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仲敬《逆轉的文明史:羅斯大地》:「冬季遠征」是烏克蘭民族發明學的核心,實際上是殘兵敗將的一次逃亡

劉仲敬《逆轉的文明史:羅斯大地》:「冬季遠征」是烏克蘭民族發明學的核心,實際上是殘兵敗將的一次逃亡
參與「冬季遠征」的烏克蘭人民軍。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文明和憲制的角度看俄羅斯,它是一種次生文明,其歷史演化無法擺脫被地理牽制的宿命,而不得不變成靈魂分裂的國家。而莫斯科偏好用專制的形式,來解決其上下層階級和東西方文化的結構性矛盾,否則就會造成地理的分裂!這種模式似乎變成了俄羅斯的宿命,在進退維谷中維持一個橫跨歐亞的專制帝國的運作。

文:劉仲敬

烏克蘭的民族發明

烏克蘭各省跟波蘭不同,它們在政治上講不屬於會議波蘭,也就是維也納會議規定的那個由俄羅斯沙皇兼任、由拿破崙的華沙大公國稍加修改而繼承下來的波蘭王國的國王形成的立憲君主國體制,而是俄羅斯帝國經過凱薩琳改革以後形成的各省。但是這些省分跟大俄羅斯各省的情況不一樣,它在社會上的統治者通常是天主教的波蘭貴族。因此,在亞歷山大二世推行土地改革、解放農奴的時期,大俄羅斯主義者和左派的政治目的奇妙地統一起來,兩者都傾向於削弱波蘭貴族在當地的權力。

而波蘭貴族跟波羅的海的日耳曼系貴族不一樣,日耳曼系貴族非常忠於俄羅斯帝國,而波蘭貴族則是俄羅斯帝國極其靠不住的臣民,是經常發動叛亂的。因此,俄羅斯帝國各階級的力量,包括大俄羅斯主義者的俄羅斯自由主義者和立憲民主黨,都傾向於削弱波蘭貴族的勢力。但是,為了削弱波蘭貴族的勢力,就會從反向增強烏克蘭的左派勢力。

烏克蘭跟波羅的海地區和芬蘭不一樣,主要是一個農業地區。烏克蘭的工業企業和工商業企業基本上是英國企業和德國企業,本土的資產階級是極少極少的。因此,如果你想削弱烏克蘭九省的波蘭貴族地主勢力,指望東正教農民像波羅的海的農民那樣產生出自己的富農和資產階級,是不大靠譜的。除非你容許左派勢力以小農勢力為核心,反對土地改革形成的新興富農勢力,形成一個強大的左派聯盟,才能夠對抗波蘭貴族地主原有的勢力。

然而,這樣一個左派的烏克蘭,本身對俄羅斯帝國的君主制、俄羅斯帝國內部的地主和以十月黨人為代表的新興資產階級也是一個潛在的威脅。這意味著南俄九省將會變成俄羅斯帝國內部的永久性粉紅色選區,對於俄羅斯帝國的自由主義者和保守主義者來說將會留下缺憾。但是即使如此,也比讓烏克蘭作為波蘭系貴族地主議員的選區、構成俄羅斯帝國的分裂力量要好一些。

無論如何,烏克蘭各省要麼是變成大波蘭或者大立陶宛的一部分,變成俄羅斯帝國解體的重要推手,要麼就會變成反對聖彼得堡帝國主義和自由主義的粉紅色勢力,變成社會民主黨和社會革命黨的主要支柱,兩者必居其一。而亞歷山大三世時期的聖彼得堡精英階級寧願選擇後者。

這樣造成的社會後果就是,跟北方的芬蘭和愛沙尼亞的情況不一樣,烏克蘭的資產階級是英國人和德國人,在本土社會沒有根。買辦階級是既受到俄羅斯帝國主義者痛恨、又受到烏克蘭民粹主義者痛恨的猶太人,這些猶太人和俄屬烏克蘭本土的民族發明家基本上是左派勢力,他們有推動土地改革的強烈衝動。他們的理論依據主要來自於奧地利帝國所屬的加利西亞,而加利西亞的烏克蘭民族發明家基本上也是左派。

他們發明烏克蘭民族的主要邏輯之一就是,奧屬波蘭的波蘭貴族跟德屬和俄屬波蘭的波蘭貴族不一樣,是奧地利帝國的良好盟友。奧地利帝國容許波蘭貴族地主繼續統治加利西亞的東正教徒。因此,這些東正教徒(奧地利帝國通常把他們稱為羅塞尼亞人)也希望通過民族發明的方式實行階級鬥爭。

既然波蘭貴族地主要把自己發明成為波蘭民族,那麼波蘭貴族地主統治之下的農民也就要把自己發明成為烏克蘭民族。他們在維也納推行的這個烏克蘭民族,以上述的歪打正著的方式傳入俄羅斯帝國本土,變成了烏克蘭社會民主黨的意識形態。後來的烏克蘭民族基本上是烏克蘭社會民主黨的產物。

列寧、孟什維克和德國社會民主黨人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夜都曾經跟烏克蘭民族主義者進行過多次論戰。列寧的邏輯是認為,烏克蘭民族發明本身沒有什麼問題,但是建立烏克蘭民族國家則是荒謬的。烏克蘭民族和左派發明的所有民族一樣,都應該建立一個共產主義大聯邦。

而奧地利社會民主黨則希望把哈布斯堡帝國改造成一個美國式的聯邦國家,他們並不認為烏克蘭人有發明民族的必要性。兩相比較之下,其實列寧和布爾什維克比德國社會民主黨和俄國社會民主黨的其他派別對烏克蘭民族發明更友好,儘管他們對第一代烏克蘭民族主義者也是口誅筆伐的。這也是為什麼後來烏克蘭加盟共和國能夠在蘇聯的建制之內存在的重要原因。當時鄧尼金和白軍是堅決否認烏克蘭有權自治的,認為烏克蘭不過就是南俄九省。

克倫斯基以及聖彼得堡的溫和自由派和溫和社會民主派形成的聯盟,只認為烏克蘭的核心地區可以自治,也同樣跟今天的普亭一樣,並不覺得烏克蘭是一個有別於大羅斯的民族。如果克倫斯基政府和溫和社會民主派在俄羅斯長期執政,那麼在烏克蘭自治區執政的同樣是溫和社會主義者能不能把民族發明的事業推進到底,應該是很值得懷疑的。但是由於布爾什維克奪取了聖彼得堡的權力,對烏克蘭實行了咄咄逼人的軍事兼併政策,才使得溫和社會主義者控制的拉達(Rada)政權很不情願地向階級敵人德國人求助。這樣一來,也就導致了烏克蘭人民共和國的顛覆。

溫和派社會主義者建立的烏克蘭人民共和國

烏克蘭人民共和國是一個溫和派社會主義者和民主小清新建立起來的國家,因此它的所有綱領都是自相矛盾的。在亞歷山大三世統治時期,他們是在野黨。自由主義者統治的地方自治局和南俄的各派社會主義勢力處在僵持狀態。社會主義者已經擁有了選票的絕大多數,按說是可以推翻地方自治局的統治的。但是他們卻推翻不了財產權,以及如果不跟擁有資產的資產階級合作、他們就沒有辦法實行有效的地方治理這個事實。因此,南俄的地方自治局經常是在少數派資產階級政黨手裡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