次強調,接軌世界與和內地通關並不矛盾,而且特區政府也根據香港疫情和全球疫情變化情況與香港的實際情況,統籌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因時因勢調整和優化香港的疫情防控措施。」

「我認為,特區政府做的這些調整無可厚非,也不需要去過度解讀。」

香港大學醫學院生物醫學學院教授金冬雁則對《BBC中文》說:「其實這事情都醞釀很久了,他們(政府)經過了再三討論,也一早就吹了風。」

「這決定該是香港自己下的,但總曾知會北京……要是中國大陸很不希望香港『開關』,香港是不會開的。」

當政府顧問也主張開放

sipaphotostwelve962899
Photo Credit: Newscom/ 達志影像
盧寵茂持續強調香港公營醫療系統因新冠疫情而嚴重受壓。

在港府決定放寬入境隔離檢疫措施的這一周,金冬雁教授與另外三名港大醫學院學者聯合署名的一篇文章在網上發佈。文章說,香港已有充分凖備,已充分了解目前當道的Omicron系列變異病毒株的和各種特性,因此香港「完全有條件」恢復正常社會運轉。

金教授對《BBC中文》記者表示,這篇文章已醞釀了兩個星期。

「我們不是說要跟他(盧寵茂)唱對台戲,只是這是我們研究的科目,我們把科學事實都講出來,都有哪些證據,還有我們的想法都有哪些,都講出來,給大家參考而已。」

兩個多月前,盧寵茂還沒有加入特區政府,仍是港大醫學院肝膽胰外科講座教授和香港大學深圳醫院院長。金冬雁強調,眾作者與盧寵茂分屬好友,寫這篇文章並無讓其尷尬之意。

四位署名作者之一,是港大醫學院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他目前也是李家超委任的「抗疫專家顧問團」成員,在新冠疫情初期也曾作為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高級別專家組成員參與大陸地區抗疫工作。這篇文章發表前不久,他本人首次確診感染新冠,須在家隔離。

這並非袁國勇教授首次參與撰文呼籲放寬抗疫措施——7月中,他與同屬專家顧問團成員的港大醫學院助理院長孔繁毅教授等三人一同撰文,呼籲趁夏季逐步放寬社交距離措施,讓社區透過低度傳播產生自然感染,與疫苗接種產生「混合免疫」,從而避免醫療系統崩潰。

AP22056263376180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香港特區當局近期主力促請老人與兒童接種新冠疫苗。

官方中國中央電視台9月初曾撰文,以美國疫情為例嚴厲批評:「事實一再證明,選擇與病毒共存,就是選擇跟魔鬼共舞,就是放任病毒吞噬民眾健康,無視魔鬼侵害國民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