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中日建交50週年:台灣複雜的政治光譜,無法簡單用統一與獨立、親日與反日做二分法解讀

談中日建交50週年:台灣複雜的政治光譜,無法簡單用統一與獨立、親日與反日做二分法解讀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com/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支持統一的未必都為日本與中共建交大肆慶祝,支持台獨也未必都為日本出賣台灣感到愁眉苦臉。有的統派對日本的出賣更加義憤填膺,有的獨派則從中日斷交中找到台灣獨立的契機。因為台灣本來就沒辦法簡單用統一與獨立或者親日與反日去做解讀。

今年9月29日是《中日聯合聲明》簽署50周年,日本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建交就等同與中華民國斷交,所以相信這起歷史事件對台灣人的影響不會小於對岸還有日本。過去提到中日關係,筆者比較是從第一代外省人,或者大陸人還有日本人的角度去探討,比較少從台灣人的世界觀去看待這段歷史,今天我就從台灣人的角度聊聊日本與中共建交的歷史。

其實要談1972年台灣人當下對日本的複雜情感,被關押在綠島的黨外人士柯旗化有最深刻的感受。當時身為台獨政治犯的他,看到主張統一的政治犯在慶祝中共與日本建交。受過日本教育的他非常不高興,當下就去把這件事情報告給支持國民黨的典獄長。他大叫:「中日斷交他們都很高興,我們應該聯合日本對抗中國共產黨才對。」

沒想到典獄長剛好是經歷過日本侵華戰爭的山東人,聽到柯旗化要聯合日本以後大罵他「混蛋」。這一段對話非常經典的將台灣三種不同立場的聲音表達了出來,一是如柯旗化般的台灣獨立支持者,因為從小在日據台灣長大,雖不認為台灣還有機會「回歸」日本,卻認為台灣與日本有特殊的歷史情誼,應該團結起來對付共產中國的侵略。

一是如陳明忠等同樣生長在日據台灣,從小讀日本書長大,甚至於當過台籍日本兵,但是卻主張台灣應該「回歸」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本省籍統派政治犯。他們雖然擁護紅色中國,卻還留有對日本的感情,能心安理得的慶祝中共與日本建交。更重要的是,日本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等同於動搖國民黨在台灣執政的合法性,加速台灣「回歸祖國」的步伐,他們沒有理由不慶祝。

最後就是如同文中典獄長的外省人或者本省籍的國民黨支持者。他們認為中華民國會在戰後失去中國大陸,有相當一部分的責任是來自於日本侵華,而蔣介石對日本採取「以德報怨」的政策,就是希望日本能持續維護中華民國失去中國大陸以後的國際空間來贖罪。日本承認中共形同背叛了蔣總統的「以德報怨」政策,自然在國民黨支持者心目中就成為了比中共還要更為可惡的敵人。

1440px-綠島人權文化園區新生訓導處第三大隊展示區的部分囚犯照片1
Photo Credit: Outlookxp @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4.0
綠島人權文化園區新生訓導處第三大隊展示區的牆壁上,有柯旗化、姜民權等囚犯照片

台日還有特殊情誼嗎?

首先筆者要談的,是如同柯旗化這樣既反對國民黨又討厭紅色中國,仍把台灣獨立的希望寄託在日本身上的台灣人。筆者相信到了1972年,已經沒有黨外人士還相信台灣有「回歸」日本的可能性。就算還有少數人有,日本也不敢收下台灣,就算少數日本政客有這樣的想法,他們也還要問美國的態度是否允許。

事實上尼克森(Richard M. Nixon)在1972年訪問中國時,已經與周恩來達成日本軍事力量不得重返台灣的共識。所以相信柯旗化等人所希望的,只是能與日本成為一個類似於大英國協那般擁有特殊歷史文化淵源的同盟。而日本雖然承認中華民國政府,但是從1950年代以來仍默許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等台獨團體在日本活動,確實讓獨派對日本存有許多幻想。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獨家評論分析、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
TNL+ 首月體驗價 1 元,
加贈 LiTV 首月免費(見活動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