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仲敬《逆轉的文明史:羅斯大地》:「冬季遠征」是烏克蘭民族發明學的核心,實際上是殘兵敗將的一次逃亡

劉仲敬《逆轉的文明史:羅斯大地》:「冬季遠征」是烏克蘭民族發明學的核心,實際上是殘兵敗將的一次逃亡
參與「冬季遠征」的烏克蘭人民軍。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文明和憲制的角度看俄羅斯,它是一種次生文明,其歷史演化無法擺脫被地理牽制的宿命,而不得不變成靈魂分裂的國家。而莫斯科偏好用專制的形式,來解決其上下層階級和東西方文化的結構性矛盾,否則就會造成地理的分裂!這種模式似乎變成了俄羅斯的宿命,在進退維谷中維持一個橫跨歐亞的專制帝國的運作。

因此,地主聯盟的總部就設在奧德薩。但是這個地主聯盟自身的戰鬥力也很成問題。哥薩克軍官團在卡列金和克拉斯諾夫的支持之下成立了大頓河軍(Almighty Don Host),宣布哥薩克共和國獨立。庫班的哥薩克也成立了自己的獨立政府(Kuban People’s Republic)。他們並不願意把自己發明成為烏克蘭人。

蓋特曼,也就是彼得大帝時代幫助俄羅斯人跟瑞典人作戰的那個哥薩克軍官團的後裔,形成了跟波蘭地主不同的另外一個集團。這個集團傳統上講是依附沙皇的,因此在左派的烏克蘭民族發明家看來有親俄羅斯的嫌疑。但是他們所親的俄羅斯是沙皇的俄羅斯,政治上和社會上保守的俄羅斯,而不是布爾什維克的俄羅斯。在沙皇倒台、自身在烏克蘭政壇當中受到擠壓的時刻,他們就認為只有德國人才是他們的救星。

這兩個集團的抵制,再加上外國企業的抵制,使得烏克蘭人民共和國沒有辦法正常工作下去。蓋特曼的政變使原先親俄、現在親德的烏克蘭軍官團攫取了統治權,但是他們跟親奧地利的波蘭地主勢力的矛盾仍然是無法解決的。蓋特曼政權理論上講是一個跟佛朗哥政權類似的君主國。蓋特曼也就是大統領,烏克蘭大統領是烏克蘭君主國的國家元首,就像佛朗哥大元帥是西班牙君主國的國家元首一樣。這個君主國實行等級選舉制而不是全民普選制,因為全民普選制不可避免要使左派上台,恢復烏克蘭人民共和國。

但是,這樣一個烏克蘭君主國卻解決不了他們跟波蘭地主和奧地利正統君主國之間的矛盾。君主國的支持者本來應該是軍官和地主,然而他們跟波蘭系地主和軍官的關係卻始終處在矛盾狀態。後者首先依靠奧地利人的庇護,在奧德薩建立了自己的獨立機構,後來又依靠畢蘇斯基的保護,在烏克蘭西部建立了西烏克蘭人民共和國(West Ukrainian People’s Republic)。這兩個機構共同的意義就是不肯服從基輔中央政權的統治。因此,蓋特曼政權一開始就非常脆弱,只有在德國人願意干涉東歐的情況下他們才能存在。然後隨著德國人在一九一八年的倒台,蓋特曼政權也就迅速垮台了。

如果布爾什維克沒有趁機進攻烏克蘭的話,首先依附奧地利、然後依附波蘭的西烏克蘭勢力馬上就要跟彼得留拉復辟重建的烏克蘭人民共和國打上一仗。但是由於布爾什維克迅速占領了烏克蘭的大部分土地,使得加利西亞的西烏克蘭人民共和國變成了烏克蘭人民共和國的唯一保護者。所以,雙方才能夠形成暫時的、同樣是非常脆弱、只是依靠失敗才能夠保存的烏克蘭民族聯盟。這個民族聯盟的殘兵敗將,在布爾什維克軍隊的追殺之下開始了今天烏克蘭民族發明家最引以為自豪的冬季遠征(Winter Campaign)。

這個冬季遠征是烏克蘭今天民族發明學的核心,它實際上是失敗的烏克蘭殘兵敗將的一次逃亡。最後,華沙之戰以後,經過《里加條約》的妥協,畢蘇斯基出賣了西烏克蘭人民共和國。烏克蘭西部(原先的西烏克蘭人民共和國,也就是加利西亞)和原先烏克蘭人民共和國的很大一部分領土都劃給了波蘭,而東部烏克蘭和中部烏克蘭則劃給了蘇聯。等於是,蘇聯在列寧同志和契切林同志的主持之下,用領土方面的讓步換取波蘭犧牲烏克蘭民族事業。波蘭得到了比舊加利西亞更大的領土。

作為補償,波蘭不再支持西烏克蘭人民共和國,而是把西烏克蘭人民共和國的全部領土和烏克蘭人民共和國的西部領土全部納入囊中,使得未來的畢蘇斯基的波蘭共和國在烏克蘭人和白羅斯人的眼中變得像一個壓迫者。這樣一個形勢,按照列寧同志的設想(列寧同志也是根據俄羅斯帝國後期的政治經驗來考慮未來的),在將來的革命運動當中可以構成波蘭革命運動的助力。但是列寧同志在很多方面仍然是十九世紀的人,他沒有預見到二十世紀的歷史和史達林時代的歷史不再是這個樣子的。那時,群眾性的抗議和社會運動已經沒有能力推翻政權,瓜分波蘭的事業要完全依靠蘇聯紅軍來進行了。

羅斯大地附圖
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出版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逆轉的文明史:羅斯大地——成為歐洲而不能,逃離亞洲而不得的俄羅斯演化史》,八旗文化出版

作者:劉仲敬

  • momo網路書店
  • Readmoo讀墨電子書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部分商品除外,如實體、成人及指定優惠商品,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俄羅斯的整部歷史,
都是孤兒俄羅斯為歐洲人充當人肉盾牌、
卻被歐洲人視為亞洲蠻夷的一部辛酸史?

俄羅斯「壞就壞在地理上」?
地理這個「殘酷無情的後母」,
是拖住俄羅斯邁向歐洲之腿的元兇,
還是促成它成為歐亞帝國的功臣?

一個在後面苦追的次生文明,
想「成為歐洲」而不能,想逃離「亞洲」而不得!
「靈魂分裂」的俄羅斯
在烏克蘭戰爭中再次凸顯出其文明困境!

  • 上半身是歐洲人,下半身是斯拉夫人?

西歐派(上層)VS 斯拉夫派(下層)的糾葛與對立

作為妥協而誕生的羅曼諾夫王朝,是經過混亂、分裂後的俄羅斯重新出發、全面追求歐洲化的新時代。俄羅斯跳過波蘭,直接從西歐輸入技術和思想。從彼得大帝到凱薩琳大帝,俄羅斯上層貴族和知識分子越來越像歐洲人;拿破崙戰爭以後,俄羅斯的國家威望和利益達到了歷史上的最高峰。

然而西歐化同時強化了沙皇的專制,聖彼得堡的歐化建立在針對俄羅斯廣袤內地的殖民之上。農奴制度的出現,意味著下層的東正教社會與上層的歐化階級再度分裂。