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1月15日將達到80億人,我們的地球能養活多少人口?

2022年11月15日將達到80億人,我們的地球能養活多少人口?
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 / BBC New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到底當前世界人口是不足還是過剩?人類主宰全球的未來會是怎樣?迄今關於地球人口的理想規模之爭論一如既往地眾說紛紜,而且比較情緒化,不過無論如何,留待我們人類決定哪一種方案是人口規模最佳趨勢的時日已經無多。

東京

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 / BBC News

東京是全球人口最大城市,總人口3700萬,擁有6萬家餐廳,167座摩天大樓

此刻,這座谷底為沼澤濕地的山谷還是一片沉靜祥和,綠草和棕櫚樹在水面上投下依稀模糊的影子,魚兒靜靜地躲在紅樹林的水下,樹林中的猩猩正在用堅韌的手指尋找果實。然後,轟然一聲雷鳴爆響,一個沉睡的巨人突然從睡夢中醒來。

時間大約是公元前7萬2000年的時候,地點在印度尼西亞的蘇門答臘島(Sumatra)。這就是多巴(Toba)超級火山突然爆發的那一刻。據信,這是地球過去10萬年最大的一次火山爆發。一系列雷鳴般的爆炸產生了9.5萬億公斤的火山灰,滾滾升空,形成遮天蔽日的烏雲,迅速蔓延升高到距地面約47公里的大氣層。

多巴超級火山爆發後,亞洲一片巨大區域被一層3到10厘米厚的火山塵灰所覆蓋,火山灰層阻塞了水源,像水泥一樣粘在植被上,甚至火山以西遠在7300公里的東非都發現了多巴火山爆發帶來的沉積物。而最要命的是,一些科學家認為這場超級火山爆發使全球陷入了持續數十年的火山冬季,幾乎使我們人類遭到物種滅絶。

早在1993年,美國一個研究團隊為了尋找人類久遠歷史的線索,研究了人類基因組,結果在人類基因組發現了一個「人口瓶頸」時代留下的主要標誌,顯示在某個時刻,人類數量曾急劇縮小,而此後非洲以外的所有人類後代的血緣關係明顯比以前密切。

後來的研究揭示,這個人類數量急劇下降的瓶頸期可能發生在5萬至10萬年前,那時我們人類的總數量可能低至1萬人,只相當於現美國威斯康星州(Wisconsin)一個寧靜的小縣城埃爾克霍恩(Elkhorn)的人口,或2020年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期間馬來西亞一場免下車婚禮的參加人數。

當時受瓶頸影響最小的地區是非洲,那裡的基因多樣性直到今天仍然很高,在非洲大陸上,某些群體之間的基因差異比非洲人和歐洲人之間的差異還要大。

有人認為這個時間點不是碰巧,他們認為全球人口急劇減少元兇就是多巴火山的大爆發。這一看法引起了激烈爭論,但毫無疑問,當時全世界各地區的人類都遭遇巨大生存災難,而今天我們人類大部分成員都是由當時數量極少但生命力超級頑強的一小群人類祖先進化而來。

歲月滄桑,7萬4000年過去之後的今天,我們這種曾經一度因火山大爆發而瀕臨滅絶的無毛猿物種正在經歷另一場大爆炸,即我們人類數量的大爆炸。現在我們人類上山入海,佔領了地球上的每一個棲息地,甚至在最偏遠的角落也有我們的足跡。

2018年,科學家在馬里亞納海溝(Mariana Trench)底部,即海平面下1萬898公尺的海牀發現了一個人類的塑料袋,而另一個科學團隊最近則在珠穆朗瑪峰上發現了人造的「永久化學物質」。今天世界上沒有一片地方是原始狀態,每一個湖泊、每一片森林和每一條峽谷都或多或少遭受到人類活動的干擾。

亞馬遜森林

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 / BBC News

世界上現存最大的亞馬遜森林正在迅速消失

與此同時,人類數量之巨和智慧之高使人類能夠完成其他動物望塵莫及的壯舉偉業,比如分裂原子,將複雜的設備發送到近160萬公里外的太空去觀察遙遠星系中正在形成的行星,此外還創造出極度豐富多彩的藝術和文化,數量之巨及多樣化難以衡量。譬如,每天我們人類拍攝的照片總共達41億張,相互交流所用單詞數量高達80到127萬億個。

聯合國預測,在2022年11月15日這一天,活在地球上的人類數量將會有80億人,這是7萬4000年前多巴大災難倖存者人數的80萬倍。

今天,人類的人口如此龐大,但基因多樣性卻如此之少(非洲以外),以至於一位研究人員最近觀察到,事實上,如果發現某人看起來與毫無血緣關係的陌生人長得驚人相似,這不會令人意外,因為人類有限的基因庫在不斷地循環,而且人類每天會有大約37萬個新生嬰兒誕生,基因巧合的機率自然會大為增加。

而人類數量的大爆發也導致了巨大的意見分歧。一些人認為人口增長是人類空前大勝利,實際上已有一種新興的思想流派認為,人類的數量還不夠,人口還需要進一步增長。2018年,科技億萬富翁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預測,未來人類的人口將達到一個新的十進位里程碑,將會有1萬億地球人移民到太陽系。貝佐斯並宣布他正在為實現這一目標而策劃方略。

但另一派,包括英國廣播公司BBC和自然歷史學家大衛.艾登堡爵士(Sir David Attenborough)則把我們人類在地球四處的數量大擴張稱為「地球上的瘟疫」。以此而言,我們目前面臨的幾乎每一個環境問題,從氣候變化到生物多樣性喪失,從水資源緊張到爭奪土地的衝突,都可以追溯到這幾百年我們人口的暴增。早在1994年,全球人口尚只有55億之時,加州史丹佛大學的一個研究小組計算出,人類的理想人口規模應該在15億到20億之間。

那麼,到底當前世界人口是不足還是過剩?人類主宰全球的未來會是怎樣?迄今關於地球人口的理想規模之爭論一如既往地眾說紛紜,而且比較情緒化,不過無論如何,留待我們人類決定哪一種方案是人口規模最佳趨勢的時日已經無多。

古代人類已開始擔心人口問題

上世紀80年代末,巴格達大學(University of Baghdad)的一群考古學家在伊拉克中部的西帕爾(Sippar)古城發掘一座廢棄的古圖書館。在沙子、灰塵和古老的牆身中,發現了400塊泥板文書,這些古老的文書埋在這座學術墳墓中被世遺忘已3500多年,但仍然放在當年巴比倫人(Babylonian)為圖書館增添的書架上。

動物遷徙

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 / BBC News

今天許多動物的自然遷徙無法繞過人類的定居點或基礎設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